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相互喂饭

时间:2018-01-12作者:琴九花钿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手中小心翼翼地端着托盘,岚梅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岚竹,岚梅将托盘里的两碗八宝汤,放在两人面前,岚竹则是端着两盘菜,一荤一素,两人匆匆放下,又转身出去,外面还有菜。

    “夫人,少爷,请用汤!”岚梅将勺子放入两人汤碗中,轻轻说了句,而后瞄了瞄两人的神情,脑海中狐疑的想着,刚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几个菜!”静荷看了桌子上的两个盘子,不由问道。

    “两个!”

    “嗯,好!”静荷点点头,四个菜啊,还可以。

    说罢,静荷看了看自己与君卿华两人面前的汤碗,并没有拿自己的,而是拿起君卿华的,而与她行为一样的是,在自己拿起君卿华的碗的时候,他也端起了自己的碗,两人相互端着对方的碗,先是愕然,而后又同时相视而笑。

    “夫君,我先服侍你如何?”静荷右手捻起兰花指,声音轻柔的说道,眸中夹杂着温暖感动的笑意。

    君卿华喂自己喝汤,几乎是长时间一来形成的条件反射,习惯,他总是习惯的先将自己喂饱,然后才胡乱吃几口,静荷甚至从未见他不喜欢什么菜,又或者特别喜欢什么菜,餐桌上摆放着的,永远是自己最喜欢的,因此,看到满桌子的菜,静荷心中着实很惭愧。

    “我来吧!”君卿华见静荷如此,显然不太适应,于是,笑了笑,缓缓说道,声音低沉,举止优雅,就算端着汤碗,也美的像是一幅画。

    “不嘛!你先喝一口!”静荷不依,晃了晃肩膀,胳膊又往前伸了伸,撅着嘴,目光坚定而执着的说道,并且从碗里舀出一勺汤,放在唇边吹了吹,继续往君卿华面前耸了耸。

    背静荷这少有的撒娇举动震了震,君卿华端着汤碗的手,微微轻颤,眼睛不可置信的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像是夏天树上绽开的合欢花,高贵,美丽,优雅,矗立枝头,随风轻颤。

    “啊……”见君卿华愣住,静荷明艳的眸子动了动,张口轻声道,一幅喂小孩儿的姿态,那样子,若眼前真的是个孩子,静荷绝对像是完美的贤妻良母。

    目光几近沉迷与痴呆的看着静荷微微张开的红唇,还有那往自己口中送的极具诱惑力的汤,君卿华下意识的张开口,温软的汤入口,温润,滑腻,浓郁的香味,令君卿华享受的闭上眸子,醇厚的汤汁,在唇齿间回味,他有些留恋的不愿意咽下去,这是她给予的美味。

    “怎么样?好喝吗?”见君卿华满脸呆滞,静荷不由疑惑,却又下意识的问道。

    痴痴然点点头,今日的君卿华不仅有些古怪,还有些迟钝,微微一笑,轻轻回答:“好喝!”

    “好喝就多喝点!”静荷开心,举勺又舀起,往君卿华口中送去。

    君卿华很是贪念,被心爱的女人,如此喂饭的感觉,感动,除了感动还是感动,还有那满满的幸福感,似乎整颗心都被填满,此时此刻,他心中除了眼前这个爱人,谁都放不下。

    吃了两口,君卿华感受着舌尖的温度,还有手中汤碗的余温,也拿起勺子,往静荷口中送,于是乎,两人就这么一勺勺的,往对方口中送汤。

    两人双眸间,似有一种粉红色的电流在闪动,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变成了暧昧温暖的颜色 ,经常看惯了两人如此暧昧的岚梅和岚竹两人,进来的时候也不由红了脸,颇为羞涩的看着旁若无人,淡然从容,似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吃饭姿势。

    心中直感叹,两人缘深情浓,令人艳羡。

    接下来的一顿饭,恢复了以往吃饭的样子,静荷狂吃,君卿华狂夹菜,不停的将好吃的饭菜往静荷碗里放,静荷来者不拒,尽数吃下。

    每次静荷将君卿华夹来的菜,都吃个精光的时候,君卿华脸上都会闪过一抹会心的笑容,那笑容,满足,缱绻,幸福,宠溺,那宠溺的眼神,甜的几乎要将旁边看着的岚梅和岚竹两人齁死。

    晚间,静荷抱着君卿华,把脑袋埋在君卿华胸口,听着他那强壮有力的心跳声,闭上眼睛,一只手无意识的卷着君卿华垂落下来的丝滑温润,如缎子般的一缕长发,轻声呢喃。

    下午的君卿华的担忧和无措,但是,话并没有说清楚,岚梅便进来了,她要将自己的心意,讲给他听,这个人,是自己的夫君,是未来几十年都要陪伴自己的人,她不想看到他担忧的眼神,更不想看到他为了自己不安,也不想因为他的不安,而处处束手束脚。

    一夜长话无眠,夜里的风,似乎很大,很猛,又很烈,屋内却很平静,两人就这么身穿单衣,相对躺在床上,床头昏暗的光芒忽明忽灭,扑朔迷离的闪烁着,梦一般的梦幻。

    所有的误解都是因为不够相信,有情人终究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坎坷和考验,她们之间不能有,最好没有,言语是化解一切误会的最直接工具,只要开口,只要讲清楚,所有的误会都能化解。

    然而,静荷两人说着,相互抚摸安慰着对方,互诉衷肠,静荷十分坦诚的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一说出来,不管是爱,还是崇拜,亦或者是从前世带来的遗憾和如何都不想与君卿华分开的那颗心。

    在静荷的诉说下,君卿华也渐渐放松自己,完全敞开心扉,很多令他骄傲的,理智的,甚至不确定的担忧的心事,完全说了出来。

    静荷从不知道,他竟有那么多担心,也从不知道,自己的从前未曾响起的几个世代,会有那么多令他担忧恐惧的未来,自己从来心大,不曾细思,听着他那低沉如水般柔软的声音,惶惑不安的诉说自己心事,静荷明白,他的想法没错,若自己再次想起前尘,而那凄凉的生命中却没有他,那对自己来说,岂不是太痛苦。

    说着说着,两人,身体紧紧拥抱在一起,感同身受一般,两人的情绪,心跳,思维,前所未有的契合,同一频率。

    说着说着,屋内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灭,灯中蜡烛终于完成自己的使命,魂归天外,一片漆黑的房间,君卿华那因为心绪波动太大的体外荧光,格外亮,包裹着两人契合的身体,犹如蝉宝宝躺在光蛹中。

    说着说着,她吻上他的唇,他搂上她的腰,她的腿,缠上他的,顺其自然的水乳交融,心贴心的交流,两人的身体,冲破冲冲壁障,温柔缱绻的水乳交融。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