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65章 阿图雅怀了木怀成的孩子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营帐。

    见木怀成进了营帐,阿图雅惊慌的冲了上去,用力抱住木怀成,眼眶泛红。“我害怕……”

    她害怕木怀成会死。

    更害怕木怀成受伤。

    “别怕。”木怀成笑着安抚。

    阿图雅眼眶红红的,犹豫了很久。“我听他们说,你明日要和哥舒喆煜决一死战。”

    “这么不信任你男人?”木怀成挑眉。

    “我只是担心……”阿图雅说着说着就哭了。

    “别怕。”木怀成再次安抚。

    “哥哥准备了好酒好菜,你想不想喝点?”阿图雅扯着木怀成的手指。“这是我去奉天前亲手酿的酒,就埋在后殿的木朵树下。”

    木怀成眼睛亮了一下。“那得尝尝。”

    阿图雅脸颊红红的,视线灼灼的盯着木怀成。

    她男人真英俊。

    “新婚夜……是我不好,丢下你去了战场。”木怀成小声开口,他对阿图雅是满怀歉意的。

    “要事要紧,边关事大,我很懂事的。”阿图雅低头自夸。

    木怀成深吸了口气,原来真的会后悔……

    “一起喝一杯?”

    阿图雅咬了咬唇角,犹豫了很久,抬头看着木怀成。“我不能的……”

    “嗯?”木怀成捏了捏阿图雅的下巴。

    “母后说,我可能,有了身孕。”阿图雅声音极低。

    木怀成没有听清。

    “什么?”再次捏了捏阿图雅的下巴,木怀成让阿图雅好好说话。

    “我……有了宝宝,你的孩子。”阿图雅咬着唇角,紧张的看着木怀成。

    木怀成倒吸一口凉气,摁着阿图雅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心跳瞬间加速,木怀成第一次……‘怕死’。

    从前,他上战场什么都不怕,就算是死了,也是为国捐躯。

    可现在,他有了惧怕。

    他有家室,有孩子……

    “木怀成……”

    木怀成喝了那杯酒,抱着阿图雅上床榻。“我……会对你好。”

    阿图雅羞涩的点了点头。

    “我……”木怀成刚想说什么,眼前一黑摔在了阿图雅怀里。

    “怀成?将军?”阿图雅惊慌的坐了起来。

    “阿图雅,照顾好他。”营帐外,阿穆尔走了进来,冲阿图雅笑了一下。

    “哥,这是什么情况?”阿图雅有些茫然。

    “酒里有些安眠的药,让他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一早就醒来了,照顾好他。”阿穆尔宠溺的揉了揉阿图雅的脑袋。“我听母后说,你怀孕了。”

    阿图雅害羞的点了点头。

    “是大姑娘了,要做妈妈了。”阿穆尔眼神很复杂。“哥哥不希望你母仪天下,哥哥只希望你能遇一良人,他肯对你好,只对你一人好。”

    “哥……”阿图雅抓着阿穆尔的手腕晃了一下。“哥哥今天说话怎么这么悲伤?”

    “傻丫头。”阿穆尔再次揉了揉阿图雅的脑袋。

    “哥,明日怀成要喝哥舒喆煜决一死战,哥一定要保护好他,我是说……万一,万一怀成占了下风,哥哥……”

    她希望哥哥能救木怀成。

    “自然。”阿穆尔让阿图雅放心,起身离开。

    走到营帐口,阿穆尔再次回头看了阿图雅一眼。“睡吧。”

    阿图雅点了点头,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

    主营。

    “王上,这是木将军的剑,上面已经……涂了剧毒,见血封喉,就算是哥舒喆煜,也活不了。”

    阿穆尔点了点头,接过剑,拿过木怀成的战袍。

    “帮我易容。”

    他要替木怀成,杀哥舒喆煜。

    无论生死。

    ……

    大虞,皇宫。

    朝阳站在院落,看着枇杷树叶飘落。

    “娘娘,华妃送来了酸枣糕。”

    朝阳点了点头,走到石桌旁边,打开看了一眼。“你们都下去吧,让我安静点。”

    “是。”

    宫女退下,朝阳拿出酸枣糕掰开,拿出了里面的纸条。

    “朝儿,我想你。”

    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砸在手背上。

    信是萧君泽亲手写的,只有五个字。

    可朝阳却有些失控。

    她也想萧君泽了。

    “嗯……”心口开始疼,情蛊又开始发作了。

    萧君泽,你现在在干什么?

    “朝儿,西域雨神节,邀请各国陛下前来,虽是过节的名义相邀,却是为了战前做准备。”

    各国,在大战前,展示一下实力,互相摸摸底。

    胤承走进院落,抬手摘掉朝阳发丝的落叶。

    朝阳将纸条收好,她不舍得销毁。

    收敛了情绪,朝阳侧目看着胤承。

    “怎么?你要去?”

    “不想见萧君泽?”胤承坐在一旁。

    朝阳心口一紧。“你……”

    “你可以借这个机会,见见他,但我有个条件。”胤承手指握紧。

    朝阳眼眸又沉了一下,就知道胤承有要求。“你说。”

    “就算是给西域的眼线做样子,对我好一点……”胤承伸手将朝阳拉到怀里,声音沙哑。“你知道,西域的眼线一直都在宫中。”

    “而且……我们越是‘恩爱’,你的萧君泽越是安全,不是吗?”胤承的声音沙哑的厉害,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假装朝阳属于自己。

    朝阳的身体僵硬,抬起的手慢慢落下。

    她想见萧君泽,哪怕是利用这次短暂的机会。

    低头看着肚子,朝阳小声开口。“胤承,你不用恐慌,你对我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人……”

    胤承的身体很僵硬,他想要的,和朝阳能给的,永远不同。

    “好好休息。”胤承起身,离开内院。

    “陛下……哥舒喆煜的身份,查出来了。”身后,暗卫沉声开口。

    胤承伸手接过信件,脚步猛地僵住。

    哥舒喆煜……居然是木景炎的儿子。

    难怪。

    心口一紧,胤承回头看着坐在院落的朝阳。

    这件事……应该告诉朝阳。

    毕竟,西域暗魅楼利用哥舒喆煜对付木景炎和木家军。

    而木景炎是对朝阳最重要的人。

    “陛下,柔然边关来报,说哥舒喆煜与木景炎今日决一死战,战况还未传来。”

    胤承握紧手中的信件,转身走回朝阳身边。

    “朝儿……”

    朝阳愣了一下,怎么去而复返?

    “奉天边城之战,你如何看待哥舒喆煜这个人?”胤承低头,小声问了一句。

    “年少成神,虽不及当年的战神木景炎,却也是难得的天才,只是立场不同,在蛮人野兽身边长大,难以驯服,可惜。”朝阳对哥舒喆煜的评价,很高。

    边城之战,她虽然侥幸赢了哥舒喆煜,但毕竟对方年少,心性不稳。

    若是等他成长,怕是会成为最强的劲敌。

    “他……是木景炎和宁河的孩子,当年宁河怀孕,暗魅楼将孩子催生,骗宁河说孩子死了,暗魅楼将那孩子扔去蛮族,让他成为对付木家军的棋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