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80章 朝阳为阿图雅出谋划策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边城。

    暴风雪来袭,守城的将士几乎睁不开眼睛。

    太冷了。

    “半炷香一轮值!”木怀成穿了御寒的披风,可边关的御寒物资还未到,将士们并没有。

    将身上的披风解开,木怀成迎着风雪走上城墙。

    绝对不能大意。

    哥舒喆煜是个人才,而且……他似乎对木家军很是了解。

    对木家的人,也怀有敌意。

    当年淮河战役,木家军死了三万人,木景炎带领奉天大军直逼蛮族老巢,差点将蛮族灭族。

    哥舒喆煜对木家人的仇恨,应该是刻印在骨血里。

    “统帅!”手下有些担心,想要让木怀成穿上披风。

    这寒风太冷。

    “不必,将物资替换给值守的将士。”

    “将军,御寒的物资今夜子时便能送到,但凛冬到来,这气温是几十年未见的寒冷。”手下有些担心。

    现在的边关军已经不是以前的木家军,他们多数都是江南之地征来的兵,御寒能力特别差。

    “想想办法。”木怀成揉了揉眉心,这确实是很大的问题。

    “集思广益,看军中可有人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手下挠了挠头发。

    这寒风如刀子,割得皮肤生疼。

    “统帅!统帅!谢御澜将军互动赈灾粮来了!”

    木怀成松了口气,比预计的,来得要早。

    ……

    营帐。

    木怀成走进营帐,阿图雅就坐在角落里。

    一身红衣,阿图雅抬头看了木怀成一眼。

    眼底闪过一丝激动,随即慢慢暗淡。

    她已经不是小傻子了……

    木怀成也不会把她当小傻子了。

    “边关苦寒,你不该来。”木怀成走到阿图雅身边,将暖手炉放在她手中。

    阿图雅小心地坐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穿这么少?”木怀成蹙了蹙眉。“别再生病。”

    “我身上穿得很暖,我们柔然的衣物内缝兔绒,很暖和还御寒。”阿图雅起身,献宝一样地翻开自己的衣物。

    木怀成咳嗽了一下,笑了笑。“那就好。”

    柔然的冬季也是苦寒之地,柔然人比奉天人更耐寒。

    追溯根源,柔然人要比蛮族更早地生活在雪地草原上。

    “边关战事吃紧,蛮族蠢蠢欲动,今夜凛冬暴雪,我若是照顾不上你,就让九凤多陪陪你。等战事结束,我就带你回柔然。”木怀成像是给阿图雅一个承诺。

    因为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这场联姻互相是为了什么。

    出于愧疚,阿图雅想要的他会尽可能蛮族。

    “将军……”阿图雅有些紧张。“谢谢……”

    阿图雅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但却是应该感谢木怀成。

    “公主客气了。”木怀成对阿图雅依旧宠溺,说完便离开了。

    阿图雅有些恍惚,她差点就以为……她的丈夫很疼爱她。

    其实阿图雅很清楚,木怀成看她的眼神里透着别人的影子。

    深吸了口气,阿图雅坐在床榻上整理自己的物品。

    她既然来了,就要帮木怀成分担重担,就当是报答他的恩情。“阿九,边关百姓和灾民的情况如何?”

    九凤提前去摸底了,她总不能给木怀成拖后腿。

    她如今已经不仅仅是柔然的公主,还是木怀成这个奉天兵马统帅的妻子。

    “公主,灾民多数都是关外逃难来的,衣不蔽体,已经有不少人冻死。赈灾粮已经到了,刨除军饷以外,还不足以支撑这么多灾民度过这个寒冬。”

    今年,太冷了。

    阿图雅叹了口气,战争带给百姓的到底是什么?

    是灾难,是人间地狱。

    “明日一早,带我去看看。”棉衣自然要记着军中先用,给灾民和百姓的东西是有数的。

    “公主也知道陛下能从贪官污吏手中榨出来的东西有限,这灾民中不乏很多当地游手好闲之人,他们就专门吃战争饭,抢灾民的粮食,不好区分。”原本灾民不足五万人,这么一来十万有余。

    “得想个法子。”阿图雅坐在床榻上,有些焦虑。

    “离开京都前,朝阳给了属下两个锦囊,她似乎算到公主会来边关。”九凤从怀里掏出第一个锦囊。

    朝阳吩咐,她到了边关才能打开第一个。

    “朝阳真的很聪明,难怪陛下那么喜欢她……”阿图雅的话语虽然透着酸涩,但却也真心佩服朝阳了。

    “公主。”九凤心口一喜。“您看。”

    朝阳真的是神机妙算,她猜到边关灾民中会混入一些无赖之徒。

    “非常时期,我们只能先救济真正需要救济之人,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寒冷和饥饿能轻而易举夺走他们的命。”九凤将锦囊中的纸条交给阿图雅。

    “朝阳……真的很聪明。”阿图雅眼底透着失落,这样的自己,如何比得过朝阳。

    “公主,您有心前来赈灾,已经做到您所能及。”九凤安抚阿图雅。“朝阳说,她不想让人知道这是她的计谋,所以要保密。”

    阿图雅点了点头。

    ……

    第二清晨。

    大雪封住整个边城,雪厚度过了膝盖。

    “终于停了。”风终于停了,也出了太阳。

    “可化雪更冷。”有将士瑟瑟发抖,冻得脸颊开裂。

    “昨晚,城墙上有冻死的,这样下去……”

    几个将士互相看了一眼。“这样下去军心先散了。”

    “少说话。”另一个将士呵斥。“相信将军会找到办法。”

    营帐。

    景黎的双手也早就冻裂,缠绕的布条再次被裂痕中的浸出液晕染。

    “统帅,真的太冷了,这样下去……”程虎有些担心,看了看景黎皲裂的脸,所有将士都是如此。

    “手脚和脸都是次要的,身上冷,这风刺骨。”

    木怀成蹙了蹙眉,同样忧愁。

    “关内灾民人数太多,咱们的赈灾粮根本不够。这里面混杂了太多泼皮无赖,原本这是灾民救命的粮食,他们混在其中!”手下恨的牙痒痒。

    木怀成走出营帐,景黎和程虎几人都跟了上去。

    “所有人都排好队!”

    赈灾营前,施粥的小将士气的脸红。“你们怎么回事,你们都是有家的人,和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抢食物,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

    “我们也没吃的,这大雪天,我们也要饿死了,为什么要把粮食都给这些关外人?不应该先救济我们吗!”

    有人混在灾民中闹事。

    “别吵了!”阿图雅站在高处喊了一声。“这是救命的粮食,如今天下大乱,还分你我就是狭隘,今日若是城破,不管是关内还是关外都会沦为蛮人的奴隶和刀下亡魂!”

    阿图雅这股刁蛮劲儿也算是用到了正地方,争抢的人都暂时安静了下来。

    “继续布粥。”阿图雅蹙眉示意小将士继续。

    “这粥里怎么全是灰?”

    “呸!还有沙子,我牙都硌着了!”

    抢了粥的人里面,有人开始抱怨。

    “还有着饼子,全是面糠噎死人了!怎么回事!”

    有人干脆扔了饼子,开始抗议。

    几个抢不上的灾民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被扔的饼子,擦了擦,先给了孩子。“吃吧。”

    孩子红着眼眶,艰难下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