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90章 男人,不能说不行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帮我上药!”萧君泽气哼哼地拉着朝阳,吃醋了!

    虽然吃醋,可萧君泽还是诧异胤承居然主动离开?

    离开给他和朝阳独处机会?

    “胤承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萧君泽有些不信。

    这绝对是阴谋。“还是他打算让人包围,一会儿突袭?”

    想了想,萧君泽还是不放心,起身拉着朝阳就要走。“带你离开,这个人阴坏。”

    “老老实实坐下!”朝阳蹙眉。

    萧君泽瞬间闭嘴,乖乖坐了回去。“胤承不会伤害我。”

    “他坏。”萧君泽不信。

    “他会放我离开的,但也要等摸清楚暗魅楼的底细。”朝阳帮萧君泽处理伤口,认认真真的说着。

    “他坏!”萧君泽还是不信。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这次西域之行,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暗魅楼知道你的体内有情蛊。”朝阳滋了一声,处理伤口的手按下用力。

    萧君泽瞬间坐直了身子,将朝阳拉到怀里。“知道了。”

    抱着朝阳沉默了许久,萧君泽再次开口。“朝儿,你信胤承?”

    “信他。”朝阳点头。

    “如若他又骗你,该当如何?”萧君泽怕朝阳承受不住后果。

    “那我就以身殉你。”朝阳笑了笑,眼神却是坚定的。

    “咒我?”萧君泽蹙眉,莫名心口一紧。

    朝阳扶着肚子,坐在萧君泽腿上。“别贫。”

    “朝儿……”萧君泽收敛了眼底的笑意,将手放在朝阳的肚子上。“要打仗了。”

    麒麟节过后,预示着天下要乱了。

    这仗是一定要打了。

    西域预谋了这么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嗯,打吧,有些仗,必须要打。”朝阳将下巴抵在萧君泽的肩膀上。“有些人,必须要除……”

    “好。”萧君泽宠溺地揉了揉朝阳的腰。

    “萧君泽,你有没有想过,如若是女儿,她体内也会有情蛊。”这情蛊传女不传男,真是过分呢……

    萧君泽的手指一僵,随即安抚。“没关系,我会在孩子长大之前,找到解药。”

    “那如若是找不到呢?”朝阳声音哽咽,她也害怕啊。

    害怕女儿重蹈覆辙。

    她和白狸的一生已经够惨了,她不想女儿像她一样。

    萧君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把女儿关起来,不让她接触男人,让她断情绝爱?这太残忍了,他做不到。

    “会找到。”萧君泽沉默许久,坚定地告诉朝阳。

    一定会找到的。

    他会让所有的悲惨,结束在他们身上。

    ……

    驿站外狂风四起,楼兰的黄沙在夜里呜咽地吓人。

    所有人紧闭门窗,连暗魅楼的眼线都无法在风沙中站稳。

    扶摇房间。

    谢御澜坐在床榻边,看着手里的兵书。

    扶摇小心翼翼地扎着马步,半蹲在角落里。

    “媳妇儿……你看,都一个时辰了。”他腿都抖了。

    “陛下体弱,已经被朝儿笑话了,为了提升您的形象,训练提高身体素质是必要的。”谢御澜淡淡开口,看都没看扶摇。

    “媳妇儿,我坚持不住了。”扶摇眼眶泛红。“不行了……”

    “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谢御澜始终淡淡回应。

    扶摇欲哭无泪,他真的知道错了。

    谢御澜知道他撒谎,不哭不闹不上吊,甚至没有多指责一句,只是以他体弱为理由,开始对他进行身体‘惩罚’。

    汗水顺着下巴滴落,扶摇咬了咬唇角,不说话了。

    “媳妇儿……我知道错了。”又过了半个时辰,扶摇求饶了。

    “哪里错了。”谢御澜放下兵书,看了扶摇一眼。

    “不该骗你……”扶摇低头。

    “下次还敢吗?”谢御澜眯了眯眼睛。

    “下次……还敢……”扶摇嘟嘟囔囔。

    谢御澜也没和扶摇一般见识,拍了拍床榻。“陛下,屋外风大,早些休息吧,明日别忘了晨起操练。”

    “……”扶摇欲哭无泪,平日里他装病的待遇不仅仅全都没有了,还要被谢御澜拉着起来练早功!

    回想他装病的日子,每天醒来就能看见谢御澜担忧的神情,‘贴心’的照料。

    可现在,他的地位都没有谢御澜手里的兵书重要。

    “媳妇儿,咱们能不能商量个事儿。”扶摇颠颠地爬上床,一本正经的和谢御澜商量。

    “陛下您说。”谢御澜依旧十分客气。

    “出门在外,能不能给个面子?”扶摇搓了搓手。

    谢御澜愣了一下,是她不给扶摇面子了?“陛下,御澜可是哪里做得不够好?”

    她其实很担心。

    她从小在军营长大,怕做不好别人的妻子,更当不好一国皇后。

    “可不可以……穿女装啊……”扶摇一脸委屈。“你看,别人的皇后都穿女装。”

    眼眶一红,眼珠子一转,狐狸成精的扶摇就要开始坑媳妇儿了。

    偏偏谢御澜宠他,拿他没办法。

    脸颊一红,明明并不想穿,可别的皇帝有的,她也想让扶摇有。

    她又不舍的扶摇受委屈,被人指指点点。“可……我穿女装不好看,不伦不类,怕更加给陛下……丢脸。”

    “胡说,瞎了他们的眼,明天一早我让朝儿来给你打扮打扮。”扶摇兴奋地抱住谢御澜,修长的手指在谢御澜的肚子上揉了揉。

    “好不好?”

    谢御澜拿扶摇没办法。

    她是木讷,甚至在扶摇骗了她以后都后知后觉不懂得生气,可她真的想要护着扶摇。

    扶摇也是唯一一个让她产生保护欲的男人。

    “好……”

    谢御澜妥协了。

    扶摇扬了扬嘴角,得逞地扑倒谢御澜。“小澜澜,我怎么这么爱你。”

    谢御澜耳根一红,把人揽到怀里拍了拍脑袋。

    扶摇的身体僵了一下,这动作不应该是他来做?

    怎么就……总有种自己才是媳妇儿的错觉?

    ……

    第二日,清晨。

    朝阳醒来的时候,萧君泽早就已经离开了。

    风沙过后,暗魅楼的人回来监视。

    朝阳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出门外。

    一夜风沙,白日里倒是晴空万里。

    “朝儿,一会儿会经过楼兰古街,这里的风土人情十分有特色,要不要去逛逛?”胤承走到朝阳身边,故意牵住朝阳的手腕,把人拉到怀里。

    朝阳警惕蹙眉,知道附近有眼线。

    “好啊,去看看。”

    “皇后娘娘,南疆皇后的婢女邀您前去。”

    朝阳点了点头,看了胤承一眼。“我去去就来,咱们一起去古街逛逛。”

    胤承点头。

    马上就要打仗了,这楼兰离边关最近,若是被波及,今日的繁华需好好珍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