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君王独宠丑颜医妃 第四百四十三章 做戏

时间:2018-01-09作者:琴九花钿

    “回公主殿下,夫人去护国寺上香了,还没有回来!”为首一个黑衣人说道。

    “好,那没事儿了,雪枫是不是也一起去了护国寺?”

    “是的,公主,要不要小的通知夫人您回来了!”

    “不用!”静荷摇摇头,娘亲诚心上香,是为孩子祈福,自己已经回来,也不在于多等一会儿。

    今天可谓是贤王的好日子,听说贤王在宫中,服侍的太后娘娘十分开心,太子殿下又因为逼宫一事被禁闭在东宫之内,皇家,只有这位贤王风头正盛,沧州灾民的事情,听说贤王用自己节省下来的银两,亲自捐献了二十万两,简直是贤者之君。

    市井之中,百姓们不停的议论着,若是贤王日后成为一国之君,将是百姓的福气,就在刚才,贤王出来逛了一趟街,只带了两个随从,与百姓相处甚是和睦。

    一个死了爹的小女孩儿,跪在街道上卖身葬父,身上挂了一根稻草,小女孩并不识字,她一边磕头,一边叫喊着:“卖身葬父,卖身葬父!”她一遍一遍的喊着,看她的人虽然不少,但却并没有人真正的停下脚步。

    小女孩儿七八岁的模样,就算买回去也还得先养着,并不会干活什么的,没有太大的价值,因此,真正想买的人并不多,这小女孩儿倒是运气好,没有遇到市井无赖,脸上脏兮兮的,一遍遍的喊着卖身葬父。

    要么怎么说这女孩儿运气好呢,小女孩儿正喊着,正巧被路径此地的贤王看到,贤王大生怜悯之心,当着众百姓的面,蹲下身来,亲自为小女孩儿擦干泪水,那一脸慈和的笑容,瞬间山下众人的眼。

    “小姑娘,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跟本王说说?”他穿着光鲜,到将小姑娘吓了一跳,小姑娘瑟缩地抖了抖身子,怯生生的看着他。

    “我,我叫小草,我爹生病死了,娘亲跑了,我没钱给爹爹埋葬,刘伯伯说,只有卖身才能挣钱埋葬爹爹,这位大爷,您要买我吗?我要的钱不多,刘伯伯说,只要三两银子就够了!”小女孩儿眼中泪光莹莹,怯生生的看着王爷,仿佛一只小兔子似的,满眼尽是祈求。

    “可怜的孩子!”王爷看了看小女孩儿,朝女孩儿慈祥一笑道:“我给你十两银子,好好安葬你父亲去吧!”

    说吧,贤王站起身来,朝一旁的侍卫道:“给她取十两银子,嗯,算了,你亲自跟着操办吧!她一个小姑娘什么也不懂,别被人骗了。”

    “是!” 侍卫恭敬回答一声,而后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递给小姑娘。

    “小草,王爷心慈,赏你的银子,咱们一起安葬你的父亲去吧!”说着,他伸手就要扶起小草。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谢谢王爷!”小草哭的声泪俱下,而贤王却头也不回的摆摆手,转身离去了,背影是如此的潇洒。

    “贤王真是好王爷啊……”

    “他对我们这些百姓真是太好了……”

    “是啊,多亏了有他,这可怜的孩子才能顺利安葬她的父亲!如若不然,不知道被拉到哪里卖了呢!”

    “是啊,是啊!”

    一旁围观的人纷纷点头,崇敬的看着贤王离开的背影。

    然而,贤王还没有走多远,就被一群看热闹的百姓围了起来,纷纷磕头谢恩,仿佛那十两银子是给了他们一样,他们涕泪横流的大呼大叫着贤王仁慈。

    贤王无奈,被围困在人群中间,只能谦和地朝众位百姓拱手,脸上一副慈和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王爷,而像是一个邻家和蔼可亲的叔叔。

    这一幕,正是静荷和冷卿华在热气球上看到的情形,不过,没过多久,贤王就摆脱了百姓,回到王府,哈哈大笑着,坐在书房的椅子之上道:“哈哈哈,这些愚民真是好骗,十两银子就将他们心收服了!哈哈哈!”爽朗的笑声,瞬间传遍整个书房。

    “是啊,王爷,现在太子大势已去,您登上皇位,只是时间的问题!”一旁的侍卫随声附和着,他正是给小女孩儿银两的人。

    “好!哈哈哈!”王爷似乎心情不错,想到开心处,笑的更加畅快了。

    笑了片刻,王爷的声音戛然而止,最后捏着茶杯,目光幽冷闪烁道:“太子不能留!”

    是的,太子不能留,不管如何,太子都是名正言顺的储君,虽然他曾经逼宫,但是,血脉上,他仍是正统,只要他在一天,自己的皇位就不会太顺利,为今之计,只有杀了他,以绝后患。

    “可是,王爷,皇家侍卫团将东宫围绕的水泄不通,咱们不是对手啊!”侍卫皱眉看着贤王,一脸纠结。

    “谁说要名正言顺的刺杀了,不是还可以下毒嘛!”王爷嘿嘿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冷卿华则是亲自抱着一卷书册,来到了皇帝的寝宫,养居殿,自从太子逼宫以来,皇上几乎都呆在养居殿,每天,郁闷的喝喝闷酒。

    皇上,等待着冷卿华的归来。

    “换上,卿华公子求见!”高公公从殿外进来,朝正斜坐在软榻上的皇上说到。

    “什么?快让他进来!”原本一脸醉意,睡眼朦胧的皇上,先是一愣,而后,则是大喜。

    “是,皇上!”见到皇上竟然露出了许久没有出现过的笑容,高公公十分欣喜的回答,声音都是转着玩儿的喜悦。

    片刻之后,冷卿华抱着书册走了进来,刚刚进门,就闻到了浓烈的酒味,冷卿华不由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不自然。

    是的,非常不自然,这么脏的地方,到处都是横躺的酒瓶子,地上还有乱七八糟不知道是衣服还是被子的布,散乱的躺在地上,还好现在已经入秋,不然,在他眼前的,岂不是苍蝇到处飞的垃圾场了,这样的地方,他这个由洁癖的人看了,着实心中 难受。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皇上仿佛癔症似的,身体虚弱的晃来晃去,东倒西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