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54章 往后余生你是唯一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盛世红妆,十里红毯。

    这是木景炎给宁河的承诺,也是他的用心。

    整个皇城,家家户户自发挂起大红色的灯笼,街道上满是喜庆与洋溢的欢呼。

    战神归来,这对于一个国家,百姓来说是比过年还要值得庆祝的事情。

    只有国家强盛,安稳,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如今的天下动荡不安,百姓更加明白,生在一个强大的国家,是他们这辈子都值得庆幸的存在。

    只有国家强大,才能保住他们的家园。

    “战神归,奉天盛,鞑虏哭……”

    孩童们都穿了好看的衣服,在街道巷子里玩闹,这样的景象才是应该看到的和平盛世。

    挂满红色绸缎的马车从城外驶进,里面坐着的就是木景炎一直都想娶的女人。

    他的盛世婚礼,只给心爱的人。

    他无法做到像先帝一样自私,明明没有那么爱长孙皇后,却在那年大婚,表现得非她不可。

    “木景炎,你会后悔吗?”

    出阁前,宁河问木景炎。

    她已经不再年轻,也不是待嫁闺中的少女了,这场盛世婚宴,两人都有各自的心思。

    宁河不知道木景炎的目的是什么,但宁河知道……她在用这场婚宴告知西域暗魅楼的所有人,她如今已经是木景炎的妻子,若是再对她动手,就要掂量掂量。

    她在利用木景炎,可木景炎却好像很愿意被她利用。

    这场婚礼的盛况,确实空前。

    “后悔过。”

    木景炎说,他后悔过。

    死亡来临,归隐毒发的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他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

    “小一,前半生,家国天下是我的唯一。此后,你才是我的唯一。”

    从此以后,他木景炎退居归隐,不问朝堂之事,不涉家国争端。

    他只想与他的小一,携手一生。

    “下雪了。”

    秋末,冬初。

    这是奉天今年的第一场雪。

    树叶早就落光,耀眼的红与冰凌般的雪花,仿佛在诉说着两人的过往。

    木景炎骑马走在马车旁,冲露出半个脑袋的宁河笑了一下。“这是不是说,我们会携手白头,一直到老?”

    宁河看了木景炎一眼,这个男人……还是如同当年一样耀眼。

    也许吧。

    她想调侃木景炎,可这是她的大婚……不吉利的话,她居然说不出口。

    落下车帘,宁河安静地盖好红盖头。

    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

    街道深处,几人互相对视一眼,打算对迎亲的队伍出手。

    “呵,这里还有漏网之鱼。”

    禁军统领眯了眯眼睛,和谢御澜一左一右把人都解决了。

    “陛下高瞻远瞩,就料到有人会不安分。”

    “不过……”谢御澜蹙眉。“这些人和方才的,不是同一伙。”

    禁军统领有些疑惑。“不是一伙?从哪里看出来的?”

    “这些,是西域暗魅楼的人。”谢御澜扯开一人的衣领,指着上面的图腾。

    禁军统领张了张嘴,确实佩服。“那方才在你府外拦截木怀成将军的是……”

    “留了一个活口,慢慢审。”谢御澜话语很冷,起身看了眼已经经过的迎亲队伍。“陛下有令,确保今日大婚决不能出任何差错,咱们脑袋可都在脖子上挂着,不能让任何人钻了空子。”

    “得!”禁军统领打了个寒颤,要说谢御澜是女人,他真不信。

    ……

    木家,主宅。

    “南疆皇帝都来了!”

    “我的天,还是木景炎将军有脸面,他大婚,连南疆皇帝都亲自来祝贺。”

    “不仅仅是南疆皇帝,听说大虞皇帝也来了,而且……没有提前告知。”

    ……

    婚宴主宾。

    萧君泽脸色铁青,扶摇来也就算了,至少提前知会了一声。

    可胤承来,分明就是故意为之。

    边关还不稳定,古嘉旧址的宝藏争端让两国并不愉快。

    胤承敢在这个时候前来,不是为了别人,分明就是为了寻找朝阳。

    因为胤承很清楚,木景炎大婚,朝阳一定会到。

    他找了朝阳这么久……绝对不可能放弃。

    萧君泽身边,朝阳垂眸站着,心里有些打鼓。

    她的易容术骗骗一般人没有问题,可如若是胤承……

    其实朝阳也很诧异,胤承为什么突然出现。

    显然胤承是故意的。

    “大虞陛下亲临,奉天还真是蓬荜生辉。”萧君泽冷笑。

    胤承冷眸看了萧君泽一眼,视线落在他身侧的婢女身上。

    从身形看,确实像朝阳,

    如若只是易容,他是可以分辨的。

    手指慢慢收紧,胤承眼底的寒意越发浓郁。

    他能接受朝阳离开自己,却绝对不能接受朝阳回到萧君泽身边……

    他此番亲自前来木景炎婚宴,是为了找回朝阳。

    无论她想要什么,自己都会答应。

    “怎么?大虞皇帝也看上我身边的婢女了?”萧君泽淡淡开口,冷笑着抬手。“还不快去给大虞皇帝斟酒。”

    朝阳看了萧君泽一眼,知道他想干什么。

    冲胤承笑了笑,朝阳将酒倒在胤承酒杯中。

    “陛下,请用酒。”手指微微有些发凉,朝阳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瞒过胤承。

    胤承蹙眉,他在对方身上嗅到了一股很浓郁的香薰味道,这种香薰有引诱的作用。

    如若是朝阳,她最厌恶的就是这种香味。

    “啊……”朝阳刚想离开,手腕就被胤承拉住。

    即使如此,胤承还是不死心。

    朝阳的手腕处有一颗美人痣,就算是易容,不可能做到如此细心。

    衣衫被撩开,胤承的眼底闪过一丝放松。

    对方皙白的手腕上,什么都没有。

    朝阳深意地看着胤承,此次见面,就看她和胤承谁更了解谁了。

    “呵……”萧君泽的眼眸都快喷火了,咬牙开口。“大虞皇帝好雅兴,这宫女若是喜欢,送你如何?”

    朝阳回眸看了萧君泽一眼,威胁的意味浓郁。

    胤承松开朝阳的手腕,脸上挂了一层寒霜。

    朝儿的手纤弱无骨,这宫女显然是干过粗使的活,手上的纹路太过粗糙,这是后期怎么养护都养不回来的。

    “不必了,陛下自己留着吧。”胤承淡淡地看了眼婚宴现场,抬手示意身边的人盯好。

    他一定会找到朝阳。

    朝阳松了口气,转身回到萧君泽身边,因为太过紧张,脚下差点踩空。

    萧君泽下意识伸手扶住朝阳,脸色一沉。“别在这丢人现眼,还不滚下去。”

    朝阳磨了磨后槽牙,从萧君泽身后离开。

    胤承微微蹙眉,手指下意识收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