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67章 暗魅楼的歹毒计谋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他来不及责备阿穆尔的擅自行动,毕竟阿穆尔是好心。

    可他也是刚刚才收到叔父送来的急报,哥舒喆煜……居然是他的儿子。

    “阿穆尔,救救他……”木怀成惊慌地扯住阿穆尔,哥舒喆煜不能死。

    “这是柔然剧毒,见血封喉,救不了。”阿穆尔摇头,有些诧异。“他若是死了,便少了一个劲敌。”

    “不……不是,这是西域的计谋,他是我弟弟!”木怀成慌了,声音在发颤。

    他也来不及解释,因为他自己也是懵的。

    阿穆尔震惊地看了看哥舒喆煜又看了看木怀成。

    确实……有些相似之处。

    “可,这是柔然的剧毒鹤顶红,见血封喉,没有解药……”阿穆尔突然想了起来。“只能暂时压制毒性。”

    ……

    “怀成!”

    第二日,清晨,木景炎终于赶到了。

    翻身下马,木景炎的呼吸有些急促。

    宁河也跟了过来,她比木景炎更加激动。

    “他……在哪?”宁河声音透着哭腔。

    “在营帐,他中了鹤顶红的剧毒,只是暂时压制了毒性,还有没找到解药,我已经第一时间给朝儿去信,让她帮忙。”木怀成十分愧疚。

    如若不是因为他大意。

    “不要自责,我们谁都没有料到。”木景炎冲木怀成摇头。

    “西域的铁骑还在城外,只守不攻撑不过今夜。”阿穆尔走了过来,紧张地看着木怀成,然后震惊地冲木景炎作揖。“这位就是木景炎……将军?”

    在柔然,木景炎是整个皇族的噩梦。

    “他就是柔然的新王,阿图雅的哥哥。”

    木景炎点头,冲阿穆尔回礼。“参见王上。”

    木景炎的作揖,预示着奉天战神承认了柔然王的存在,这对于阿穆尔在军中的威望有很重的作用。

    “报!”

    “王上!”

    “王上!边关捷报!大虞突然出兵要保我柔然,西域铁骑得到消息,已经后撤!”

    阿穆尔惊了一下,回头看着木怀成。

    大虞怎么会突然出兵……

    阿朵珠在大虞,她的母族势力皆被铲除,她不可能说动大虞陛下出兵。

    “是朝儿……”木怀成的心口越发收紧,不知道朝阳在大虞处境如何。

    她能说服胤承出兵帮柔然,可是答应了什么条件。

    “报!西域铁骑后退十里,安营扎寨。”

    暂时,西域还没有彻底撤退的意思,在等暗魅楼的命令。

    但这已经足以让柔然喘息。

    “将哥舒喆煜已死的消息传出去,找一具尸体,穿上哥舒喆煜的衣服,挂在城门,警示西域铁骑。”木景炎看了木怀成一眼。

    阿穆尔有些不解。“为何……”

    “叔父自有他的道理。”木怀成没有多说,让手下人去办。

    ……

    营帐中。

    哥舒喆煜安静地躺着,脸色惨白。

    身上的伤口不算严重的,但毒素沁入血液,昏迷不醒。

    宁河颤抖着手指捂住嘴,她不敢想……

    这是她的儿子。

    她的孩子……

    她那么努力地隐藏,那么努力想要保住的那个孩子。

    那个在她肚子里折腾了她那么久,让她体验到做母亲滋味的孩子。

    已经这么大了……

    全身都在隐忍,宁河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她的脑袋很乱,她在恨自己。

    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让他一个人……沦落为暗魅楼的棋子,从小就被扔在蛮族,与野兽为伍,在厮杀中成长。

    木迪说,小时候的哥舒喆煜永远都是身上有伤,他要和那群孩子一起争夺食物,只有强者才能在蛮人中活下去。

    “孩子……”宁河颤抖着走到床榻边,手指轻轻去触碰哥舒喆煜身上的伤疤。

    他肌理分明的上身纵横交错的全是疤痕。

    很难想象,她的儿子是如何活到现在。“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小一!”木景炎走进营帐,心疼地抱紧宁河。“别担心。”

    “木景炎!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我擅自从你身边偷走他,却没有保护好他!”宁河在自责,失控到发疯。

    抬手胡乱地打在自己的脸上,宁河哭得声嘶力竭。

    木景炎的心像是在滴血,用力抱紧宁河,握着她的手腕打在自己脸上。“要打,就打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

    宁河哭着捶打木景炎,发泄过后才抱着木景炎无声哭泣。

    暗魅楼,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从前,不能理解沈清洲……白狸瞒着他,不告诉他朝阳是他的女儿,他对朝阳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在知道真相后一夜白了头……”宁河声音颤抖,讽刺地笑着自己。“那时候,我知道一切,却幸灾乐祸地看着沈清洲的笑话。”

    可如今,天道好轮回,这一切又在她身上重演。

    木景炎深吸了口气,用力抱紧宁河。“暗魅楼的本意就是将他扔在西蛮,与我父子反目成仇,与怀成兄弟相杀……”

    偏偏,不能如了暗魅楼的愿。

    “朝儿能救他,别怕。”怕宁河看到哥舒喆煜会失控,木景炎强行将人抱走。“连夜赶路,太累了,你需要休息。”

    “木景炎你放开我!我要陪着他!你放开我!”宁河挣扎。

    “总不能,他醒过来,你却垮了!”木景炎更心疼他的小一。

    新婚那日,小一自废武功,身子骨本就不如从前。

    宁河无力挣扎,只能躲在木景炎怀里哭。

    ……

    营帐。

    木景炎刚走,哥舒喆煜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是他出现幻觉了?

    木景炎和他的女人,再说什么……

    “报!王上,将军,我们抓到一个西域的奸细,说是来传话的!”

    果然,哥舒喆煜的死讯刚传出去,西域就迫不及待地来人挑衅了。

    “说!”木怀成一脚揣在那人心口。

    “木怀成,将军让我来告诉你们,那哥舒喆煜是我们暗魅楼扔在蛮族的棋子!当年圣女白狸的影子偷偷与你叔父木景炎私会,怀了他的孩子,我们阁主命令人将孩子提前催产,骗那影子说孩子已经死了!这个孩子就是哥舒喆煜!现在他死了,是被你木怀成亲手所杀!”

    木怀成的呼吸灼热,双手因为怒意而握紧到咯咯作响。“你们真该死!”

    一拳拳打在传话之人脸上,木怀成失控的厉害。

    “哈哈哈……手足相残,父子相杀!你们木家人,亲手断了木景炎的后!”

    “你找死!”木怀成一拳打在那人的脸上,呼吸越发灼热。

    差一点,暗魅楼的计谋就得逞了。

    哥舒喆煜,居然是他木怀成的弟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