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620章 谢御澜终于换上女装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内城,朝阳牵着萧君泽的手,躲在营帐后的小土坑里,烤地瓜。

    “陛下,你要尽快回去。”朝阳不想让萧君泽继续留在这里,太危险。

    “你赶我走……”萧君泽又开始拿出他的杀手锏。

    “嗯,没错,我赶你走。”朝阳眯了眯眼睛,狠心用树枝怼了他一下。“朝堂需要你,身为帝王,你坐稳上庭才是对边关军的支持。”

    这样,边关将士才能无忧。

    “等夺回边城,我便回去。”萧君泽有些失落,他不想走,可不走不行。

    朝中同样需要他。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阿雅还有怀臣哥哥。”朝阳冲萧君泽笑了一下,将最大的一块地瓜拿给萧君泽。“可甜了。”

    朝阳掰开吃了一口,点了点头。“真的甜。”

    “是吗?”萧君泽扬了扬嘴角,捏着朝阳的下巴亲了一下。“嗯,确实很甜。”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朝阳有些无奈。

    “朝儿……”萧君泽又失落了,他不想走。

    可和朝阳在一起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这更加坚定了他一统天下的心。

    只有天下太平了,朝阳才能时刻陪在他身边。

    “别撒娇,没用。”朝阳推开萧君泽那张好看的脸。

    “朝儿……”萧君泽又黏了上来。

    朝阳干脆放纵萧君泽,任由他黏在自己身上。

    “萧君泽,大虞的铁骑已经到达南疆鑫泰了。”

    朝阳小声开口。

    萧君泽的身体僵了一下,没有说话。

    如今,真的是箭在弦上了。

    “古嘉那边,可有回信?”见萧君泽不说话,朝阳小声问了一句。

    萧君泽垂眸,点了点头。“景黎来消息,说古嘉王朝宝藏的大门已经打开,但大虞的兵马封锁太过严重,他们就算是秘密运送也不可能将全部宝藏都运出来。”

    “以我对胤承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放弃宝藏的,说什么都不会。”朝阳叹了口气,宝藏好寻,怕是难以完整的带回来。

    萧君泽有些吃味,抱着朝阳的手收紧了些。“不许想他。”

    “不能不想。”朝阳眼眸透着担忧。“萧君泽,你们迟早都是要兵戎相见的。”

    因为目的相同。

    “你觉得,我会输吗?”萧君泽不怕胤承,可胤承对朝阳来说同样特殊。

    如若真的兵戎相见,朝阳会怎么选择?

    他不想让朝阳掺和进来。

    “爹爹说,得民心者得天下。”朝阳深意的说了一句。

    ……

    南疆,鑫泰。

    “陛下,大虞的铁骑已经到达关外三十里处,明日一早怕是就会兵临城下。”

    扶摇蹙眉,若有所思。

    以南疆现在的兵力,就算有谢御澜在,也撑不过半月。

    “蛮人已经夺走奉天的边城,他们怕是很难来支援我们了。”

    手下紧张开口,声音有些发颤。

    奉天自顾不暇,南疆如何自保?

    扶摇沉默了很久,没有说话。

    “你们先退下。”

    “是!”

    谢御澜从营帐外走了进来,见扶摇面色凝重。

    她已经听说了,边城被夺,现在奉天处在极其被动的状态。

    手指慢慢握紧,谢御澜莫名有些心疼扶摇,身为帝王……他比任何人都要担忧和害怕吧。

    他宁愿让出南疆,也不想让南疆百姓受战乱波及,本就已经让人敬佩。

    “陛下不用担心,除非大虞的铁骑从我身上踏过去……”谢御澜想安慰扶摇。

    “你们奉天自顾不暇,你回去支援吧。”扶摇揉了揉眉心,想让谢御澜走。

    “谢御澜只听命于奉天陛下,无诏不反!”谢御澜心口一紧,单膝跪地。“陛下,请对奉天有信心,他们只是暂时被蛮人压制,一定会赶在城破之前……前来支援。”

    扶摇什么都没说,许久幽幽开口。“我不想留遗憾。”

    “陛下放心,谢御澜一定……”

    “万一城破了,我死了,还没能看到谢将军穿女装……”扶摇又开始咳嗽了。

    谢御澜喉口一紧,这是什么执念啊。

    上次扶摇提出以后她一直都在逃避,不敢见扶摇,本以为他又要忘记了,怎么又旧事重提。

    “那……那就一次。”谢御澜咬着唇角起身。

    扶摇扬了扬嘴角。“当然,我也不能让谢将军在众将士面前丢了威信。”

    说完,扶摇将早就准备好的女装从床榻上拿了出来。

    谢御澜嘴角有些抽搐,这是早就等着她了……

    怎么有种被狐狸诱惑的错觉?

    “陛下先……回避一下。”谢御澜拿起衣服一脸愁容。

    “将军在军中与男子同行,何必在乎这些繁文缛节,朕也不是那种趁机偷看的小人。”扶摇一脸真诚,背对着谢御澜。

    谢御澜想了想,她全身上下也没什么女人味儿,哪个男人对她感兴趣。

    想着就走到角落里,将一身戎装褪下。

    谢御澜常年在关外,毕竟是女人,所以一年四季穿着厚重的甲胄战袍,身上的皮肤比玉石还要白皙,只是后背上的疤痕触目惊心。

    扶摇回眸看了一眼,小人就小人吧。

    得逞的扬了扬嘴角,扶摇撑着下巴,视线却只是盯着谢御澜后背的疤痕。

    厚重的铠甲穿在身上,让谢御澜显得健硕如同男子,可甲胄褪去,她不过是比柔弱女子多了些线条感,后背的肌理分明好看。

    展开双臂,整个后背如同打开的蝴蝶双翼,腰窝和腰臀宽窄适中,极其……好看。

    满是愁容的看着手中的纱衣,这薄薄的衣服是穿在哪里的?她怎么看了半天都没看明白?

    胸口缠绕的白色绷布慢慢松开,谢御澜将女子穿戴的肚兜挂在身上,她记得嬷嬷教过她。

    一脸探究的看着一层层的衣服,谢御澜聚精会神。

    扶摇的笑意越发深邃,撑着脑袋的手指轻轻敲着脸颊。

    好想上去帮她……

    穿好了底层的纱衣,谢御澜才开始褪去身上的战裤,纤细却仿佛充满力量的腰身下,是浑圆……又线条感分明的臀腿。

    心口一紧,扶摇下意识回身,负罪感的揉了揉眉心。

    原本抱着好玩儿的心态,没想到……被玩儿的居然是他自己。

    喉口有些燥热,扶摇心跳也有些加速。

    谁说这个女人与男人无异?

    这分明……比任何女人都要有诱惑力。

    还真是,瑰宝。

    终于换好衣服,谢御澜有些别扭地解开束发的长绳。

    墨发披散,好看得让人惊艳。

    其实,谢御澜是很美的,这种美透着一股雌雄莫辨的吸引。

    如若说谢允南雌雄莫辨,倾国倾城,那谢御澜也是绝对不逊色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