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百鸟

时间:2018-09-21作者:琴九花钿

    岚竹顶着静荷的脸,从内室走出来,看着静荷道:“皇上,您一会儿要去大理寺为众卿把脉,我要跟着去吗?”

    “不是皇上去大理寺把脉,是皇后娘娘去!”静荷撇了她一眼,看着自己的容貌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还真是有点奇异。

    “啊?奴婢可不会切脉啊!”自从跟随静荷以来,侍奉在静荷身边最贴身的就是岚梅和岚兰,她一直侍奉在外面,醉心武学,姐妹四个人中,就属她的内力最高,剑术最高明,医术上吗,没有岚梅的蕙质兰心,因此,听静荷如此说,她心中生怯。

    “那你就在宫中伺候皇上吧,大理寺本宫亲自去!”静荷说本宫的时候,刻意换回女声。

    “啊?不会是让我装皇帝把!”岚兰苦着脸。

    “你?让你装皇帝,你身高也不够啊,你就在屋里呆着,有人问了,你就说皇上正在批阅奏折,谁都不能靠近!”静荷想了想吩咐道。

    “是!”总算是长吁一口气,岚竹这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静荷专心配置解药,压制罂粟的解药,这个东西太过骇人,影响力太甚远了,静荷决定不告诉任何人,只要将源头控制好,不许这种东西过多流入轩辕,她便不计较这么多,因为这种东西,越是为她扬名,它的危害就会传播的越快。

    将这东西说成一种慢性毒药,也是让这里的人远离这种东西的手段。

    贺兰山外,鹤言灵使用轻身术,就这么坐在巨鹰身上,轻而易举的飞到第戎的十几万大军上空,老鹰展翅高飞,时而降低,时而高声,总在高空盘旋,而鹤言灵则是利用则一段时间,不停的从高空往下面撒着药,那是一种微黄粉末,看起来像是姜磨粉的粉末,味道却非常刺鼻。

    君卿华看着他的动作,无奈笑了笑,纵身越过高空,从他身旁飞过,这纵身提气,踏空踩云而行,在君卿华的内力运行上,已经完全看不到他调动内力的痕迹,因为他的大圆满境界,已经完全能利用自然之力了,纵使换气也无法阻挡他的速度。

    君卿华就这样,从空中,来到大草原后方,轻轻松松的进入后方王庭中,老弱妇孺居住的地方,这里,有药老留下的标记。

    空旷渺茫的绿色草原上,草儿茂盛,然而,从高空中落下的时候,便看不到请草了,已经是初夏,可是草原上的草也只是才钻出土壤一点点,草色遥看近却无啊。

    轻飘飘落在草地上,许是一身白衣,又从天而降太过扎眼,于是,大老远的帐篷里跑出来几百人,手中拿着叉子,兴冲冲的往君卿华这边包围过来。

    “老大,有个白鸟落下来了,有吃的了!”

    君卿华耳力好,有学过第戎语言,听到他们的话,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在那些拿着叉子的人还没有赶到的之前,君卿华发了询问讯号给药王老爷子,而后双臂展开,犹如大鸟一般,又飞上半空。

    消失之后的君卿华有些哭笑不得,这草原的天,太清澈了,宽阔幽旷,幅员辽阔,因此,也不容易藏身,躲在白云之后的君卿华,不久就得到偏北不远的药王老前辈传讯,他想了想,犹如利剑一般,身形一闪,射向药王前辈的方向。

    许是速度过快,他飞过的地方,形成一道流星,在众人头顶划过。

    在王庭帐篷群之外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几个落魄的小帐篷,孤零零的在草原中,最大的帐篷外,站着双手背在身后的药王前辈,张鹏外面还站着几匹骏马。

    看到白影,药王眼睛一亮,不一会儿便见君卿华如谪仙般降落,站在他面前。

    “属下参见主子!”药王拱手,一身狼皮袍子,邪穿在身上,还有个狼皮帽子,这一看来,十足十的像是个草原汉子。

    “起来吧,不必在意这些虚礼,进帐说话!”君卿华理了理衣服,说道。

    “主子,请!”药王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侧身掀开帐篷帘子,为君卿华引路。

    君卿华进入帐篷之后,眼睛一亮,这帐篷里,一张桌子,一个巨大的熊皮毯子,毯子上盘膝坐着十来个大汉,他们看到君卿华,纷纷跪下行礼。

    “参见主子!”

    “起来吧!”君卿华走到最上方的桌子后坐下,示意他们起身。

    “谢主子!”众人道谢,继续盘膝坐好。

    君卿华看向他们,这些人都不是生面孔,这些人,是各地行商,一直跟随着药王的旧部,不属于雪狼,却与雪狼有联系的人,唱戏的花旦,放铁花的兄弟,还有曾经在孔府给静荷办及笄礼的一群人们,这些人,各有特色,却很融洽的聚集在一起。

    “难怪在如此紧张的时候,第戎百姓竟然能收容你们,看来药王您的准备不少啊!”君卿华赞赏,朝药王竖起大拇指。

    “哈哈哈,拖主子的福,我们一路顺风畅通,将货物换给了不少第戎百姓,还给他们表演戏曲看,因此啊,这些第戎妇孺,对我们颇为照顾,这次大战,他们明明知道我们是轩辕国人,却没有为难我们。”药王嚣张笑了起来,屋中坐着的人,也哈哈大笑起来。

    “那是他们不知道,是你烧了他们的粮草辎重!”君卿华也跟着笑了起来,点了点药老,说道。

    “嘿嘿,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足为外人道也!哈哈哈!”说着,他有哈哈大笑起来。

    “那有没有什么确切消息啊!”君卿华收敛了笑容,肃然问道。

    “自然是有的!”药王等人也都收敛了笑容,药王拱手道:“主子,这次传信让您过来,主要是有些话在纸上不好说,这里人口复杂,部族也繁杂,不是一两句就能说完的,属下带您去看一看,您就明白了。”

    “哦?怎么说?”君卿华挑眉,饶有兴致的问。

    “实不相瞒,这次大战,虽然前奏第戎和轩辕都积存了许多不满和摩擦,但是近期却打不起来,但是,因为属下的一把火,才真正烧起了这场战争。”药老捋了捋胡子,满怀歉意的说道,下面的人纷纷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