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75章 萧君泽兑现自由的承诺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冷静下来,九凤抱着小狼崽,叹了口气。

    她自己也没想到,哥舒喆煜为了就她可以做这么多……

    在她的印象里,哥舒喆煜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屁孩,冲动,霸道,没人性。

    可能,他真的需要成长吧。

    在来大虞的路上,九凤就曾经想过,如若哥舒喆煜从小在木家长大,那他现在又应该是怎样的人生和性格。

    ……

    奉天,皇宫。

    大殿之上,萧君泽正式为女子学院授牌,并根据官职责令一夫一妻,若是需要迎小妾进门,必须经过发妻同意。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萧君泽承认了女性在奉天的地位。

    即使还有很多不足,但只能循序渐进,这已经是奉天的良好开端了。

    要知道,无论是大虞还是西域,或是之前的奉天,女子的身份都是极低的,四大国之中,唯有南疆对女子的身份有所看重,但也仅限贵族女子。

    萧君泽,是开创了平民女子地位的特权。

    “陛下!臣等复议!女子祸国,柔弱需护,她们只需在家相夫教子,何须她们为国分忧,何况,女子无才便是德,她们有什么本事是男子所不能及的?”

    “陛下三思!”

    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大人此言差矣,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是对女人最无情的压迫!若是没有女子,大人从何而来?谁说传宗接代才是她们唯一的本事?我奉天乃是多元大国,军中有谢御澜将军上阵杀敌为国分忧,书院有何云晚小姐留诗赋词,试问在座男子有几人能及?”

    木怀臣冷声开口。

    “那试问木大人,这天下有几个谢御澜,又有几个何云晚?若说男子,木景炎将军,木怀成将军战功岂不是更加赫赫,女子无阳刚血性,娇柔造作摇摆不定,所以才有谢御澜叛离大虞,归降我奉天!”为首的军机大臣振振有词。

    “啪!”萧君泽脸色暗沉地将手中之物摔在大殿之上。

    瞬间,朝堂寂静。

    双方各执一词,各有说法。

    “放眼整个天下,可有他国,给女子开创过先例?”萧君泽起身,帝王之气压迫十足。

    军机大臣擦了擦冷汗,赶紧开口。“陛下,史书记载,开元盛世,曾是女帝当家,可……那毕竟是史书传闻,不足为信啊。”

    “爱卿既知晓是盛世,那为何称为盛世?”萧君泽继续反问。

    “史书云,上乘国度,朝堂才尽,无可用之人。皇族子嗣凋零,女帝挟幼子登基,开创女子书院,选拔女子为官,为女子创立报效国家之径。军力强盛,朝政如铁通,八方来贺,四海同归,遂称……盛世。”大臣尽言。

    “你我皆知孝道,何为孝?我奉天百事孝为先,忠君爱国为上,女子生儿育女不易,可她们可有选择?男子生来便有学堂,有报国效力之捷径。男子可以习武,可入军营,可称为国之栋梁,那女子呢?可有人为她们敞开过大门?她们可有选择的机会?”

    萧君泽继续问。

    大臣无言。

    “这世道有着诸多不公,朕虽不能一一平息,可朝堂为男子开设这么多的捷径之路,仍有碌碌无为之人!为女子开设学堂,创立女子军营,只是给她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是留在家中相夫教子,还是赋诗写文,入朝为官,都是她们自己的自由。”

    萧君泽从始至终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朝阳口中的自由。

    每个人对自由的理解不同。

    萧君泽自然也是。

    他或许做不到尽善尽美,可他想要努力……努力做到朝阳心中满意和欢喜。

    不知这样的自由,是不是朝阳想要看到的。

    他……想要为他的朝儿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或许他会因为变革二失去臣和民心,可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开创先河。

    总要让奉天的女子看到希望。

    总要让她们知道,何为自由。

    “陛下圣明!”木怀臣笑得异常自豪,他无比支持萧君泽对此事的决断。

    这才是他拼了命也要追随的帝王。

    “陛下圣明!”支持萧君泽的大臣超过半数,最终是星移也投了赞成,才通过了此次变政之法。

    星移站在天鉴殿的大臣之列,看着萧君泽的身形,陷入沉思。

    所谓的帝王之相,大概也就如此了吧……

    可惜,各为其主。

    眼眸深意的笑了一下,星移之所以赞同,是因为他很清楚变政改革的弊端。

    奉天会乱,民心会散。

    女子地位提升,触及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奉天……将会在这乱世再次出现内忧外患的境地。

    这,可不是上上之举。

    他无法评判萧君泽是对是错,因为对错本就是相对的。

    ……

    奉天,边关内城。

    沈清洲与沈芸柔在下棋,便听到消息,说萧君泽正式推出女子学堂,提升女子地位。

    “错了,走错了一步。”沈清洲深意开口。

    沈芸柔蹙眉,摇了摇头。“父亲觉得这一步棋不该下?”

    父女两人,在用棋盘影射奉天朝堂。

    他们在对萧君泽此次的变革,无形的争论。

    “不是不该下,而是下早了。”沈清洲永远的云淡风轻。

    “为何。”沈芸柔有些急迫,她明明内心十分激动。“难道父亲也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

    她恨不得和萧君泽冰释前嫌,回去帮他治理女官……

    当然,这也只是她一个冲动的想法。

    “女子,从来不比男子差。”沈清洲摇了摇头。

    无论是白狸还是朝阳,有几个男子比得过?

    “可棋子过早下,在这动荡之际,牵一发动全身,一旦根基不稳,满盘皆输。”沈清洲将沈芸柔周身的棋子拿走,沈芸柔的白子便被逼上绝境。

    “父亲……那就不能成了吗?”沈芸柔呼吸发颤。

    好不容易,有人愿意为女子开创先河。

    “很险,但不是毫无胜算,若胜,便是盛世。”沈清洲冲沈芸柔笑了一下,帮她下了一枚棋子,随即好像扭转全局。

    沈芸柔兴奋地站了起来,开心得像个孩子。

    她从前……太规矩了。

    将自己卡在框架中。

    沈清洲也从未给过沈芸柔父爱和陪伴。

    可在边关这段时间,沈芸柔的性子在改变,她的父亲……愿意陪着她,愿意帮她。

    她知道,沈清洲这是给她的承诺,他终于……正视沈芸柔的才华,愿意帮她,也是愿意帮奉天,帮萧君泽。

    “父亲,您真好。”沈芸柔没规矩地抱了沈清洲一下,转身跑出内殿。

    沈清洲拿着棋子的手僵了很久。

    从前,因为过去的恩怨,他从未真正接受沈芸柔是自己的女儿。

    可当他真正敞开心扉,好像……一切也没有那么差。

    他不是个好父亲……只是苦了朝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