菠萝网目录

引婚入局:黎少宠妻成瘾 第六十八章:严重烫伤

时间:2018-02-26作者:路得

    光华医院烫伤科。

    既使处理得当,沈心怡到医院时,脸上还是红红白白,看了极为碜人。

    若是平常人倒好,偏是个大明星,这要是处理不好,对医院的声誉有损,所以,光华医院组织了最好的烫伤科医生和整容科的联合会诊,务必要保证伤愈后不留一丝的痕迹。

    沈时岩人在国外,他马上打电话让裴海棠先过去,他要晚上十一点多才能赶回来。

    裴海棠只能扔了闺蜜卓忆安,匆匆赶去医院,到了急诊科,见到沈心怡的经济人赵雪蓉被一堆的长枪大炮围着,浅黄收腰小西装,浅咖啡格子中裙,长发松松垮垮地盘着,在耳边留了两杀卷跷的发绺,别有风情。

    裴海棠伫足,深深地看着赵雪蓉,见她脸上带着沉稳的笑,精明干练地回应着每一个记者的提问,回答得极为老练,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泛上她的心头,嘴角不舒服地压了下来,她婚后才知道,赵雪蓉原来是丈夫的旧情人,两人谈过三年的恋爱,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分道扬镖。

    女人对丈夫的旧情人向来敏感兼好奇。

    裴海棠几次想从丈夫嘴里探出一丝消息,无耐沈时岩这个人,如果他不肯说,就是你强行撬开他的嘴,也只会看到白唾沫,连个喘气也不会给你听到。

    因此,她倒象是得了强迫症似地,越发关注起赵雪蓉,虽然她自信在容貌外形方面,她略胜赵雪蓉,毕竟两人年龄相差摆在那,但她不得不承认,在精明才干上,她远逊于这个女人。

    而且,赵雪蓉出身高干,父亲弟弟都在显要部门,她自已毕业于名牌大学,毕业后出来闯事业,如今在娱乐圈是首屈一指的金牌经济人,捧红了一堆的明星。

    而她,若不是因为齐婉婷,她允其量不过是中等门户的女儿。

    烫伤科的医生和护士,很多人围在走廊附近,议论纷纷,毕竟是大明星,平常想看一眼都很难,何况沈心怡受了烫伤这么大的事,谁不好奇。

    网络的发达就在于此,医院这刚刚接诊了病人,那一方,记者媒体闻风而来,目的是了解沈心怡的伤情和受伤原因。

    作为沈心怡的经济人赵雪蓉,第一时间拦下了记者,说沈心怡此次受伤并不是因为拍戏,而是在渡假时,因服务员不小心,送热咖啡时,撞到沈心怡的脸,造成沈心怡被刚煮好的热咖啡烫伤。

    谎称拍戏,赵雪蓉知道很难圆得下去,毕竟拍戏可不是一人两人在场,到时候某些记者真较起劲来,这文章就能写上几天。

    裴海棠找到护士长,登记了身份证后,才了解到沈心怡已进了手术室,暂时不能探望。

    “对了,她丈夫呢,刚鉴完字就不见人影。”护士长一边给另外的病人登记着,一边嘀咕着,“这边还有很多手续要办,你既然是她的家属,你就帮她办一下入院手续。”

    裴海棠娇生惯养,哪懂得医院里的一套,连忙摆手,“我不会,你还是找她的经济人吧,或是找她助理什么的,我这边还有急事,得处理一下。”裴海棠看了一下时间,想到反正沈心怡在手术室里,一时半会也见不到人,她晚上还约了今天时装秀的设计师,准备让她们专为自己设计几款衣服,她准备在结婚周年时穿。

    等她和设计师谈完妥定,赶在沈时岩回来前来医院守着,这不就得了。

    护士长吃惊地挑眉,看着裴海棠踩着高跟鞋匆匆离去,对身边的小护士失笑,“这也真没别的人,还是这么风光的大国际明星,脸被烫伤成这样,遇见这么奇葩的家人,一个亲人也不留,全推给经济人。”

    小护士对这些不感兴趣,悻悻然地抱怨,“嗳,沈心怡一直尖叫要让那个什么叫什么宋什么西的人进监狱,要告她故意伤害罪,摆明了这就是一起伤害案,说什么是服务员误伤,哎呀,院长亲自发话了,不可以随便发微信,谁发纠谁的错,哎,这可是今年娱乐圈一等一的新闻。”

    “当年某明星的高尔夫球事件你知道吧,肯定就是从医院传出来,现在做明星的都挺敏感,没啥重要事,都不会上医院。”

    “这又不是什么未婚明星堕胎流产之类的丑闻,而且,沈心怡是受害者,如果新闻出来,不是对她更有利,搞不懂为什么搞得这么神秘兮兮,全部封锁信息,连院长大人都亲自发话了。”

    “是有点玄,这个沈心怡不是豪门千金么?谁敢动手伤她?”

    “是呀,牛轰轰的,听说很多导演都极给她面子,她演戏时不愿和谁配合,就得炒了谁。她的那些脑残粉,真是缺大条的,说话口气好象全宇宙都是她们说了算,鄙视。”

    “得了,你不喜欢沈心怡也不用把她黑粉算在她的帐上。”

    两人正说着,赵雪蓉匆匆过来,看着护士长的工作牌,指腹轻敲桌面,“记住,任何人问起沈心怡的情况,请你们都保持沉默,除了可以探望的家属名单外,一律不准探望,否则出了任何事,你们准备收律师信。”

    说完,直接穿过护士站,往主任医师办公室去。

    好大的口气!几个护士面面相觑。

    从手术室出来时,沈心怡被送到无菌室,因为天气炎热,院方没有给她的脸做任何的包扎。

    沈时岩刚下了飞机就来看妹妹,透过玻璃窗,看着妹妹脸上跟煮熟的雪花牛肉,脸上青筋划过额际。

    “时岩,事发时,我们一时联系不上你,所以,我擅自主张,希望你不要介意。”赵雪蓉声音极轻,注目于沈时岩深凹立体的眉眼,心里就像压着一片沉重乌云,如果沈时岩真为了妹妹和黎家抗上,以她的立场,将很难再与沈家同一战线。

    赵雪蓉当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她第一时间把事情压下去,让渝山温泉的服务员出来顶包,赵雪蓉很清楚这事追究起来,沈心怡占不到半分的便宜,反而把自己给陷进去。

    不如忍下这口气,何况,这肇事者又是宋世锦的女儿,不过是家务事,不必搞得动刀动枪。

    沈时岩淡唇紧抿,苍白脸上呈现一抹凝重神色,沉默不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