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55章 扶摇不会原谅宁河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离开婚宴厅,朝阳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整个手臂和脸上的假皮都接了下来。

    松了口气,换了身衣服,朝阳快速离开。

    ……

    “小姐,大虞皇帝是突然前来,没有任何征兆。”

    何顾跟在朝阳身后,警惕开口。“奉天皇城从没有这么混乱过,大虞和南疆的皇帝都在这,暗魅楼,虞美人组织,还有一些江湖组织的人都在。”

    借着木景炎大婚,很多人都混迹在民众之中。

    “长孙家可有苗头?”

    朝阳更担心长孙家的人。

    “今日一早,谢御澜活捉了一个杀手,可能与长孙家有些关系。”

    “长孙家名下的商业链都查清楚了吗?”

    站在高处,朝阳俯瞰奉天。

    下雪了……

    今日的奉天,张灯结彩,十里红妆,比过年还要喜庆。

    心口微微有些酸涩,朝阳苦涩地笑了一下。

    “聚丰酒楼,是长孙家旁支产业,虽有关系,但关系不大,而且背后之人是如今朝中军机大臣,贺子宴。”

    朝阳往聚丰酒楼的方向看了一眼,整个奉天京都,聚丰酒楼属于标志性建筑。“想办法,让自己人混进去。”

    ……

    谢御澜将军府。

    阿图雅乖乖穿好喜服,坐在铜镜前。

    “公主,您可真好看。”九凤冲阿图雅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替她整理发丝。“今日是公主大婚的日子,九凤祝您一生幸福。”

    阿图雅傻傻地歪了歪脑袋,冲九凤笑。“幸福。”

    九凤笑出声,揉了揉阿图雅的脑袋。“真希望公主永远这么傻着,不会有烦恼。”

    如若哪天阿图雅恢复清醒,她会痛苦吧?

    九凤知道,阿图雅心仪萧君泽,木怀成心中也有他人。

    两个互相不爱的人凑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

    不会……

    但九凤信任木怀成,就算是不爱,他也会对公主好,至少相敬如宾。

    也能保公主母族在柔然的地位。

    “木将军来接新娘子喽,九凤姑娘,能不能让木将军这么轻易把人接走?”门外,有谢御澜的将士在闹。

    木怀成是带着自家亲卫来的,谢御澜的将士自然要闹婚。

    “哈哈,木将军,从我们谢将军府迎亲,那可不能太便宜了你。”

    木景炎翻身下马,走进院落,面上却看不出任何娶妻的喜悦,倒像是要完成一项沉重的任务。

    原本嬉闹的将士愣了一下,这木将军一身肃杀之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上战场了呢。

    “木将军,婚姻不是儿戏,即使九凤有求于您,还是希望您能善待公主。”门口,将士都不敢阻拦。

    但九凤拦在门外,双手抱拳作揖。

    木怀成回礼,起身的瞬间,九凤的枝条便袭了过来。

    木怀成旋身闪躲,与九凤对招。

    “哥哥好棒!”

    九凤和木怀成还在对打,阿图雅已经忍不住跑了出来。

    脚下没站稳,阿图雅直直地冲着地面摔了下去。

    木怀成旋身,将阿图雅抱在怀里。“不要乱跑。”

    “哥哥厉害,比阿九厉害。”阿图雅开心地扑在木怀成怀里,不肯松开。

    四周一片哗然,都在开木怀成的玩笑。

    “将军艳福不浅啊!”

    木怀成什么都没说,只是将阿图雅横抱了起来。

    “此乃柔然迎亲之礼,还望将军见谅。”九凤笑着将盖头盖在阿图雅脑袋上,致歉。

    在柔然,能娶到公主的必然是勇士,勇士就要经得起挑战。

    木怀成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径直将阿图雅抱上马车。“乖乖听话,哥哥会带你回家。”

    阿图雅开心地抱住木怀成的胳膊,死死地抱住。“回家,回家。”

    木怀成宠溺地笑了一下,如若小时候朝阳便长在木家,应该也会这般粘着自己吧。

    ……

    木家,主宅。

    “南疆陛下路途遥遥,赶来参加舍弟的婚礼,真是木家无上荣耀。”木景澈客套作揖,远来即是客。

    扶摇一身暗红色华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新郎官。

    “还真不是冲木景炎将军来的,怀成兄长大婚,朕这个做妹夫的当然要到场。”扶摇一脸笑意,放荡不羁都要写在脸上了。

    木景澈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妹夫?

    这他就不懂了。

    “若是木大人成全,将朝阳送给朕,朕定然……”

    扶摇的话还没说完,胤承和萧君泽的茶盏都碎了。

    “陛下真会说笑……”木景澈擦了擦冷汗。

    “梦可以随便做,话可悠着点说。”萧君泽压低声音调侃。

    “怎么?你们求而不得,还不允许朕两情相悦?朝儿前几日突然回毒谷……”扶摇警惕地捂嘴,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胤承和萧君泽,转移话题。“大喜的日子,喝一杯啊。”

    胤承瞬间警惕地盯着扶摇,方才他还怀疑萧君泽身边的宫女,让手下的人去盯着。

    扶摇这是什么意思?朝儿真的回了毒谷?

    想来也是,除了毒谷,她还能回哪里?

    但今日是木景炎大婚,她肯定会来……

    萧君泽悠悠地端起酒杯,扶摇这只狐狸成精……

    “陛下,木将军大婚,城中混杂,未必能防得住,暗魅楼的人混进来了。”谢御澜走到萧君泽身边,小声开口。

    “宁河是暗魅楼的影子,她还活着的消息自然是驳了暗魅楼的面子,就算明知道木景炎护着宁河,他们也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宁河。”

    萧君泽抬手,示意谢御澜按计划行事。

    既然暗魅楼的人来了,若是敢在婚宴动手,就断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他奉天也是要脸的。

    谢御澜点头,退了下去。

    “将军的车马回来了!木景炎将军的车队回来了!”

    “新人到!”

    木景炎翻身下马,冲宁河伸手。

    宁河从马车上走下,跟在木景炎身边。

    “木景炎携夫人,参见陛下。”木景炎带着宁河冲萧君泽行君臣礼,视线落在胤承身上,微微一愣。

    大虞的皇帝,今日为何突然出现在婚宴?

    木景炎沉默,想来是冲着朝儿来的。

    “见过大虞陛下。”

    视线再次落到扶摇身上,木景炎蹙眉,下意识将宁河护到身后。

    宁河也有些紧张,扶摇不会轻易饶了她。

    当初是她对不起扶摇,为了在南疆苟活下去,不得已对扶摇下毒。

    扶摇这一身根基被毁,从此不能习武,是拜宁河所赐。

    扶摇淡淡地瞥了宁河一眼,话语深意。“听闻木将军的妻子是奉天陛下御赐的良缘,佳偶天成,朕就是来凑个热闹。”

    木景炎松了口气。

    可下一刻,扶摇却眯着眼睛站了起来。“只是朕怎么觉得,这新娘子的身姿,有些眼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