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15章 萧君泽想要带走女儿

时间:2021-12-29作者:糖炒栗子

    “你我之间,注定形同陌路,不必再来……”

    沈清洲握着茶盏的手指有些发抖。

    他这一生都不会原谅白狸,他对朝阳所做的一切,无法原谅。

    他不能原谅白狸,更无法原谅自己。

    “形同陌路……凭什么。”白狸冷笑,她为了沈清洲,为了朝阳,即使方式不对,可也九死一生,凭什么沈清洲说形同陌路就形同陌路!

    凭什么!

    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在沈清洲怀里。

    这是她的执念。

    “同为圣女,暗魅楼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算到你真的会断情绝爱。”沈清洲讽刺。

    暗魅楼之所以咬着朝阳不放,是因为朝阳动了情,体内的情蛊动了。

    而白狸呢?她没有心。

    从始至终,没有人让她心动,更没有人配激活她体内的情蛊。

    “是吗……”白狸冷笑,一步步往屋内走去。

    脚下是一串串的血印,她从西域与大虞而来,一路未曾停歇,这伤……从未愈合。

    “你怎知我断情绝爱……”白狸终于撑不住了,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沈清洲,你到底知不知道,情蛊已死。

    这些年,沈清洲情蛊发作,却误以为是白狸对他下的毒。对白狸恨之入骨,对她百般折辱。

    他们两人,虽然互相深爱,可谁又对不起谁了……

    沈清洲淡漠地看了白狸一眼,深吸了口气。

    可端着杯子的手,还是出卖了他的不淡定。

    猛地起身,沈清洲冷眸看着满身是血的白狸。“除了濒死之际会来寻我,你还真是……”

    白狸已经昏迷,面色因失血过多而苍白。

    “逐月,救她。”沈清洲转身,低沉着声音吩咐。

    暗处的影卫落地,快速摸了摸白狸的脉搏,极其微弱。“主人,伤及要害,不是逐月的医术能医的。”

    沈清洲目光一凌,微微蹙眉。“去查查,何人能伤她至此。”

    白狸的武功,不至于被人伤成这样。

    “止血,备马,回京都!”

    他只能带白狸去找薛京华。

    ……

    大虞,皇城。

    夜色深沉,萧君泽和胤承守在门外。

    太医和产婆不让进,他们便只能焦急等待。

    “会没事……”萧君泽咬着手指,异常紧张。

    “如若只能在孩子和大人之中选一个,你选谁。”胤承沉声问了一句。

    “你不必拿话激我,在我心里,朝儿永远是第一位!”萧君泽有些失控,因为这个选择,他还在厉王的时候就做过……

    那时候,朝阳怀孕,她体内还有余毒,孩子根本无法存活。

    那时候,他还不确定自己对朝阳的心意,可他知道,无论什么,都没有朝阳的命重要。

    他要朝阳活着。

    就算是互相折磨,他也要朝阳活着,留在他身边。

    “最好记住你今天的话。”

    胤承手指已经握紧到发麻,青筋暴起。

    他同样慌张。

    “陛下,皇后娘娘吉人自有天佑。”太监小声安抚。

    ……

    内殿。

    朝阳满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心跳加速,朝阳害怕地厉害。

    她用的是催产药,若是稍有差池……

    “大出血,太医,这可怎么办,孩子下不来!”产婆着急地左右踱步。

    “把参片给我……”朝阳全身无力地开口。

    产婆赶紧将参片放在朝阳口中。

    朝阳拼劲全力握紧匕首。

    那炷香燃烬之前,若是孩子出不来,她只能……亲自动手。

    无论如何,她要孩子活着。

    这是她和萧君泽的孩子。

    “娘娘!不可……”太医惊恐地看着朝阳,她想生剖……

    以往,宫廷也有剖腹救子的先例,但那是在留子去母的诏令下才可……

    陛下对皇后疼惜如命,若是朝阳出任何差错,他们万死难辞其咎啊。

    “娘娘!”

    几个太医惊慌地跪在地上,求朝阳不可。

    朝阳痛苦地喊了一声,握着匕首的手指在发抖。

    她必须保持理智……

    绝对要保持理智。

    ……

    殿外,萧君泽忍无可忍,他听不得朝阳的惨叫。

    他想闯进去。

    “萧君泽!”胤承出手,拦住萧君泽。“我劝你,最好不要给朝儿添乱。”

    萧君泽痛苦地握紧双手,转身一拳打在树干上。

    都怪他……

    以后,不会再让朝儿生孩子了。

    绝对不会。

    “哇!”

    终于,殿外的人听见了孩童的啼哭声。

    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松了口气。

    可胤承和萧君泽的心却依旧紧绷。

    还有一个孩子……

    隐约,能听见两声重叠的啼哭,但很微弱。

    胤承松了口气,握紧的双手慢慢松开。

    “陛下!恭喜陛下,母子平安,皇后娘娘顺利生产,诞下男婴。”太医先走了出来,将门关好,每个人都捏了把汗。

    胤承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母子平安。

    他就知道……朝阳这么坚强的人,不会出事的。

    萧君泽也脱力的靠在树上,呼吸急促地笑了一下。

    母子平安……

    “所有人都退下,你知道该怎么做?”胤承冷眸看了暗卫一眼。

    暗卫点头,快速消失。

    产婆,是胤承自己人。

    “陛下……是龙凤胎。”内殿,血腥气还很重。

    朝阳昏了过去,精疲力竭。

    产婆小声开口,深意地看着胤承。“我这就将小公主抱去华妃殿中,秘密温养小公主,半月后,可由华妃……”

    到时候,就说小公主是华妃所生。

    “去吧。”胤承点头。

    “等等……”声音沙哑地拦住产婆,胤承走了过去,轻轻掀开竹筐的小棉被,看着里面皱巴巴的小家伙,手指在发抖。

    “萧君泽,看看你的女儿。”未来的很多年,她都必须在大虞皇宫长大。

    萧君泽像是傻了一样,躲在门后不敢进入。

    胤承蹙眉,嫌弃地看着萧君泽按怂样。

    真不知道……凭什么。

    萧君泽眼眶泛红,手指发抖地去掀小家伙的棉被。

    心口有股暖流,是说不出来的感受。

    可让他把女儿留在胤承身边,他做不到。“我要把孩子带走。”

    胤承蹙眉。“萧君泽,是不是我给你脸了?”

    萧君泽冷眸看着胤承。“我把孩子带走,你同样可以对外称朝儿只诞下男婴。”

    胤承的手指再次握紧,两个孩子,还有朝阳,他一个都不想给萧君泽。

    “你好像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胤承眯了眯眼睛,他可不能完全相信萧君泽。

    就算是留人质,他也必须将小家伙留在身边。

    萧君泽垂眸,不再说话。

    从西域离开时,他与胤承……做了约定。

    “将孩子送去华妃寝宫。”

    产婆赶紧将孩子盖好,抱着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