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77章 扶摇妖孽欺负谢御澜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数日后,奉天边关。

    “将军!木将军……”

    “有刺客!”

    营帐中,一阵骚动。

    守卫被调离,一个身影闪进主营。

    “别动!”宁河刚要出去看看,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

    呼吸一紧,宁河全身僵硬。

    那个声音……

    “听说你身上有一块白玉,可解百毒,给我。”哥舒喆煜一身黑衣,蒙面,就怕被认出来。

    可他不知道,宁河早就认出他了。

    从他开口说话那一刻。

    眼眶红肿得厉害,宁河的呼吸也开始发颤。

    是他吗?

    “听见没有!”哥舒喆煜握着匕首的手在发抖,他也在紧张。

    无论如何,这是生他的女人。

    “喆煜……是你,对吗?”宁河没有回头,只是颤抖着声音问了一句。

    哥舒喆煜震惊地看着宁河,她怎么认出自己?

    手臂越发抖得厉害,他这是怎么了,连匕首都抓不住!

    喆煜……哈,从未有人这么喊过他。

    也从未有人真正关心过他。

    “把玉石给我!”哥舒喆煜沙哑着嗓子低吼。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让娘看看你,行吗?”宁河红着眼眶,想要回头看他一眼。

    可哥舒喆煜却呼吸灼热的将匕首贴的更紧。“别回头!”

    他在怕什么?

    怕看到宁河哭,还是怕她看自己。

    看到他现在狼狈的样子。

    “我只要那块玉……我不想伤害你。”哥舒喆煜眼眶泛红,沙疼得厉害。

    “将军!”

    木景炎察觉到不对,闯进营帐。

    哥舒喆煜瞬间惊慌的将宁河扯到身前,将她挟持。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木景炎冷眸看着哥舒喆煜,压人的感觉浓郁到吓人。

    哥舒喆煜冷眸看着木景炎,两人就那么对视。

    木景炎也认出了哥舒喆煜,微微蹙眉。

    “别动手……”宁河知道木景炎认出来了,否则……他刚才就已经动手了。

    “你想干什么!”木景炎有些发怒,他可以不认他,也可以不认祖归宗,可挟持自己的娘亲,大逆不道!

    “把解毒的玉石给我,我会走。”哥舒喆煜怕木景炎困住他,只能如此。

    “别伤害他,让他走。”宁河哭着冲木景炎摇头。

    哥舒喆煜就那么挟持宁河,一步步离开军营。

    “喆煜,玉石不在我手里,我当做礼物送给你怀成哥的妻子了,你若是想要,娘去帮你要好不好?”宁河小声安抚。

    “在京都。”

    出了军营,哥舒喆煜就松开了宁河,可他还是不敢看宁河的眼睛。

    扭头就走。

    恰好他也要去京都。

    “喆煜!让我陪你去,你哥哥不会给你的,我帮你要,也省了你的麻烦,行吗?”宁河的武功是自己废的,多少有些体力不支。

    “不需要!”哥舒喆煜逃都逃不迭,怎么可能带着她!

    他疯了才会带着她……

    “喆煜!”宁河想追,却摔在了地上,眼泪瞬间砸落。

    儿子不想见她。

    哥舒喆煜是故意在官道上扔了宁河,就怕她在小路上遇上什么危险,木景炎肯定很快就能找到她……

    可走了一段路,哥舒喆煜还是停下了脚步,他到底在不放心什么。

    咬了咬牙,哥舒喆煜扭头回去。

    边关战乱,不安全。

    ……

    军营。

    木景炎并没有去追,但他在隐忍,也后悔没有追上去。

    哥舒喆煜带宁河走的时候,宁河用唇语告诉他,不要追。

    她想和儿子单独相处……

    多日未曾见到宁河眼中有光,木景炎居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将军,哥舒喆煜将夫人扔在了官道上。”

    木景炎的眼眸暗沉,猛地站了起来。“混账东西!”

    这孽障,不好好修理,不知道规矩!

    他可以对他不敬,但不能伤自己的母亲,不可原谅。

    翻身上马,木景炎周身的怒意让人不敢靠近。

    侍卫一个个吓得发抖,第一次见到木景炎将军这么大的怒气。

    这比上战场之前,可怕多了。

    ……

    南疆,皇城。

    “陛下真的要去西域?这分明就是鸿门宴!”谢御澜不太赞成扶摇这副病弱的身子骨去西域。

    “什么是鸿门宴?就看谁害怕,谁怕不去了,就说明没有实力,没有实力就会成为第一个挨打的目标。我娘子都怀孕了,我怎么可能没有实力……”扶摇躺在床榻上,不许谢御澜穿衣,他喜欢看她什么都不穿的样子……

    “再说了……若是现在起了战争,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带着孩子上战场。”扶摇像是撒娇一样地从背后抱住谢御澜,手指还有意无意地触碰谢御澜平坦的小肚子。

    “所以啊……我得让西域那帮狗杂种看看你相公我的实力,给南疆多争取点时间,也给我们的宝宝多争取点时间啊……”

    扶摇有些疲惫。

    谢御澜原本还想发火,可看到这样的扶摇便也只剩下了心疼。

    一个身患绝症即将亡国的皇帝,他要承受的压力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会没事的,你想去,我陪你。”谢御澜只能宠着。

    她发现,她对扶摇的撒娇,没有任何抵抗力。

    扶摇扬了扬嘴角,得逞地将谢御澜压在身下。“娘子……我想要。”

    “御医说了,不可以。”谢御澜的耳根瞬间灼热得吓人。

    “哪个御医说的,我杀了他。”扶摇一脸愤愤不平,明明嘴上说着要杀人,却还是担心谢御澜和孩子的安全,没有继续。

    佳人在侧,这让他怎么把持得住啊。

    “娘子……难受。”扶摇躺在一旁,扭来扭去。

    谢御澜怎么可能不知道扶摇什么意思……脸更加滚烫。

    可扶摇太妖孽了……从头到脚,白皙如玉。

    尤其是那双修长好看的手,与她这双常年握兵器的手相比,真是极大的反差。

    “陛下真的难受?”谢御澜低头,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嗯嗯。”扶摇极其不要脸地点头。

    “那……那……”谢御澜急得结巴。“我帮你。”

    扶摇瞬间眯起眼睛,活脱脱一只玩弄猎物的老色狐狸。“娘子……要怎么帮?”

    嘴角上扬,扶摇撑着脑袋趴在床榻上,灼灼地盯着快要燃烧的谢御澜。

    欺负她……还真的很有趣呢。

    ……

    奉天,官道。

    宁河没有回军营,她想去找哥舒喆煜。

    既然他要去京都,那她就先跟着一起回京都。

    “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身逢乱世,官道上总是多了很多走捷径的匪徒,他们就喜欢对独来独往的人下手打劫。

    宁河蹙了蹙眉,这些人……挡她的路,浪费时间,真该死。

    她只是自废了武功,杀人的方式可有无数种。

    袖口的匕首刚要滑落,就听见身后人一声惨叫。

    宁河回头,惊愕的看着掉头回来的哥舒喆煜……红了眼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