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第六百九十六章 换人

时间:2018-01-09作者:琴九花钿

    想也没想,静荷直接点头道:“好!我同意!”说罢,从怀中找出一个瓷瓶,递给黄顶天道:“你先将这个喝了,解药!”

    狐疑的接接过药,静荷却陡然打住他的话,说道:“服用之前,还是先将清儿放了吧,人一个小姑娘,我实在不愿意自己的事情,别人带我受过!”

    一把抓过静荷递来的药,黄顶天将瓷瓶打开,直接往口中塞去,片刻之后,手指稍稍有了些感觉,他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朝钱清越点点头道:“换人!”

    “是!”钱清越点点头,目光警惕的看向静荷,缓缓在静荷身上来回巡视,而后,捏着清儿的脖子道:“我怎么能确定你身上没有毒,公主,你的手段太多了!”他不想用清儿换静荷,毕竟静荷浑身是毒,在场所有人都无法将她怎么样。

    “好说,刚的黑皮毒,我只是在我脖子四周放了一些,你只要不像掐着清儿那样,掐我的脖子,我保证你不会中毒,如何,虽然我答应跟清儿交换,但也不想被掐着,总要做个舒服的人质,钱清越前辈,您说是吧!”静荷摸了摸鼻子,笑了笑说道。

    “那你自己过来!”钱清越往前走了几步,捏着清儿的身体越来越紧了!满眼警惕的看着静荷。

    静荷站在当场,目光在黄顶天等所有人的脸上一一看过去,而后,朝万户侯的方向道:“侯爷,今日连累了你,可否再麻烦您一下,让您的侍卫帮忙接一下清儿姑娘!钱清越前辈,我这样安排你可否满意,侯爷跟你们并没有仇怨,你还在他的侯府生活了几十年,让他的侍卫来,你可放心?”

    静荷知道,自己现在站在对方阵营里面,赫连沧海和杀笑等一干雪狼暗卫们都十分紧张的看着自己,若有机会他们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拯救自己,为保证清儿安全,静荷只能让看起来无辜的万户侯身边假冒侍卫的皇上来出面,如此,也让对方少了很多忌惮。

    钱清越的目光略有些躲闪的看了一眼万户侯,而后点了点头,轻声道:“可以!”

    万户侯听到静荷说起,这个叫钱清越的人,竟然在自己府里住了几十年,这着实将他给惊到了,他目光狐疑的在钱清越脸上来回巡视,记忆里,自己认识的,似乎并没有这样一个老者,难道……

    忽然响起前些日子,静荷和太子两人出现在自己府中的事,随后无意中听管家汇报说,府里消失了一个整理花园的花匠,管家询问是否要报官,当初自己不以为意,让管家自行处置,这叫钱清越的,应该就是管家口中所说的钱老了,花匠,一个隐藏在自己府里当了三十多年花匠的高手,他在自己府里,究竟是寓意何为。

    来不及陷入沉思,身后的皇上已经朝自己看来,那眼神中的急切和心痛,令他难以拒绝,于是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前去。

    皇上缓缓前行,双全紧紧握起,眼神中冷芒闪烁不定,看着那被捏着喉咙的清儿,心中满是心疼,沉重的脚上犹如绑着千斤巨石一般,一步一个脚印,皇上缓缓朝钱清越靠近。

    “慢着,把剑扔掉!”就在皇上距离钱清越不到两步距离的时候,钱清越突然说道,目光紧紧的盯着皇上腰间的佩剑。

    皇上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万户侯,就仿佛一个侍卫询问主子一般的请示,而万户后却十分明白皇上的眼神,那是一种不管我出现什么事儿,你都不能阻拦的绝决,于是他点了点头。

    “钱清越,钱老,想必你就是前些日子,从我侯府消失的那名花匠吧,你身为江湖前辈,又是武林泰斗,屈尊侯府当一个花匠,真真是抬举老夫了!”说道这里,万户侯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继续说道:“只是不知,前辈来我万户侯府,有什么目的,可曾达成了?”

    并没有回答万户侯的话,钱清越目光定定的看着皇上,在他的目光注视下,皇上迅速取下佩剑,双手平摊在身前,作出并没有武器的样子。

    钱清越上下看了片刻之后,将清儿瞬间推向皇上,而后迅速拿刀架在静荷脖子上,另一只手,搭在静荷肩头,死死的按住静荷,手指并不敢去碰触到静荷的肌肤。

    “放松些,前辈,您武功盖世,当年与临仙君过招,也只是输了一筹而已,我,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你这样紧张,可是有违您盖世高手的名誉啊!”静荷毫不畏惧的扭了扭脖子,面前的匕首她完全不放在心上,轻轻松了口气,看着清儿在皇上怀中剧烈咳嗽,已经安全了,这才放松下来。

    “哼,手无缚鸡之力,公主您说笑了!”钱清越哼了一声,掐着静荷肩头的手,一点都没有放松。

    “公主!”

    “公主!”

    “静荷!”

    静荷被钱清越匕首抵在脖子上的瞬间,所有人都惊呼出声,他们虽然知道这是静荷与邪教讨价还价得来的,但看着自己的主子,在别人手里为质,他们心中仍是难以掩饰的自责。

    清儿一边咳嗽,一边叫着静荷的名字,手往静荷的方向伸来,被皇上抱在怀中,死死禁锢住不停挣扎的清儿:“你放开我,静荷公主,你不能这样,我不值得你拯救!”双手敲打的皇上的胸口,奋力挣扎。

    然而,她这一切的动作在皇上的禁锢中,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被皇上抱得越来越紧,缓缓后退,慢慢远离静荷,站到了万户侯身侧。

    静荷看着清儿那焦急内疚的模样,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清儿,安静,听话!”

    清儿嘶吼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静荷的目光满是令人心疼的怜惜,愣愣的看着静荷,眼中泪水哗啦啦的落了下来,不停自责道:“都怪我,我不该让您陪我看母亲,我不该让您给母亲治病,都怪我,若不是我执意出宫,也不会有这么多事儿,呜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将我换过来,你们不能伤害公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