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47章 木怀成不知跟谁学坏了

时间:2022-01-17作者:糖炒栗子

    “不是腿疼?怎么还去跑操?”青鸾小声问了一句。

    萧承恩出了一身汗,蛇毒好像真的减轻了不少。

    “跑跑,出出汗,排毒。”萧承恩走进营帐,准备去冲个冷水澡。

    “我帮我拿着衣服。”青鸾还和从前一样,帮萧承恩准备好换洗衣物。

    萧承恩也没有多说,往河边走去。

    一路,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萧承恩脱下衣物走进清澈的溪水,后背的伤疤触目惊心。

    这都是他这些年留下的战绩。

    青鸾只是看了一眼,下意识低头,眼神闪躲。

    她以前跟着萧承恩……明明两人连孩子都有了。

    可每次看见他,还是会面红耳赤。

    当初,萧承恩喜欢她的身体,她也愿意跟着萧承恩,所以两人之间除了交易也没有掺杂太多。

    可现在。

    低头将萧承恩穿过的衣服拿走,去偏下游一点的地方帮他清洗。

    青鸾从没有想过,身为南疆女,她还有资格生下一个孩子。

    而且,是个很健康的孩子。

    她已经很幸运了,只要孩子健康长大,只要能远远地看着萧承恩。

    她不能太自私啊。

    “青鸾,等战争结束,你也要跟着我?”萧承恩走了过来,身上的水珠往下滴落,全身湿透。

    青鸾吞咽了下口水,这男人有没有点自觉性……

    “穿……穿上衣服。”青鸾低头开口。

    萧承恩倒是不以为然,他在青鸾面前不需要遮掩。

    “帮我擦擦背,有药汁。”

    “哦。”青鸾应了一声,脱下鞋袜,走进水中。

    溪水很清澈,冰凉凉的。

    南疆的天也已经不冷了,脚下的鹅卵石滑滑的,很舒服。

    “问你呢。”萧承恩抬头,看着青鸾。

    “嗯……”青鸾原本不想回答,她知道萧承恩又想赶她走。“我不会打扰你,只需要远远看着就好。”

    也不会打扰孩子……

    无论萧承恩想让谁把孩子养大,只要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嗯……”萧承恩应了一声。

    青鸾帮萧承恩擦背的手僵了一下,惊愕地看了他一眼,他居然,没有赶她走。

    或许是他伤青鸾太深,才会让她变得这般小心翼翼。

    不着急,他得慢慢来,一切等战争结束吧。

    如果他能活下来,等战争结束,他会慢慢把青鸾追回来。

    现在,只需要知道她安全,她还守着自己,就好。

    “如果我死了……”萧承恩沉声开口。“我希望你自由,去首府带走孩子,好好生活。”

    青鸾帮萧承恩擦着背,手停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尽量不死。”见青鸾有些不高兴了,萧承恩赶紧说了一句。

    他也不会哄人。

    之前都是命令她,哄……也没经验。

    青鸾深吸了口气,小声开口。“你不会死。”

    我不会让你死。

    “嗯,那就不死……”

    萧承恩一本正经地保证。

    “以后,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青鸾红了眼眶,却不想让萧承恩看见。

    萧承恩背对着青鸾,点了点头。

    “好。”

    一个字,算是承诺。

    只要战争结束,只要他们回到奉天。

    他会好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

    奉天,塞北。

    木怀成的兵马驻扎在塞北草原,前有柔然,后有奉天,遥遥相对。

    柔然臣服奉天,愿意交出国玺,那奉天必须对柔然负责,否则……其他小国就会动荡起波澜。

    如今西域笼络人心,用强制的手段收买各国,若是要动,必然出兵柔然。

    奉天绝对不能让西域动柔然,这是奉天的尊严。

    “西域会出兵吗?”阿图雅撑着肚子,走到木怀成身边。

    “怎么出来了?塞北风大。”木怀成赶紧将披风披在阿图雅身上,帮她戴上遮帽。“小家伙又折腾你了吗?”

    “没有,他很乖。”阿图雅笑着安抚了下肚子。“将军要不要猜测一下,是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只要是你生的,都好。”木怀成吻了下阿图雅的额头。

    “那……我希望是男孩,可以给木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阿图雅多少有些重男的观念,是不想给木怀成在木家丢脸。

    “我倒是喜欢女孩,像你一样漂亮,像朝儿一样聪明。”木怀成笑着抱紧阿图雅,手中拿出一个木刻的小鹌鹑。“送给孩子的。”

    阿图雅开心地接过小鹌鹑,一顿夸。“阿郎真厉害。”

    阿郎是西域柔然这些地方对丈夫的称呼,阿图雅还是第一次喊,平日里都是叫怀成或者将军。

    因塞北距柔然进,阿图雅回了趟柔然王宫,回来倒是更羞涩了,只因柔然王后给她讲了很多让丈夫持续宠爱的秘法。

    首先,就是嘴要甜,会撒娇,让男人喜欢。

    木怀成的身体僵了一下,自然知道阿郎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

    手指动了一下,直接将阿图雅横抱起来,往营帐走去。

    “将军……”阿图雅吓坏了,紧张地挂在木怀成身上。

    “方才叫了什么?”木怀成挑眉,嘴角上扬。

    阿图雅害羞地躲在木怀成怀里,脸红到不知道要说什么。

    “再叫一次。”木怀成走进营帐,将人放在床榻上,视线灼灼。

    “什么……”阿图雅低头脸红得像只小兔子。

    木怀成把人压在身下,眯了眯眼睛。“军医说,现在还可以行房事……”

    “不行的!”阿图雅吓得眼眶都红了。“真的不行,阿郎……”

    声音越来越小,阿图雅低头埋的更深了。

    以前木怀成从来不会这么恶劣,最近真的越来越坏了。

    学会了欺负她,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心跳有些加快,阿图雅再次求饶。“下个月孩子就要出生的,不可以的,会伤到。”

    见阿图雅真的害怕了,木怀成才笑着把人抱在怀里。“骗你的。”

    “你最近真的越来越坏了,你是不是学坏了?跟谁学的?是不是朝阳?”阿图雅鼓了鼓嘴,木怀成和朝阳总有来信,肯定是朝阳挑唆他欺负自己。

    虽然她并不反感……

    “朝儿的信你不是看了?”木怀成挑眉,他知道阿图雅有偷偷看他和朝阳的传信,他本也没想瞒着她。

    “你……你都知道了。”阿图雅低头,小声道歉。“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她和孩子是不是都平安。”

    阿图雅很傲娇,不想主动去关心朝阳,却也想知道她是不是母子平安。

    “嗯,我知道。”木怀成把人抱在怀里,让阿图雅坐在自己身上。“再叫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