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22章 沈清洲你食言了

时间:2022-01-01作者:糖炒栗子

    聚丰酒楼。

    眼看着萧君泽和薛京华离开,长孙无邪才走回房间。

    “少主……”身后,暗卫小声回禀。“陛下今日所说,都是事实。”

    长孙无邪的情绪很平静,却看起来平静得吓人。

    暗卫不敢多说,也不敢上前。

    “出去……”长孙无邪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

    “是!”暗卫离开,长孙无邪才无力地躺在床榻上,慵懒地躺着。

    眼神有些空洞,长孙无邪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

    满门被灭,这一身伤痕……他恨,恨不得将伤害过他的人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可他的父亲,真的……杀了薛京华全家吗?

    眼眶有些灼热,长孙无邪一时之间思绪混乱。

    他大概能理解,薛京华恨长孙家,就如同他现在恨萧家……

    可薛京华却留了他的命。

    呵……留下他这个隐患,是薛京华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所以啊,他如若要死,也必须死在薛京华手里才可以啊。

    ……

    皇城,竹林。

    白狸的伤恢复得很快,虽伤及要害但不致命。

    她的身体恢复能力本就比一般人要快得多,不然当年被沈清洲折磨成那个样子,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一身白衣,白狸坐在池塘边梳着长发。

    手指微微顿了一下,她竟在自己的青丝中发现了一根白发。

    记得有句诗,朝如青丝暮成雪,一夜白头。

    沈清洲……若非真的痛苦,也不会一夜白发。

    “我不记得自己的生辰,大概三十有二了吧,我们已经不再年轻。”

    白狸小声开口。

    身后的人停下脚步,没有回应。

    “我跟你的那一年,才十五岁,正值豆蔻年华,如晨起朝阳一般……”满是活力。

    可如今。

    虽不及垂暮,但心却老矣。

    她和沈清洲,岁月未波及容颜,但却腐蚀了内心。

    十多年了,她和沈清洲爱恨情仇,纠缠了快二十年了。

    人这一生,有多少个二十年。

    他们把最好的青春都浪费在了阴谋和算计中。

    眼眶灼热到泛红,白狸有些不甘心,最好的岁月没有享受爱情,如今……心却已经空了。

    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

    “该上药了。”沈清洲蹙眉,声音清冷。

    白狸这才回头,衣衫松散,冲沈清洲笑。“就在这换药可好?”

    白狸的双腿皙白地裸露在外,轻轻拍打着水花。

    沈清洲清晰记得,他在西域虞美人花丛中见到的白狸,便是如此……

    十几年如一日,她看似变了,又好像没变。

    即使这颗心脏为了她死过,也会在看见她的瞬间再重新跳动。

    他沈清洲理智冷静聪明一世,唯独……对这个女人,甘之如饴。

    明知是剧毒,偏偏……

    无法抗拒。

    “沈清洲,为何不治这银丝?”他还年轻,总不能……满头银发。

    明明,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不在乎。”沈清洲淡淡说了一句。

    “可我在乎……”白狸趁着沈清洲帮自己换药,偷偷伸手把人抱住,声音哽咽。“沈清洲,我昨晚做了个梦,我们回到了过去……你还是,那个站在花海中的少年,你说你会一辈子爱我……”

    你食言了,沈清洲。

    沈清洲没有推开白狸,却也没有回应。

    白狸得寸进尺,抢过他手中的药碗,扔在一旁,半撑着身体将沈清洲压在身下。“沈清洲,这么久了,你有过别的女人吗?”

    沈清洲由着白狸动手动脚,也不阻止。

    他沈清洲……除了被沈芸柔母亲算计那次,这一生,何曾碰过别的女人。

    “我检查一下……”白狸扬了扬嘴角,吻上沈清洲的唇畔。

    这个男人……还真是清冷到如同谪仙,让人不忍亵渎。

    白狸的心跳很快,明明早已不是少年。

    当年,她与沈清洲第一次……

    明明她才是魅术大成者,在沈清洲面前却惊慌到什么法子都忘了。

    她不敢去看沈清洲的眼睛,她怕亵渎了自己的神明。

    那时候,很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心意,也知道沈清洲的心是爱她的。

    但现在,沈清洲对她太冷漠了。

    当初就算是恨她入骨,恨不得用铁链将她拴在身边的时候,都没有这般冷漠过。

    就算明知道她和木景炎私奔,将她抓回身边,也只是一次次地发泄和折磨她的身体。

    那时候,体内有情蛊,她知道沈清洲是爱她的。

    折磨得越狠,爱的越深。

    只是爱让两人的心都变得扭曲。

    但现在,好空啊。

    心空了,人好像也就没有了灵魂。

    ……

    奉天,边城。

    “景将军,木小将军让您前去商议南疆之事。”

    萧君泽来信,萧承恩的兵马已经入南疆,但南疆的反叛军是早有预谋,且背后有势力扶持。

    景黎吻了下沈云柔,将已经咿呀学语的女儿抱在怀里。“爹爹去去就来。”

    可爱的小姑娘扎着小揪揪,抱着景黎吧唧了一口。

    景黎感觉心都融化了,将女儿放在沈芸柔身边。

    沈芸柔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景黎。

    景黎耳根有些红,知道自己昨夜有些过分了。

    “柔儿……”景黎小声哄了哄。

    沈芸柔白了景黎一眼,动一下腰身都觉得疼。“别碰我。”

    “我知道错了,下次……”景黎磕磕巴巴。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沈芸柔气地磨牙,她的性子与父亲最像,理智了这么多年,全让这个浑蛋……

    她从没有这么狼狈过,明明都哭着求他了,还跟疯狗一样。

    “我错了……是我不该不信你。”景黎低头,半蹲在沈芸柔身前。“可你也不解释。”

    “滚!”沈芸柔怒意更加浓郁。

    景黎从来都没有真正信任过她……

    “可,那个男人……他去沈家提过亲,如若你没有代替朝阳入宫,你是要嫁给他的。”景黎低头,耸着脑袋。

    沈芸柔蹙了蹙眉。“所以,你不信我是怕我跟别的男人跑了?”

    “那不能……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景黎还是有些紧张。

    在沈芸柔面前,他从来都不自信。

    沈芸柔拿他没办法,她是偷偷和杜忠轩见面了,杜忠轩跟随奸臣叛离奉天,如今在大虞作威作福。

    她以为景黎是误会她还有反心……

    “杜忠轩作为大虞使臣前来奉天,显然是大虞皇帝故意刺激陛下,是他要见我……想有拉拢之心,我如今已经嫁你,便不会再有别的心思。”

    沈芸柔从来不屑解释,可她还是想和景黎说明白。

    “我从不担心你还有反心,我知你想要什么,你无非想要这奉天百姓安居,要女子真正被人重视……陛下是明君,他值得我去追随。”

    景黎伸手将沈芸柔拉进怀里。“我只是……生气他抱了你。”

    “那……那是他突然……”沈芸柔居然有些慌了。“你监视我!”

    是杜忠轩突然抱住她,她来不及推开。

    眯了眯眼睛,沈芸柔威胁地看着景黎,都学会监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