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第五百六十三章 皇上重伤

时间:2018-01-09作者:琴九花钿

    雪豹当时便发现灰衣人的动向,飞速解决身前的敌人,朝雪龙使了个颜色,雪龙将他的敌人也给包揽,雪豹这才腾出身来,处理灰衣人,然而,他虽然顺利的杀了被皇上一脚踢吐血的灰衣人,但看到皇上胸口的伤,他不由紧张道:“你没事儿吧!”

    而后,迅速靠近,查看皇上的伤势!

    “天哥哥,您不要吓我啊,啊……救命,救命啊!”清儿仿佛被吓到了,刚刚那虽然只是眨眼间的事情,她被天哥哥保护,天哥哥,为她受了伤,这让她,心神巨震,一时间吓慌了神,心痛的看着这个为她挡剑的男人。

    这边的声音,瞬间吸引了静荷和君卿华的注意力,两人相互使了个眼神,迅速朝皇上的方向靠近,静荷一边往这边杀来,一边心中默念道:“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两人杀出一条血路,静荷飞快靠近皇上,道:“您怎么样?让我看看!”静荷蹲下身子,放下双剑。

    皇上原本就白皙的脸,瞬间惨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他朝静荷微微一笑,目光柔和的看着清儿道:“清儿,别怕,我没事儿,让敏淑看看,她是神医!”

    “夫人,花夫人,敏淑姐姐,您一定要救救天哥哥,他是为了我,才受的伤,为什么受伤的不是我……呜呜呜!快……”清儿语无伦次的双手拉着静荷的衣袖,哀求。

    静荷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道:“你放心,有我在,你的天哥哥不会死!”

    “嗯!”清儿眼中的泪水如同泄了闸的洪水,瞬间,流淌而出。

    静荷抽出自己衣袖,朝皇上点了点头道:“冒犯了!”然后,轻轻朝皇上的胸口探去,扒开衣服的口子,仔细看了一下,伤口很深,不过好在是有边,若是左边,怕是已经刺穿心脏了!

    “还好是右边!”说着,静荷轻松笑了笑道:“若是左边,您现在已经归天了!”

    从怀中取出药瓶,这是静荷自制的金创药,这里面的药粉,治疗刀伤效果非同一般的好,轻轻的往伤口上撒药,边撒边对清儿说道:“清儿姐姐,你的天哥哥没有生命之忧,只是伤口很深,我这药,现在只能缓解他暂时的疼痛,还无法确定能不能脱离危险,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清儿点点头,眼圈通红。

    说道这里,静荷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看着清儿道:“能不能将你里衣的布撕成布条,给我,我帮他包扎,我身上的衣服,刚才已经脏了!”静荷看了看自己这一身浅灰色的百衲衣,无奈摇摇头。

    “好,好!我这就撕!”听了静荷的话,清儿对于能帮助上天哥哥,甚是安心,她捏着自己的衣服,掀到最里面的一层,而后,轻轻撕开,撕成一条条的递给静荷。

    静荷诧异的看着这极其柔软的料子,拿在手上还有淡淡的余温,带着点点茉莉花香,这真是贴身的很啊,笑了笑,静荷朝皇上眨了眨眼睛。

    皇上嘴角勾了勾,瞬间又瘪了下去,他虽然受伤,虽然是真的很严重,但是静荷的药,效果非常好,又有麻痹的效果,因此,他现在,已经快感觉不到痛了,血已经止住,只剩下好好愈合,以静荷的医术,不到两天,他的伤,就会连痕迹都不会留下,知道静荷故意将伤说的非常重,是为了博取清儿的心。

    博取清儿的同情心,这样的苦肉计,没想到,他竟然也能用得上,用的还如此开心。

    静荷手中拿着布条,往其中一个上面抹了一些粘稠的黑色药膏,看起来像狗皮膏药一般,让清儿帮忙掀开皇上的胸口的衣服,她好上药。

    清儿咬着牙,脸有些微红,羞涩,担忧,心痛,坚强,这些表情,几乎同一时间,在清儿脸上闪过,她双手颤抖着,揭开了皇上胸口右边的衣领,露出里面沾满鲜血的肌肤,和那无比骇人的狰狞到血肉模糊的伤疤来,只一眼,她便瞬间闭上了眼睛,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皇上见此,抬起手,轻轻擦去他眼角的泪水,轻轻安慰道:“清儿,不要害怕,我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清儿看的心痛极了……”她一双杏眼圆睁,满是心疼的看着皇上强壮不疼的俊颜,声音哽咽。

    “把衣服抬起来,抬高点!”静荷手中拿着药,说道。

    “嗯!好,你……你轻点!”清儿看着静荷手中的布条,还有上面粘稠的东西,再看看静荷那大咧咧的举动,仿佛是要将手中的布条,恨恨盖在伤口上一般,她担心的提醒。

    静荷笑了笑,朝她宽慰一笑道:“你放心,我有分寸!”戏谑的看了皇上一眼,朝他使了个眼神,心道,现在就算自己在伤口上给他两拳,他也感受不到疼痛了。

    见皇上胸口的衣服已经被掀开,静荷便顺势啪的一声,将药膏尽数扣在皇上胸口,而后,为了保证药膏与伤口完美接触,她又揉了揉搓了搓,皇上顿时满脸狰狞,脸上冷汗涔涔。

    “花……夫,夫人,您轻点,轻点……”清儿见皇上脸上的冷汗和痛苦到极致的表情,她声音都有些颤抖,一脸祈求的看着静荷。

    静荷点点头,朝她一笑,而后顺手又拍了一下伤口,这才道:“好了,这样,药膏与伤口完全接触,效果才好,虽然疼了些,但也只能如此了!”

    “嗯!”皇上咬牙苦笑,道:“不痛,真的不疼!”虽然口中说着不疼,但他脸上那痛苦的表情,任谁看到都会以为是在安慰清儿。

    静荷又将剩下几条干净的布条,穿过皇上的胳膊,绑在皇上胸口,防止药膏掉落,而后这才拍了拍手,吩咐清儿道:“他现在身体很虚弱,你就在他身边陪着他说说话,别让他昏迷,也别让他激动,好吗?”

    “嗯,好!好!”清儿连连回答,抱着皇上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腿上,心疼的看着皇上道:“天哥哥,这样舒服吗,你还疼不疼!”

    皇上脑袋轻摇晃,微笑道:“不疼,清儿的怀抱很舒服,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算是死在你怀里,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