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26章 白狸来找沈清洲了

时间:2022-01-02作者:糖炒栗子

    边关,内城。

    哥舒喆煜盯着肿起来的大眼泡,一晚上都在背书……

    本以为可以早点背完,可以对九凤为所欲为。

    没想到,太难了!

    “这都谁写的兵法?”哥舒喆煜一脸阴郁,看那样子就要去宰了这写书人。

    九凤想笑,将做好的早膳端了上来。“这边是古籍,这边都是先生自己所悟。”

    沈清洲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不仅仅精通权谋,连兵法也是参透得极深。

    哥舒喆煜幽幽开口。“他一个文臣,参悟什么兵法。”

    “你以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两个词是怎么来的?”九凤将鸡蛋放在哥舒喆煜的眼睛上,蹙眉呵斥。“别乱动!”

    哥舒喆煜半跪坐着,极其听话地闭着一只眼睛,让九凤帮他揉眼睛。

    九凤看了看哥舒喆煜,又看了看一旁蒲团下拱出来乖乖坐着等饭的狼崽子、

    “……”简直一模一样。

    从前的哥舒喆煜就像是草原上的野狼,嗜血残暴,不服管教。

    现在……可算是被驯化了。

    虽然还没有完全驯化。

    至少他学会因人而异了,不像是以前那样,逮人就啃。

    眼睛肿得厉害,哥舒喆煜睁着一只眼睛,安静的看着九凤。

    对于哥舒喆煜来说,他接触过的女人不少,九凤不算是最漂亮的,可为什么……心却慌得厉害。

    “要奖励。”哥舒喆煜指了指兵法。“我都背过了。”

    “真的?”九凤挑眉。

    “当然,我哥舒喆煜从不撒谎。”哥舒喆煜一脸不服你提问。

    “熬了一晚上,不困?”九凤笑了笑。

    “不困,让你知道你男人精力有多旺盛。”哥舒喆煜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想当初在草原,他们冬天劫不到粮食就需要日夜埋伏,捕猎和打劫过往车队。

    现在,除了废眼睛一点,还是……从前不敢想的幸福。

    “我曾经想过,我若是成为蛮族的鞑达,一定会带他们过上好日子,不再担惊受怕,不再风餐露宿,冬日不再忍受寒冬之苦。”哥舒喆煜小声说着,像是在回忆。

    “你不属于草原,哥舒喆煜,你属于战场,属于天下,不应该将目光只局限在草原上。”九凤抬手,将哥舒喆煜拉到自己身前。

    “以前……是井底之蛙,目光短浅了。”哥舒喆煜以前是不服气,他认为自己已经是草原最厉害的鞑达了,看见谁都不服,听见谁强就想去挑战一下。

    现在服了……

    有太多人,他根本不是对手。

    就拿这次去大虞的任务来说,他其实很受打击。

    他在那人面前……几乎失去了对抗的能力,若不是白狸及时出手,他根本无法活着回来。

    沈清洲怕是早就预料到西域暗魅楼会有高手,但应该也没有猜到哥舒喆煜会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原本,沈清洲想要让哥舒喆煜去收受挫折,这个孩子心高气傲,趁着年轻多受点挫折不是坏事。

    当年木景炎还不是太过心高气傲,败在他手下一次,才知道要收敛。

    虽然沈清洲赢得有些不太光彩,但木景炎是服沈清洲的,他也只服沈清洲。

    “先生!您回来了!”见木屋外有人,九凤推开哥舒喆煜就跑了出去。

    哥舒喆煜有些不高兴了,九凤把崇拜都写在脸上了。

    在九凤眼里,沈清洲比他地位重多了。

    哥舒喆煜也起身,走了出去。

    因为沈清洲说过,在他这就要守他这里的规矩。

    “师父,您这出去一趟,返老还童了?”哥舒喆煜调侃,沈清洲满头银发像是没有感情的谪仙,看起来高冷不好接触,让人莫名梳理。

    出去了一趟,成了黑发,看起来……多了一丝人间烟火气。

    虽然脸上的容颜从未衰过。

    “会不会说话?”九凤瞪了哥舒喆煜一眼。

    “能活下来,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去后山砍柴,什么时候堆满了那柴房,什么时候回来吃饭。”沈清洲声音淡漠,看了眼哥舒喆煜身上的伤,确定没什么大碍才松了口气。

    白狸之所以与暗魅楼的人正面冲突,怕是为了救哥舒喆煜。

    哥舒喆煜愣了一下,有些紧张地上前。“师父见过我姨母?”

    沈清洲没有说话。

    “她伤得如何?”哥舒喆煜再次开口。

    “没死。”沈清洲蹙眉。

    哥舒喆煜被沈清洲的气压震了一下,不再多说。

    可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呢……昨夜也没睡,这就要去砍柴,还要填满柴房。

    这出去一趟回来气不顺啊?这是在拿他撒气?

    “别帮他。”见九凤扯着哥舒喆煜离开,沈清洲话语才柔和了些。

    九凤笑着点头。“先生,我监工。”

    哥舒喆煜一脸不服,走出庭院,小声嘟囔。“他吃呛药了?”

    “你是不是傻?”九凤白了哥舒喆煜一眼。“你难道不知道白狸和沈清洲之间的爱恨情仇?”

    哥舒喆煜愣了一下。“倒是有所耳闻。”

    听母亲提及过白狸和沈清洲的爱情。

    “白狸为了你差点死在暗魅楼那人的剑下,沈清洲刚才对你已经算是客气。”九凤轻笑。

    哥舒喆煜倒吸一口凉气,有点后怕。“这男人报复心很强,他让我砍柴,春末了,天也不是很冷,看这么多柴有啥用?”

    九凤叹了口气,哥舒喆煜这辈子怕是玩儿不过沈清洲了。

    ……

    木屋。

    沈清洲坐在茶桌旁,视线凝滞。

    侧目看了眼坐在身畔闪烁着无辜双眼看着自己的小狼崽子,抬起手指触碰了下它的下巴。

    小狼崽子也长了不少,眼睛滴溜溜的,见到陌生人会露出凶狠的目光,有危险还会呲牙。

    可偏偏,在遇见沈清洲的第一眼,眼神里就是恐惧与乖巧。

    都说草原雪狼通灵性,果不其然。

    “小东西,饿了?”沈清洲和小狼崽子面对面坐着,一人一狼,安静地看着对方。

    “我也饿了。”木屋外,白狸悄然落地,冲沈清洲笑了一下。

    真是难得啊……

    从未见过这样的沈清洲,如此安静地逗弄一只小狼崽。

    沈清洲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他早就知道白狸会来。

    因为她不放心哥舒喆煜。

    从京都去往南疆或者大虞,内城都是必经之地。

    “沈大人……”白狸站在门外,试探地看着沈清洲。

    她不太确定,在京都竹屋算计沈清洲,他会不会生气。

    沈清洲始终没动,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多少变化。

    起身经过白狸身边,沈清洲沉声问了一句。“想吃什么。”

    白狸心口一紧,呼吸也跟着发颤。

    他……把头发染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