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29章 萧君泽身边最大的隐患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内城。

    沈芸柔收到了景黎的回信,说一切都好。

    “父亲,已经按照您所说,给景黎去了信,让他不要贪图全部宝藏,适可而止,见好就撤。”

    沈清洲点了点头。

    “军中有贪婪之人,杀无赦,以儆效尤。”沈芸柔再次开口,这个观点是她和沈清洲一直认为很有必要的。

    军中人多嘴杂,若是不严加看管,回京都的这一路,怕是会多添不少事端。

    “让景黎小心军中之人,路上不可耽搁,我担心……夜长梦多。”沈清洲蹙眉,手中捏着白子。

    不要贪婪,见好就收。

    给大虞留了一半的宝藏,虽然留下隐患,但却能保证奉天的这部分宝藏不受损失。

    ……

    大虞,皇城。

    “陛下!奉天军中之人打开了宝藏之门,我们及时赶到,依旧让其带走了一半有余的财宝……”

    手下紧张来报。

    “提前布防,日夜监察,居然还是让奉天钻了漏洞,镇守之人可以以死谢罪了。”

    胤承冷声开口,一掌拍在桌案上。

    被奉天带走一半的宝藏,便是让奉天如虎添翼。

    他和萧君泽之间,注定是一场实力相当的对弈。

    “南疆那边,可有应战?”南疆不能拖太久,既然大军已至,如论如何都要给南疆一个下马威。

    “南疆之人紧闭城门,无论如何也不肯应战……”

    手下紧张开口。

    不知何人给南疆出了主意,让他们死守城门,不许应战。

    饶是大虞将士在关外骂娘,他们也毫不理会。

    “那就找找扶摇的弱点。”胤承咬牙开口。

    “那南疆皇帝……脸皮太厚,无论怎么骂,都无动于衷,这……”手下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听说,关外叫阵的将军骂得嗓子都出血了,那扶摇理会都不理会,只是上城门说了一句。

    骂得好,继续骂。

    然后那叫阵的将军就接着继续骂。

    扶摇就说,真是好孙子,这么听话,让骂就骂。

    ……结果,那将军气得差点吐血。

    骂也骂不过,对方也不肯出战。

    胤承的脸色沉了又沉。“谢御澜不是在鑫泰?动动她的软肋。”

    谢御澜的软肋,自然是被满门抄斩的谢家。

    “是!”

    “北斗先生让你过去。”

    殿外,太监小声开口。

    胤承收敛了面上的寒意,快步走了出去。

    ……

    北斗住处。

    胤承亲自上门,足以让整个朝堂的人看出,他们的帝王有多么重视这位谋士。

    传闻,得巫族辅佐之人,必是天下之主。

    北斗是巫族的幸存者,也是当年救过胤承的人,胤承对他自然尊敬。

    “先生。”

    胤承恭敬作揖。

    “陛下不必这般客气。”见四下无人,北斗示意胤承与自己下一盘棋。“陛下对这棋局如何看待?”

    “置之死地而后生,此局可破。”胤承自损的方式,险胜。

    北斗摇了摇头。“战场不是棋盘,当陛下手执棋子,那棋子的命就掌握在了陛下手中。虽是棋子,可却也应珍惜。”

    胤承拿着棋子的手指,收紧了些,知道北斗在借机给他提醒。

    “先生说的是……”

    “我巫族之人世代辅佐古嘉皇族,忠心不二,因此招来杀身之祸,陛下可知?”

    胤承点了点头,西域便是忌惮这一点,所以暗魅楼才会对巫族后人和古嘉王朝后裔赶尽杀绝。

    “没有人能打开古嘉宝藏的墓门,除非古嘉王朝皇室后裔。奉天之人打开,说明皇族后裔在奉天军中。”北斗深意提醒。

    “先生的意思……”胤承心口一紧。

    “奉天也有巫族之人辅佐,我虽未曾见过此人,但也知此人不简单。他如今也知小主就在奉天,就算他没有辅佐之意,也会成为奉天的隐患,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北斗在提醒胤承,古嘉王朝的小主,就是将来奉天最大的隐患。

    胤承眯了眯眼睛,双手抱拳。“多谢先生提点,胤承知道该怎么做了。”

    ……

    从北斗住处离开,胤承收到了消息,手下已经成功将阿雅带出奉天,往大虞赶来。

    “将这个消息散出去。”

    当初朝阳选择将阿雅放在萧君泽身边,是想让萧君泽保护好阿雅,可惜萧君泽没有做到。

    他想让朝阳知道,他比萧君泽强了太多。

    选择他,才是最正确的。

    “是!”

    ……

    奉天,皇城。

    聚丰酒楼。

    “听说蛊人大闹皇宫,杀戮无数?那控蛊女被大虞的人带走了,谁能控制他?”长孙无邪笑着问了一句,手指有意无意地拨动薛京华的长发。

    “陛下……也是天生的控蛊体,他与阿雅一脉相承……”薛京华忍痛的说出口,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

    除了无尽的折磨,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留在长孙无邪身边,每一天都是地狱。

    “一脉相承……”长孙无邪笑得越发深意。“一脉相承。”

    眯了眯眼睛,长孙无邪才放过了薛京华。

    起身穿好底衣,若有所思地走到窗边。“当年,姑姑在宫中诞下一女,算着年纪也该是阿雅这般大了,这么看来……那老婆子没有骗我,阿雅就是姑姑的女儿。”

    薛京华身形发颤,震惊地看着薛京华,那个女孩还活着?

    当初,先帝明知道长孙皇后诞下别人的女儿,却还是给了那个孩子一条生路吗?

    薛京华眼眶瞬间泛红。

    世人皆知先帝对长孙家斩尽杀绝,对长孙皇后却……已经是尽他所能的百般容忍。

    长孙皇后是先帝的女人,她爱上了别人,还和其他男人在宫中生了孩子,以先帝的性子,却只是……将毒酒送去让长孙皇后自己选择。

    如若长孙皇后肯回心转意,便不必喝毒酒。

    先帝一直到最后,都在用他的方式恳求着长孙皇后服软。

    只要她肯服软……

    都说帝王无情,先帝的情,只有薛京华懂。

    “义父,先帝对我长孙家布下天罗地网,怎么就杀不了姑姑和外人所生的孩子?他是有多爱姑姑……才能容忍姑姑在后宫疯癫了这么多年,不废后,不毁其声誉……”

    长孙无邪讽刺地笑着,像是在问薛京华,也像是在问自己。

    “你说,萧君泽若是知道了阿雅的真实身份,表情该是怎样的精彩?”

    薛京华颤抖着呼吸想要起身。“长孙无邪,你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先帝都已经留了阿雅一条命,长孙无邪想让萧君泽亲手杀了阿雅吗?

    “你不会得逞的,陛下……不会杀阿雅。”薛京华双腿发软地摔回了地上。

    “这么了解他?”长孙无邪像个随时会吃任何人醋的疯子,捏住了薛京华的下巴。“他们萧家父子有什么魔力,能让你死心塌地?”

    “阿雅,不仅仅是先帝的污点,也是他萧君泽的污点,阿雅的身份若是告知天下,那奉天皇族就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他萧君泽如何在天下立足?他凭什么不杀!”长孙无邪有些失控。

    “他不会……”薛京华一字一句地反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