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片段

时间:2018-01-09作者:琴九花钿

    “卿华,你怎么样了……”泪水流的更加汹涌了,原本心中就有那浓烈的悲伤和绝望,此时看到卿华如此狼狈的模样,顿时心如刀割一般,片片碎裂。

    “静儿,别哭!”一身红袍的卿华,身上绣着的是精美的祥云腾龙图案,原本是那么俊美萧逸,而如今却只能犹如破布一样在风中凌乱的飞,胸口几处刀伤又涌出血来,被大红的衣袍覆盖,他只做不见,挥剑,提气,往华疆的方向冲来。

    “贼子受死!”短短四个字,携雷霆之势,犹如千军万马一般,汹涌而来。

    华疆就这么双手环抱,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看戏一般,看着那咬牙奔来的卿华,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然而,就在,卿华的身子铺上台阶的那一刹那,几只利箭朝卿华的身上射来,箭箭刺入君卿华的背上,肩头,腿上,片刻之后,他便犹如一个刺猬一般,趴在地上,无力爬起。

    “哈哈哈!”一声狂肆的笑声冲天而起,仿佛嘲笑着这世间的一切,华疆,他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目眦欲裂的卿华,缓缓走下台阶,叫踩在卿华拿剑的手背上,使劲儿的踩着,放肆的蹂躏。

    卿华一声不吭,眸光却已灰败,他抬头看着高台之上被人钳制的静荷,歉疚一笑,口中喃喃道:“是我连累了你,静荷!”

    “混蛋,畜生,你不配叫她的名字,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是我的妻子,是我华疆未来的皇帝,你?不过是个贱人,贱人……”华疆愤怒的踩着卿华的手,手已经被他踩的稀烂,血肉模糊,白骨森森,他又不解气,像个暴躁发狂的猩猩,丝毫没有人的形容。

    “卿华……卿华……”高台之上,静荷撕心裂肺的叫着,终于,她一脚踩在其中一个士兵的脚上,而后一把推开另一个士兵,发疯似的朝卿华身旁跑去,一身红裳,长长的衣摆,铺在阶梯之上,迤逦而下,将整片天空都倒映成一片血色。

    “卿华!”静荷扑到卿华身旁,却被一旁的华疆一把拽住,心爱之人就在眼前,静荷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片大片的鲜血从他口中溢出,染红了这片台阶。

    “从了我,我就放了他!”阴霾的眸子,犹如毒蛇一般盯着静荷关切看着卿华的凤眸,额头青筋爆凸,愤怒之下,华疆抡起巴掌,一巴掌拍在静荷左脸上。

    “啊!”静荷啊的一声,被打到在地,有人娇弱的花朵一般,扑倒在地,她终于距离卿华又近了一步,头上重重的凤冠掉落,三千青丝,散乱落下,凄美如血天幽灵。

    “卿华!你怎么样?”带着哭腔,静荷终于抓住卿华那只白骨森森的手,心疼的捧在手心里,心犹如被狠狠的摔在地上,碎裂成粉,百般蹂躏。

    “我没事儿,静荷,咱们的婚礼,我最终还是欠你一个拜堂礼,今生不能享受,来生我定给你十里红妆!好好活着……”气若游丝,说罢,再无任何气息。

    “啊!”静荷悲声痛苦,青丝瞬间变白发,银白的发,血红的嫁妆,还有这烽烟残破的家国,一切都如同梦境。

    “卿华,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你不能离开我的,你曾说过,绝对不让我等待,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如今你怎么早早就去了,在有几日,咱们就能大婚了!”

    静荷犹如被掏空了灵魂的木偶,双眸空洞,无神的看着卿华已经闭上的脸,眉头皱起,仿佛仍在为自己担心着。

    “死了,哈哈哈死了更好,从今以后我看谁还敢跟我争女人!来人,将这乱臣贼子拖下去喂狼!”四周,皆是兵甲,众将士以华疆马首是瞻,一声令下,从者如云,三五个膀大腰圆的将士悲悯的看了静荷与君卿华一眼,将两人拉开,就这么拽着君卿华的双脚,仿佛脱死狗似的,拉了出去。

    静荷双手拼命的撕扯,也只是无意中扯掉卿华几个杂乱的头发,她如获至宝,捧在手中,放在心口,心若死灰。

    一只被鲜血染红的手,恍若鬼厉一般,抓住静荷的领口,就这样将静荷揪起来,恶狠狠的说道:“别以为这个样子,给我笑,如若不然,我会将你所在意的人,一个一个蹂躏致死!”

    对面是谁,静荷完全不清楚,笑,呵呵,如今的局面,她又如何能笑得出来。

    “砰!”的一声,静荷被扔在地上,后脑磕在凸出的台阶之上,头痛欲裂,身体更是疼痛难忍,恍然间,她听到兵甲撞击地面的声音,听到行刑的声音,恍然间,她看到皇上皇后被看头,血溅三尺,血滴洒在自己长长的大红喜袍之上,最终化为一片片黑点,斑驳且凄凉。

    又恍然间,她看到众将士朝那个将他扔在地上的人,华疆,高呼皇上,山呼万岁,而她却已经没有了意识。

    手心里暖洋洋的,那是卿华的发丝,一点点的往静荷手心里传递温暖,原本冰凉的血液,瞬间温暖起来,静荷又感觉到意识,身体有些僵硬,她却不敢睁开眼睛,她生怕看到惨烈的画面。

    这一切,那么真实,就仿佛梦里梦见醒不来的梦,太真实的触感,声音,还有那苍凉的画面,都在一点点敲击着自己的心。

    “卿华!”再次睁开眼睛,静荷的声音已经沙哑,却扔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手心里,是那块儿闪着诡异光芒的云英宝石,此时的颜色,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血红了。

    脸上冰凉凉的,那是无意中流出来的泪水,她轻轻的擦拭干净,而后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体内聚集的内力越来越多,或许只差一点冲击。

    看了看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夜已经神了,静荷长叹一口气,门外传来一阵笛声,这是君卿华的嫡子,君卿华经常吹起的调子,他果然就在自己身边,梦中那人……究竟是梦,还是真实?

    在悠扬的笛声中,静荷缓缓闭上眼睛,继续开始新一轮的冲击。

    “师父,小荷情况如何了?”良久之后,笛声停下,君卿华轻声问漂浮在他身旁的临仙君。

    “上一世的记忆,怕是要觉醒了!定是不好的经历,不然她不会如此伤心欲死!我怎么听到她一遍遍呼喊你的名字,难道……”

    “难道什么?”

    “前世她跟你也有纠葛?”

    听到师父的话,君卿华笑了笑,缓缓点点头道:“如此也好!”无论是怎样的纠葛,前世他总是在她身边的,如此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