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702章 暗魅楼最想得到的东西

时间:2021-12-24作者:糖炒栗子

    暗魅楼。

    “阁主阻止我们动手,是打算替陛下接受惩罚?”左使林啸冷笑,并不打算就这么过去。

    “我说过,一切后果,我会承担,主人若是要怪罪,就怪我监管不严。”白梓延双手背在身后,沉声开口。

    “那可就要得罪了。”林啸冷眸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示意他们动手。

    重重的鞭子打在白梓延身上,带着带刺,每一下都带着血肉。

    白梓延一动不动,安静地承受着一切。

    他已经数不清楚有多少次,白楚尧冲动任性犯错,他替他扛了……

    ……

    皇宫,内殿。

    “陛下……”殿外,太监紧张地唤着。“麒麟节的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各国皇帝,使臣团已经陆续前来。”

    殿内。

    白楚尧慵懒地睁开眼睛,他居然睡着了。

    在身侧的女人怀里。

    他有多久没有这么轻易入睡了。

    他知道璃儿就是媚儿,只是她不愿意承认,他便也不拆穿。

    “你胆子很大。”白楚尧扬了扬嘴角。

    璃儿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白楚尧。

    “以为这样我就可以不杀你?”白楚尧抬手捏住璃儿的下巴,声音沙哑。“为了讨好我,尽快怀上龙子,你还要多做些努力啊……”

    他已经,不敢让她再有身孕了。

    这一次,他也想好好保护她。

    媚儿,一直都是白楚尧心底压着善恶的那根稻草。

    媚儿死了,他疯了。

    可现在……白梓延又给了他第二次机会。

    他一定会把握好。

    虽然他讨厌这种被白梓延掌控的感觉,可只要媚儿能回来,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陛下,该更衣了。”璃儿安静地说着,起身帮白楚尧整理衣衫,准备头冠。

    “媚儿,你说,朕这副样子,他国的皇帝会嘲笑吗?”白楚尧小声问了一句。

    媚儿拿着衣衫的手僵了一下,回头看着白楚尧。“陛下,奴婢叫璃儿。”

    白楚尧什么都没说,只是突然拉住她的手。“朕命令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媚儿……”

    他的声音在发抖。

    媚儿低头,声音疏离却恭敬。“媚儿明白,谢陛下赐名。”

    白楚尧心中酸涩,却只能如此。

    “陛下……不会有人嘲笑您。”推着轮椅离开前,媚儿小声开口。

    白楚尧什么都没说,只是淡笑。

    其实……他早就已经不在乎了。

    ……

    殿外,所有人惊恐地低头,生怕疯皇帝突然发疯。

    可这次,暗魅楼的人离开以后,陛下居然没有犯疯病……

    羡慕地看着一脸冷漠的媚儿,所有人心知肚明,她是长得最像‘媚儿’的一个。

    所以,因祸得福,得到了陛下的宠爱。

    “陛下,暗魅楼阁主说,他暂时不会出席此次晚宴,让您……谨言慎行。”

    白楚尧眼眸一沉,想杀了这个传信的宫人。

    若是平日,他早就让人动手了。

    可媚儿就在身后,他还得顾及她的感受。

    “滚!”

    宫人吓得双腿发抖,赶紧谢主隆恩,快速退下。

    此次麒麟节,本就是西域为了展现国力,震慑他国的手段。

    所以,无论平日里怎么疯,白楚尧都必须要摆正好西域皇帝的位置。

    若是因此搞砸了此次盛会,那就算是白梓延,也帮不了他。

    ……

    正殿。

    西域皇帝还未到,各国的使臣陆续进殿。

    “陛下,哥舒喆煜已经醒了,景黎也没什么大碍了,您放心。”身后,手下前来禀报。

    萧君泽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麒麟节,借着盛会的名号邀约各国前来,不过就是为了吓唬所有人,等大战起来,乖乖投降,别等着我去打你。”扶摇慵懒地靠在谢御澜身上,吃着葡萄,悠哉游哉。

    当然,不忘给自家媳妇儿剥葡萄。

    谢御澜也宠着扶摇,他想怎样就怎样吧,谁也没规定一国皇帝必须中规中矩。

    南疆都要亡国了,她也不能要求扶摇太多。

    “可这种恐吓,对于大国来说,不起作用。”谢御澜将葡萄放在口中,若有所思。“他们想要以此试探几个大国的实力吧?”

    扶摇抬眸看着谢御澜,笑得花枝招展。“娘子真聪明。”

    被扶摇这么一夸,谢御澜脸颊瞬间红了一片。

    “等着吧,一会儿宴会上,还有好戏看。”

    文韬武略,兵法见解,西域怕是一样都不会落下。

    当年的西域衰落,圣女送往奉天,扮猪吃虎这么多年,当然要努力地表现自己,重新找回大国的地位。

    皇家驿站的将军比试,西域可以说输得十分大意,那么接下来在殿堂上的一切比试,都将会提升一个难度。

    ……

    殿外。

    媚儿推着白楚尧,遇上了刚入宫的胤承和朝阳。

    朝阳的肚子已经显怀了,孕态明显。

    “见过西域皇帝陛下。”朝阳与胤承一同行礼。

    白楚尧冲朝阳笑了笑。“朝儿,身体可好些了?”

    之前的比试,铁骑军的蠢货晃动蛊铃,朝阳体内的情蛊必然被唤醒。

    “陛下,可否借一步说话。”朝阳主动要见白楚尧,这是很好的机会。

    白楚尧和其他国家的皇帝不一样,他没有绝对的实权,要见他便免不了与暗魅楼打交道,到时候在层层监视下,很多话不好说。

    “求之不得。”白楚尧依旧笑得深意。

    媚儿安静地退到一旁,任由朝阳将白楚尧推走。

    “陛下的双腿是被打断的,筋络还未断,还有救。”朝阳记得,她在西域的时候,看过白楚尧的腿。

    “你确定?”白楚尧深吸了口气。

    “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会保证。”朝阳沉声道。

    “你想要什么?”白楚尧和朝阳一直都是合作关系,可不信她什么都不要。

    “情蛊的解药。”朝阳开门见山。

    “朝儿,你倒是为难哥哥了,情蛊无解。”白楚尧摇头,这个,他是真的没有。

    朝阳蹙眉,自然也知道他没有。“暗魅楼真正的主人是谁。”

    朝阳心中有太多的疑惑。

    “我也只是猜测。”白楚尧摇头。“既然情蛊来自南疆,朝儿也许可以从南疆着手调查。”

    南疆也是泱泱大国,什么人能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将南疆腐蚀透彻却让皇族不自知?暗魅楼就算再强大,不是也没有渗透奉天与大虞?

    “这么说,从你身上,我得不到有用的价值?”朝阳想,白楚尧应该没有撒谎。

    连西域的皇帝都没有见过暗魅楼背后真正的主人,这个人……隐藏的可真深。

    “我知道暗魅楼最在乎和最想控制的东西是什么。”不是圣女,不是他们白家血脉。“我能帮你的,还有很多。”

    大战在即,西域皇帝虽然无法直接指挥铁骑军,但却能变相干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