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86章 不宠他能怎么办呢?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小姐,会不会是慕容灵买通了什么人,所以才……”何顾想替萧君泽解释一下。

    “呵……在萧君泽的眼皮子底下,什么人能做手脚?”朝阳摇头。

    慕容灵还活着,萧君泽一定是知情的。

    “慕容灵现在何处?”朝阳冷声问了一句。

    “与蛮人为伍。”

    朝阳眼眸一沉,看来……她需要去一趟边关了。

    “准备一下,告诉青鸾,我打算去边关。”

    她此次前去,主要是为了确定萧承恩有没有反心。

    若是萧承恩在这时候添乱,那萧君泽就会很被动。

    “是……”何顾点头。

    ……

    坐在床榻边,朝阳安静地听着窗外的风声。

    屋内有火盆,温度还是很适宜的。

    朝阳双手抱着暖炉,闭了闭眼。

    不要多想……

    可慕容灵就像是一根刺,狠狠扎在朝阳心口,让她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她……原来也是会吃醋的。

    萧君泽因为慕容灵给过她太多的伤害,让她如今一下子全都咽下去,她……做不到。

    “朝儿,御膳房做了蒸糕,看着还不错,要不要尝尝?”萧君泽居然亲自将御膳房送来的糕点端了进来,抖落身上的雪花,笑着走到火盆旁。“朝儿?”

    朝阳心不在焉,萧君泽靠近了才反应过来。

    下意识别开视线,朝阳做不到心平气和。

    “朝儿……”萧君泽极度敏感,尤其是在朝阳对他的态度上。

    这段时间太幸福,让他感觉一切都像是做梦。

    他满心欢喜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太过张扬就会有太多人来跟他抢这份幸福。

    所以朝阳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情绪波动,他也会敏感察觉。

    “解释一下吧……”朝阳靠在床榻上,眯了眯眼睛。“慕容灵为什么还活着,而且……去了关外?”

    萧君泽走着的脚步突然僵住,后背有点发凉。

    “什么?”空气凝结了很久,萧君泽一脸惊愕。

    慕容灵去了关外?

    景黎这个废物是干什么吃的?

    “她能活到现在,是你授意吧?怎么?还念旧情?”朝阳是生气了,这种事情让她怎么不生气?

    萧君泽瞬间慌了手脚,紧张地走到朝阳身边。“朝儿你听我解释……”

    “我这不是在听?离远点,解释完了再过来。”朝阳拒绝萧君泽靠近。

    萧君泽瞬间像是耸了耳朵的小狗,站在一边不敢上前了。“景黎求我,我只是……想要将计就计。”

    让景黎去沈芸柔身边潜伏。

    萧君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景黎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我对慕容灵……绝对没有任何多余感情,我……”萧君泽总是无法很好地解释自己的内心。

    朝阳安静的看了萧君泽一眼,叹了口气。

    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可又能有什么办法?

    她了解萧君泽,若是真的对慕容灵有感情,也不会藏着掖着。

    “景黎说,他愿意用命担保,会囚禁慕容灵一辈子,他怎么让人跑了我不知道,我也不能……真的要他的命。”萧君泽已经惩罚了景黎,但杀了景黎他肯定是做不到的。

    朝阳愣了一下,抬头看着萧君泽。“景黎喜欢慕容灵?”

    她之前倒是也有所察觉,但……没想到景黎会这么疯狂。

    用自己的命求萧君泽?

    这不就是仗着萧君泽对他的特殊,来逼萧君泽。

    微微蹙眉,朝阳倒是觉得景黎有点不懂事了。

    “可能……”萧君泽每个字都得斟酌,生怕惹朝阳生气。

    他好不容易把人骗到身边来,再跑了他去哪找去。

    “这件事以后再说,慕容灵如今在蛮人军营,不失为是个隐患,惠安太守与慕容家是旧相识,不见得其他人不会被她说动,想办法除掉她。”朝阳蹙眉,她可不管景黎是不是要护着慕容灵。

    若是慕容灵触及了她的底线,她一定会动手杀了她。

    “你若是心疼,最好提前告诉我。”朝阳磨了磨牙。

    这哪是要让萧君泽提前告诉她,这分明是在警告萧君泽,你想好再说话。

    “娘子说了算。”萧君泽举双手投降。

    一切都是慕容灵自作自受,她擅自与惠安太守联络,让惠安太守通敌害死边关几千将士,死多少次都不为过。

    “哼。”朝阳别开视线,冷哼了一声。

    萧君泽趁机扑上去,把人抱在怀里。“相信我,我会安排好……”

    让人去除掉慕容灵。

    “不用。”朝阳皮笑肉不笑。“我会亲自去。”

    萧君泽的手指僵了一下,抱着朝阳的手慢慢收紧。“不行!”

    他绝对不会让朝阳离开他的视线,太危险。

    “陛下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朝阳眯着眼睛威胁。

    “朝儿……别离开我。”萧君泽的声音换成了恳求。

    “我是为了谁啊?”朝阳恨铁不成钢地揉了揉萧君泽的脸,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会安排人去处理,别亲自去……”萧君泽趁机拱在朝阳怀里,撒娇。

    朝阳一脸无奈,对于萧君泽这种人前人后的性格反差,她已经习以为常了。“萧君泽,如今奉天的形势,你清楚,我只是想要替你分担一些。萧承恩,我不放心。”

    萧君泽要镇守朝堂,奉天与南疆的形势都水深火热。

    他分身乏力。

    朝阳能做的不多,唯有让他心安,无后顾之忧。

    萧君泽沉声,闷在朝阳怀里不说话。

    他不高兴了。

    “胤承要对南疆下手,我若是不帮你,你自己很难应付。”朝阳无可奈何,只能哄。

    “最多半月,你若不归,我便去寻你。”

    许久,萧君泽闷声说了一句。

    朝阳笑了笑。“好。”

    ……

    奉天,沈清洲隐居之地。

    白狸光着脚在雪地里走来走去,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西域女人喜欢光脚,毕竟西域是个很炎热没有冬天和雪天的地方。

    初来奉天,白狸就极其喜欢有雪的季节。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奉天的雪,白狸的欣喜是毫无掩饰的。

    她就那么站在雪地里,踩来踩去。

    沈清洲从院落回来,就看见白狸光着脚丫走在雪地里。

    微微蹙眉,沈清洲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白狸冲沈清洲笑了一下,眯了眯眼睛,像只狐狸。

    不加掩饰,毫无顾忌的白狸,却是一颦一笑都是魅惑。

    她是故意的,想看看沈清洲是不是还在乎他。

    沈清洲的眼眸沉了一下,明知道白狸是故意的,毕竟她已经把心思写在脸上了。

    可沈清洲什么都没说,伸手扯住白狸的腰封,毫不怜香惜玉地把人扛在肩膀上,什么话都不说,直接走进竹屋,扔在了床榻上。

    “沈清洲……”白狸衣衫松散,黑色散落,光着脚丫的双腿晃来晃去。“冻红了……”

    那种媚态,浑然天成。

    沈清洲像是断绝七情六欲的神邸,而白狸……就像是魅惑众生的妖物。

    两人在同一个房间,连空气仿佛都在瑟瑟发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