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68章 景黎喜得千金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阳光刚刚好地洒在雪地上,温度却一点都没有上升。

    景黎紧张地站在营帐外,什么都做不了。

    “景黎,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吧。”军营的兄弟走了过来,想带景黎先处理伤口,他的伤也很重,还没有止血。

    景黎摇了摇头,只是安静的站着。

    “咋滴啦,不处理伤口,干啥?”那兄弟一脸震惊,不知道景黎怎么想的。

    经过这次作战,景黎救了他们很多次,很多兄弟都是服景黎的,对他逐渐都放开了真心。

    从最开始入军营什么话都不说只知道闷头苦练,到现在有了生死之交的兄弟。

    军营改变了景黎很多,景黎也渐渐融入和适应。

    军营,是个有血性和情谊的地方,与暗卫营完全不同。

    “我……”景黎看了营帐一眼,欲言又止。

    “里面生孩子,和你有啥关系?”程虎一脸贼兮兮。“想女人了?”

    景黎推了程虎一把。“别瞎说……”

    “走走走,先去处理伤口。”程虎笑着勾住景黎的脖子,拉他离开。

    “景黎小公子!”营帐中,婢女激动地跑了出来。“小姐生了!”

    景黎愣在原地,随即便听见婴孩有气无力的啼哭声。

    “是个千金。”

    景黎感觉脑袋有些嗡鸣,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什么滋味。

    程虎也跟着愣了一下。“恭喜哈……不过,关我们啥事?不是我的孩子,别讹人……”

    景黎白了程虎一眼。“我的……”

    这下,轮到程虎僵硬在原地,一脸不可思议。“你啥时候都有女人孩子了?”

    一脸羡慕嫉妒恨,完了程虎觉得自己很多余。

    亏他还担心景黎的伤口,合着人家大喜,喜得千金!

    “小姐……说想见你。”另一个婢女出来,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景黎手指收紧了一些,这个婢女他记得,是沈芸柔在宫中就跟着她的贴身婢女。

    手指僵硬地掀开棉帘,血腥气有些重。“小姐刚生完孩子,若是觉得忌讳,就明日再来。”

    婢女冷声说了一句,对景黎始终警惕。

    当初在皇宫,如若不是景黎假装投诚,她们也不会走得如此狼狈。

    景黎依旧没有说话,一步步走进营帐。

    “还活着?”沈芸柔脸色煞白,发丝被汗水浸透,整个人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她是想看看,景黎是不是还活着。

    “木将军及时带人赶来。”景黎低头,不敢看沈芸柔的眼睛。

    “孩子早产,体弱。”沈芸柔明明已经没有了力气,却还是将孩子往自己怀里抱了一下。

    “我……”景黎声音沙哑。

    “活着就好,去处理你的伤口吧。”沈芸柔什么都没说,让景黎离开。

    她说过这孩子不是景黎的。

    但景黎不傻,他知道孩子是他的。

    “我……”景黎再次开口。“可以抱抱她吗?”

    心跳有些加速,景黎回忆自己的一生,八岁被送进暗卫营,第一次杀人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可以……”沈芸柔倒是没有阻拦。

    景黎呼吸瞬间凝滞,用力在身上擦了擦手指的血迹,才慢慢伸手,生怕伤到襁褓中的小家伙。

    “我……我身上有寒气,我在这站一会儿……再抱可以吗?”景黎伸出去的手猛地又收了回来,不敢靠近沈芸柔,怕他身上的寒气让沈芸柔不舒服。

    沈芸柔看了眼躲在炭火盆旁边的景黎,有些想笑。

    他紧张得像是个傻子。

    “营帐炭火盆管够,也暖和,没多少寒气。”沈芸柔淡淡开口。

    景黎还是使劲儿搓了搓双手,确定自己身上不冷了,才小心翼翼地靠近床边。“小姐……辛苦了。”

    “又不是你的孩子,我辛苦不辛苦和你有什么关系。”沈芸柔讽刺。

    景黎没有搭话,垂眸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沈芸柔拿景黎没有办法,他的性子倒是从来都没有伪装,也就是这样……一刀子都捅不出一点儿声音。

    乏力的缓缓闭上眼睛,沈芸柔像是施舍一样的开口。“去处理好伤口,清洗一下身上的血渍,脏死了。”

    景黎紧张,赶紧将孩子放下,以为沈芸柔是嫌弃他这一身血污,冲到孩子。

    “我……先……”

    他居然想逃。

    与哥舒喆煜对战,几度生死徘徊都没有这么害怕。

    “跟木怀成说一声,我的影卫死伤太多,我夜里睡得不踏实,过来给我守夜。”

    景黎后退的脚步僵了一下,心口的寒冰像是慢慢融化。

    淡淡地笑了一下,景黎转身跑出营帐。

    沈芸柔蹙了蹙眉,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

    奉天,皇城。

    “马大人刘大人带头募捐,这边关的赈灾粮很快就满仓了,还是几位大人头功啊!”

    木怀臣和何云晚一起道谢,一个比一个笑得像狐狸。

    “还望木大人在皇帝身边多美言两句啊。”几个大人互相看了一眼,擦着冷汗。

    他们可是把身家性命都拿出来了,要是陛下还不满意……

    “放心,陛下仁慈,连刘良舟的家人都能善待,何况是几位忠臣。”木怀臣继续深意地笑。

    “是是是,木大人多费心。”几人不敢多话,也不敢过多滞留。“若是边关还缺物资,大人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尽力。”

    “是啊,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尽力。”

    木怀臣笑着点头。

    看来,这顿饭没有白吃。

    去了总督府后,木怀臣又以木家的名义宴请了所有重臣。

    席间,萧君泽突然出现,与各位重臣敬酒,说了些深意的话。

    第二日,这些人就争先恐后地把万贯家财都拿出来了。

    木怀臣忍笑,这一定又是朝儿的主意。

    “木家向来忠厚,出了只狐狸。”何云晚笑了一下,倒不是讽刺,是替萧君泽得罪良臣而高兴。

    “何小姐说笑了,不是一只。”木怀臣作揖,带戚风离开。

    不是一只狐狸,是两只。

    朝儿的道行比他深一点。

    ……

    皇宫。

    萧君泽处理边关战报,手下来报,说赈灾粮和军饷都已经筹备好。

    扬了扬嘴角,萧君泽放下手里的笔,伸手抱住还在研磨的朝阳。“你怎么知道敲山震虎,他们一定会害怕?”

    “大老虎都怕了,小老虎当然更惜命。”朝阳挑眉。“这叫树倒猢狲散。”

    这些猢狲自然要好好找下一棵大树。

    在此之前,为表忠心,让萧君泽给他们一条活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