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73章 朝阳困住哥舒喆煜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能救她的人,只有我。”朝阳很单纯地眨了眨眼。

    哥舒喆煜紧张地看着朝阳。“你……”

    “可是哥哥……九凤只是南疆一个小小控蛊女,而且早年就已经叛离南疆,我们毒谷有规矩,不救叛徒,而且再见是要清理门户的,我不能救她。”

    朝阳说的都是实话,但她只是用来吓唬哥舒喆煜的。

    “救她!能救为什么不救!”哥舒喆煜红了眼,这是什么理由!

    “哥哥,你又想威胁我吗?”朝阳又哭了。

    “……”哥舒喆煜以为自己抓疼了朝阳,瞬间松手,急躁地原地打转。

    让他上战场杀敌行,让他在这被一个女人折磨!

    “我没有威胁你……我求你。”哥舒喆煜深吸了口气,收敛了全部的失控情绪。“朝阳,我求你,救救她。”

    “不行,毒谷有毒谷的规矩,哥哥又不承认自己是木家人,又不承认自己是我哥,我没有理由打破规矩,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朝阳摇头,一脸她不会救。

    “朝阳!”哥舒喆煜气地握紧双手。“她在哪,我要见她!”

    他听得出来,朝阳想让他亲口承认自己是木家人。

    不可能!

    永远都不可能!

    他不会认贼作父的!

    木景炎……他不认!

    “在后殿,你自己去看吧,没有几日了,怕是熬不过今夜,蛊虫反噬生不如死,你多陪陪她吧。”

    继续叹气,朝阳摇头离开。

    哥舒喆煜双手握紧到颤抖,转身往后殿跑去。

    “九凤!”

    推开殿门,哥舒喆煜的脚步慢慢僵住。

    整个内殿,充斥着血腥气。

    九凤躺在床榻上,面无血色,床榻边放着一个铜盆,里面吐了半盆的鲜血,乌黑可怕……

    血液中还有些蠕动的蛊虫。

    “为什么骗我……”哥舒喆煜红着眼眶,看着无力起身的九凤。“你明明恨不得杀了我,搭上自己的命救我……值得吗?”

    “……”九凤虽然答应了朝阳要演戏‘调教’哥舒喆煜,但奈何自己没有天赋,只能装死……

    “我对你来说,只是敌人,不是吗?”哥舒喆煜见九凤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心口如同刀割。“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不是皆大欢喜?”

    奉天不会再留隐患,他也不用备受身世煎熬。

    “你……才刚有了母亲,我……不想让你死。”这是实话。

    哥舒喆煜太缺爱了。

    哥舒喆煜的身体僵硬的生疼,看着九凤,下了很大的决心。“朝阳能救你对不对。”

    “你不用管我,你的毒解了,郡主也将子母蛊解了,你自由了……走吧。”九凤摇头。

    哥舒喆煜蹙眉。“你觉得我会扔下你?”

    “我们本无交集,我救过你,你也救过我,我们扯平了……”

    在西域军营,那些人常年不见女人,难免对她有歪心思。

    他们趁哥舒喆煜不在,对她动手……

    是哥舒喆煜救了她。

    “扯不平!”哥舒喆煜哼了一声。“我会让她救你!”

    “郡主现在是大虞的皇后,又是南疆女的掌权者,她不会救我的。”九凤摇头。“你没有要认木景炎的意思,她不会帮你的。”

    “这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我不会让你死,我哥舒喆煜不欠女人的!”说完,哥舒喆煜扭头走出内殿。

    九凤愣了许久,撑着胳膊坐了起来,看了眼躲在窗外的朝阳。“郡主,我演技不行,会被发现的。”

    “没事没事,你就装死就行,少说话。”朝阳冲九凤眨了眨眼,快步跑出后殿,假装不知道哥舒喆煜会去找自己。

    九凤有些无奈,这样真的行?

    哥舒喆煜虽然莽撞,但不是傻子。

    再说,她对哥舒喆煜也没那么重要。

    ……

    皇后内殿。

    朝阳坐在院落,等着哥舒喆煜自己找上门。

    可左等右等,也不见哥舒喆煜来。

    吃了口酸李干,朝阳倒是也沉得住气,她知道现在的哥舒喆煜很定很痛苦,也很挣扎。

    不能逼得太紧。

    否则会适得其反。

    皇后寝宫外,胤承退朝后第一时间会先来看朝阳。

    “娘娘今日吃了酸李干,胃口还不错,看起来心情也很好,还喝了清粥呢。”宫女激动地小声禀报。

    胤承点了点头,淡笑了一下,心情也跟着变得不错。

    “你们都下去吧。”屏退了众人,胤承走到朝阳身边坐下。“今天心情还不错?”

    朝阳没有理会胤承。

    “哥舒喆煜的毒解了?”胤承并不在乎,找话题和朝阳聊。

    “嗯。”朝阳点头。

    “他还是不肯认祖归宗?”胤承担心哥舒喆煜不好驾驭。

    “血脉这种东西,是无法割舍的,就算他不承认,他也是父亲的儿子。何况……宁河当年以为她的孩子死了,才怀恨在心做了那么多错事,一心对付暗魅楼想要报仇,还多次差点死在暗魅楼手里。”

    胤承没有说话。

    “仔细想想,宁河那些年,为了躲避暗魅楼的追杀活下去,真的……吃了很多苦。”

    院落外,哥舒喆煜走着的脚步停滞,沉默地站着。

    他就算不认木景炎,也无法不认自己的母亲。

    暗魅楼将死婴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该是怎样的撕心裂肺。

    九凤说,没有女人不爱自己的孩子。

    那是经历九死一生才生下来的孩子啊。

    ……

    “怎样才肯答应救九凤。”

    哥舒喆煜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鼓起勇气来见朝阳。

    “我说过了,我没有理由救九凤。”

    “生我之人我可以认,但木景炎……我不认!”哥舒喆煜眼眸中透着的是浓郁的倔强。

    他是蛮族的鞑达,他让蛮族人都死在他手里。

    木景炎那一箭,还差点咬了他的命。

    让他如何认。

    朝阳垂了下眼眸,没法再逼了。

    这件事还得慢慢来。

    “那我也没有理由救九凤,她和你什么关系?”

    “她是我的女人!”

    哥舒喆煜别开视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撒谎,耳根居然滚烫地灼热。

    朝阳故作震惊的张了张嘴。“你要知道……南疆女天生阴体,难以有孕。”

    “我要她,不需要有后。”哥舒喆煜一点都不介意。

    “救她也不是不行,就是需要很长时间,你这段时间都要留在大虞,跟在我身边了,哥哥。”朝阳起身,冲哥舒喆煜笑。

    哥舒喆煜莫名觉得,朝阳笑得像只狐狸。

    “我需要做什么!”哥舒喆煜一脸难以驯服的傲气。

    “每日取一碗你的血,我要入药。”

    九凤体内的毒是已经解了,可朝阳的现在开始就帮九凤调理这阴蛊之体啊……

    万一俩人真成了,她不能让父亲绝后啊。

    木家的优良血统,还是得传承下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