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07章 扶摇与萧君泽共进退

时间:2021-12-24作者:糖炒栗子

    西域,圣殿。

    “奉天与南疆无人站队,这可不好玩儿。”白楚尧笑着开口。

    扶摇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南疆从内部开始溃烂,早在先帝当权之前就开始埋下了种子。

    他不想将南疆的百姓再推入水深火热之中,因为他知道……南疆内部有叛徒。

    南疆,有人参与其中,与暗魅楼同流合污。

    至于是谁,扶摇不敢去查。

    也不想去查。

    “谁说奉天无人站队?”扶摇起身,伸了个懒腰。“奉天陛下,我南疆愿意与奉天同行。”

    萧君泽扬了扬嘴角,就等着扶摇站队了。

    “这……不合规矩。”太监紧张地看着白楚尧。“暗魅楼的规矩,四大国……”

    怎可独自站队?

    “规矩?谁给你们的规矩?朕想站谁是朕的自由。”扶摇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白楚尧坐直了身子,开始有趣了呢。“朕也觉得,南疆陛下说得对。”

    扶摇挑了挑眉,拿着自己的小蒲团,坐在了萧君泽身边。

    谢御澜偷笑了一下,安静地坐在原地。

    萧君泽正襟危坐,因为朝阳一直都在用眼神警告他坐好……

    见扶摇慵懒地坐在小蒲团上,萧君泽有些嫌弃。“坐好,成何体统。”

    丢奉天和南疆的脸。

    扶摇被训斥,磨了磨牙,他后悔选择萧君泽了,就该选胤承。

    ……

    朝阳身边,胤承冷眸看了扶摇一眼。

    兵不血刃将南疆拱手送给奉天,那也要看看他能不能送得出去。

    南疆如今是各国眼中的肥肉,一旦奉天出兵接管南疆,各国不可能不动。

    尤其是暗魅楼,算计了这么久,一步步蚕食和瓦解南疆,绝对不可能看着扶摇将南疆送人。

    “陛下,我淮安郡与奉天接壤,不知陛下愿不愿意让我们随行?”见南疆皇帝选择了奉天,有人壮着胆子姑且一试。

    “陛下,我奉眠本就依附于奉天,不知陛下愿不愿意护我奉眠百姓……”

    ……

    一时之间,那些犹豫不决之人都选择了站队。

    暗魅楼立下的四国阵营,也变成了三国。

    “既然各国已经站队,那就开始吧?”暗魅楼之人笑着开口,让人将一盆虞美人放在大殿中央。“既是雅令,那就由我东道主为令官,以此花为名,行酒令!”

    “七绝五律诗词歌赋皆可,若是答不上来,三位主家可推出一人赴死。”暗魅楼的人深意开口。

    打算用这种方式来逐步击垮各国的信任。

    若是西域答不上来,随便推出一个小国做替罪羊。

    若是奉天答不上来,萧君泽可选择牺牲任何一个国家的人。

    西域是东道主,必然有恃无恐,可萧君泽此番可没带文官出行。

    “朕先来?”白楚尧客气地问了一句。

    行酒令经白楚尧的手,传到了萧君泽手中。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萧君泽,虞美人此花不常见,若要做诗词歌赋,唯有文人墨客才能脱口而出。

    若是萧君泽答不上来,就得有人死。

    “美人碧血化芳丛……”

    对于虞美人这种花,萧君泽有过了解。

    这暗魅楼象征圣女的花。

    可偏偏就是这最具象征意义的花,却倒戈相向。

    成立了虞美人组织,与暗魅楼针锋相对。

    ……

    行酒令过后,无一国需斩杀顺从国,这让暗魅楼的人很不爽。

    萧君泽与胤承,文韬武略,还真是样样都能带给各国惊喜。

    可惜……

    “各位受惊了,此番游戏只是我西域与大家开的一个小小玩笑。”

    圣殿的门窗打开,四处通透。

    楚泽和木怀成紧张地站在殿外,生怕他们不在时萧君泽出了什么事。

    “西域这东道主,还真是……处处给我们惊喜。”萧君泽讽刺地说了一句,起身离开。“多行不义必自毙,告诉你们暗魅楼阁主,若要开战,我奉天奉陪到底。”

    ……

    暗魅楼。

    “阁主,各国未有人答不上行酒令。”手下只是觉得主人所出行酒令太简单了。

    “不过是个心战罢了……”白梓延冷笑,主人的目的不是为了杀来使,而是为了击破他们的心理防线。

    选择了站队西域的人,若是开战,就不能再投诚他国。

    这次的行酒令,就是将队伍提前分配好了。

    “可惜,出了南疆这个变故。”白梓延坐在床榻边,脸色惨白。

    有了南疆这么个变故,主人会怎么做?

    杀扶摇?还是率先出兵夺南疆?

    ……

    皇家驿站。

    哥舒喆煜昏迷了三个时辰,终于慢慢醒来。

    九凤始终守着哥舒喆煜,寸步不离。

    生怕西域之人暗下算计,想要除掉哥舒喆煜。

    “嘘……”听到外面有动静,九凤冲醒来的哥舒喆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转身躲在门后。

    有人轻轻推开了房门,握着手中的匕首,慢慢靠近哥舒喆煜。

    他是木景炎的儿子,是暗魅楼留下对付木景炎的。

    可惜,他没死,那暗魅楼就不能留着他。

    “嘭!”一声,那杀手被九凤从身后扭断了脖子。

    “暗魅楼还真是沉不住气。”九凤蹙眉。

    “你说……我撑下来,什么都听我的。”哥舒喆煜冲九凤笑了一下,看这女人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居然会觉得好看?

    九凤眯了眯眼睛。“信不信我趁你病要你命?”

    “你这女人……”哥舒喆煜急了。“说话不算话!”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不能反悔。

    “没人教过你?女人的话不能信,尤其是漂亮女人的话,更不能信。”九凤挑了挑眉,故意欺负哥舒喆煜。

    反正他重伤,也爬不起来。

    “你的话看起来挺可信的……”哥舒喆煜不要命地哼了一声。

    九凤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才听出来,哥舒喆煜这是讽刺她不漂亮!

    “自己在这等死吧!”九凤扭头就要走,小屁孩。

    “九凤!”哥舒喆煜紧张地喊了一声。“那个……我以前……对女人挺浑蛋的,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不会强求你做什么……”

    明明说话都不利索,还着急地想要解释。

    九凤扶了扶额头。“别说话了,一会朝儿回来又该训你了。”

    哥舒喆煜瞬间闭嘴。

    一个九凤,一个朝阳,这两个女人目前在哥舒喆煜心里占据不能惹第一榜。

    “哥舒喆煜,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真的……不打算接受你的父亲?”九凤想,哥舒喆煜只是一个人过独了。

    他一时无法接受。

    “去找沈清洲。”哥舒喆煜磨了磨后槽牙,他要去会会这个连木景炎都害怕的男子。

    九凤欣慰地笑了一下,这孩子可算是想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