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28章 景黎带回一半宝藏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皇宫。

    蛊人的杀戮不断,一旦失控,没有控蛊人,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陛下!”

    萧君泽刚回皇宫,禁军就满身是血地扑了过来。“陛下……出事了,东苑出事了。”

    萧君泽脸色一沉。“阿雅……”

    心口收紧的厉害,萧君泽害怕了。

    他离开皇宫,有人趁机对阿雅下手。

    “阿雅小姐……被人劫走,属下无能,没能拦住,阿木……蛊人发疯了,禁军已经用铁链将他困住,但困不了多久……”

    侍卫跪在地上,惊恐地磕头。“陛下饶命,是我们无能,罪该万死!”

    “你确实罪该万死!去查清楚!把阿雅带回来!”萧君泽的气压极其低沉,怒意浓郁。

    “陛下,是大虞……皇帝,对方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杀手身上都带着身份牌。”

    萧君泽走着的脚步猛地僵住,是胤承!

    果然,他对南疆下手是假,趁机带走阿雅是真。

    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朝阳!

    他要逼朝阳回到他身边。

    “阿木……”萧君泽加快了脚步,刚走进东苑,血腥气浓郁扑鼻。

    饶是见过大风浪,萧君泽还是被眼前的血腥场景震惊。

    传闻蛊人是杀戮武器,一旦见血,无法控制。

    “陛下,不要靠近,阿木失控了!”禁军统领满身是血,手臂已经被撕咬到快要废掉。

    萧君泽倒吸一口凉气。“传太医!”

    “陛下!臣有罪,没能提前察觉大虞已经混了进来……阿福公公……阿福公公为了保护阿雅小姐,被害了,陛下降罪!”

    萧君泽手指慢慢收紧。“阿福……”

    脚步有些虚浮,萧君泽走了几步才站稳。

    低头看着已经被移到角落的阿福。

    禁军在等萧君泽来处置。

    “厚葬……”声音在颤抖,萧君泽别开视线。

    他的内心很乱,手指握紧到关节泛白。

    阿福陪伴了他整个童年,也是长孙皇后身边唯一一个一直跟着他的人。

    对于萧君泽来说,阿福不只是阿福,不是个奴才,倒像是亲人,挚友,也像是他对长孙皇后情感的寄托。

    “嗷!”阿木还在失控状态,铁链被生生崩断。

    “陛下小心!”

    失控的阿木冲着萧君泽扑了过去。

    “阿木!”萧君泽被扑倒,在蛊人面前,武功再高好像也无力反抗。

    肩膀被阿木抓伤,血液渐渐涌出。

    阿木呲牙看着萧君泽,暗红的眼神却像是在挣扎。

    萧君泽惊愕地看着阿木,他在对抗自己……

    “阿木……你能认出我对不对?阿木!”萧君泽声音透着激动,抬手想要触碰阿木。

    “嗷!”阿木痛苦地后退,用力抱紧自己的脑袋。

    他看起来很痛苦……

    萧君泽对蛊人这种物种有过了解,朝阳说,蛊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蛊。

    蛊,百虫残杀,胜者为蛊。

    蛊人,顾名思义,以人为蛊。

    他原本应该是个天真的少年,可却被那些人生生喂毒,养成了现在的样子。

    有阿雅在身边,阿木能时刻保持清醒,可阿雅不在,阿木居然也开始自控了……

    萧君泽扶着伤口起身,示意身后的禁军不许靠近。

    “阿木……”

    阿木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看清萧君泽以后,慢慢退到了角落里,蜷缩起身子,呜咽地哭了起来。“啊呜……”

    他在喊阿福的名字。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回来晚了,是我……”是他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为了想要见到朝阳,扔下他们在皇宫,去了边关。

    “对不起……”萧君泽慢慢靠近阿木,将人抱在怀里,眼泪滚烫的灼烧眼眶。

    阿木蜷缩的颤抖着,呜咽地哭着,不再攻击任何人。

    萧君泽的心仿佛被人握在了手心里,慢慢碾压。“我会把阿雅带回来,相信我。”

    是他……答应朝阳的事情没有做到。

    是他错了。

    他答应朝阳要照顾好阿雅……

    ……

    古嘉王朝旧址。

    景黎的兵马运送宝藏的过程中,还是被大虞的将士发现。

    他们无法在隐蔽的情况下将所有宝藏走运走。

    “撤!”在大虞的兵马围困之前,景黎当机立断,剩余的一半他们不要了。

    一旦要是打起来,未必讨得到好处。

    “将军,还有一半宝藏,太多了,我们……”手下显然都已经被财富所迷惑。

    所谓的宝藏,蛊惑人心。

    若是景黎贪得无厌,一心想要将全部宝藏都带走,怕是会让大虞将士对奉天军赶尽杀绝。

    长途奔波,大虞的将士早就驻扎在此,若是现在不撤,打起来未必讨得到好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现在不能与大虞正面冲突,撤!”景黎蹙眉,不能继续拖延下去。

    “可……将士们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金银蛊惑人心,古嘉王朝的宝藏是整个古嘉举全国之力筹得的财宝,自然让人心动。

    “谁若不撤,直接斩杀,以儆效尤!”

    景黎冷眸开口,翻身上马。“运送宝藏回奉天,一路绝不能有任何差错,撤!若有人违背军令,胆敢贪污私藏,斩立决!”

    挖掘宝藏的第三天,景黎就收到了沈芸柔的密函。

    她提前预料,宝藏会蛊惑人心,担心大虞的人马还未起冲突,奉天内部便先乱了。

    钱财,能放大人心最恶的贪婪。

    景黎早有准备,对沈芸柔又多了一丝敬佩。

    她虽为女子,确实比男子更有才情。

    沈芸柔在信中提及。“善不从军,慈不掌兵,身为将军,必须杀伐果断,才能以儆效尤。”

    他必须当机立断,该杀的人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在军中,无规矩不成方圆,军规戒律不容任何试探!

    沈芸柔还在信中提及,采取互相监督制度,若是有人发现对方私藏钱财,举报便可加官进爵,福至家人。

    “将军,孔老六私藏一块玉佩,我看见了!”

    “将军,赵三藏了一锭金子!我看见了!”

    整个军中弥漫着互相检举的风气。

    景黎挑了几个典型,直接杀之以儆效尤,果然再也不敢有人打宝藏的主意。

    “宝藏,是我奉天用来作战的资本,是陛下用来守护你我,守护我们的家人不被屠戮的本钱!你们为了一己之私,偷拿这些物资,就是弃陛下,弃我奉天于不顾!是奉天的罪人!”

    行军前,景黎站在高处,俨然已经有了将军该有的样子。

    程虎一直追随景黎左右,忠心不二。“军有军法,家有家规,如若试探底线,杀无赦!”

    “只要顺利将宝藏带回去,陛下自然不会亏待你我,听懂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