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20章 木怀成对朝阳的情愫被发现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青鸾刚走,萧君泽的圣旨就到了。

    禁军统领亲自带人前来。

    萧承恩冷笑,慵懒的站在院落中,他知道萧君泽不会放过他。

    这一次,他也没有打算反抗。

    只要萧君泽能放过青鸾。

    视线有些不舍地盯着青鸾离开的方向,萧承恩沉默了许久才回神。“不知道陛下有何旨意?”

    ……

    皇宫,御书房。

    朝阳端着茶点推门,看了眼一脸阴沉的萧君泽。“陛下昨夜没有睡好?”

    萧君泽哼了一声,撇开视线。

    根本没睡。

    “陛下在纠结什么?”朝阳和普通宫女一样,打扫着地上散落的草纸。

    “萧承恩的信。”萧君泽将信拿给朝阳。

    昨天夜里,萧承恩让人送来的密函。

    “萧承恩?”朝阳一愣,不知道萧承恩是不是又有什么动作了。

    “他……”可信件中,萧承恩只提及了青鸾,希望萧君泽能放过青鸾,也放过裕亲王府的所有人。

    裕亲王府,死他一个,足以。

    “陛下已经有答案了吧?”朝阳淡淡问了一句。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斩草除根。”萧君泽冷眸起身,有些倦意了。

    “陛下不会这么做……”朝阳垂眸,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萧君泽不会这么做。

    她甚至连求情的必要都没有。

    萧君泽,他喜欢感情用事,有时候是弊端,但有时候也是好事。

    毕竟,人有七情六欲,喜欢感情用事的人,好像更有血有肉。

    “我以为,你会为萧承恩求情。”萧君泽苦涩地说了一句。

    兄弟之间,到了今天这一步……其实是一种悲哀。

    “我为什么要为萧承恩求情?”朝阳一脸不解。“你为什么总是以为我怎样?”

    “这是你对朕说话的态度吗?”萧君泽有些恼羞,他只是下意识会控制不住自己,去猜测朝阳的想法。

    “陛下,是朝阳错了。”朝阳低头认错,能屈能伸得很。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出去站着,没有朕的允许,不许离开!”萧君泽让朝阳在殿外守着,自己想要休息一下。

    他有些困意了。

    朝阳点了点头,萧君泽从来都是这么阴晴不定,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站在外面就站在外面。

    见朝阳没什么情绪变化,萧君泽下意识躲在窗边看了一眼。

    朝阳真的站在院落的银杏树下,捡着地上的银杏叶,好像没有生气。

    松了口气,萧君泽安静地看着朝阳。

    原来,只是这么平静地看着她,也是一种心安。

    ……

    裕亲王府。

    “陛下有旨,裕亲王参与谋反,其罪可诛,但念及手足之情,撤亲王爵位,贬为晖城太守,镇守边关将功补过,若再有任何异常举动,杀无赦!”

    禁军统领收了圣旨,看了萧承恩一眼。

    显然,萧承恩并没有缓过来。

    萧君泽没有杀他,只是贬他去边关三十二城?

    呵……萧君泽,想做什么?

    “赦苏家流放之人,可随在晖城团聚。”统领最后说了一句,将圣旨放在萧承恩手中。

    沉默了很久,统领离开在又提醒了一下。“裕亲王,陛下对您……仁至义尽,您好自为之。”

    萧承恩单膝跪在地上,手指僵硬中还透着丝丝麻意。

    仁至义尽……

    哈,当初苏家是因为他才造反被流放,苏婉儿也因为他的冲动而被杀……

    追根究底,如若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冲动和幼稚,又怎么会让自己在乎的人和身边拥护他的人都受伤。

    不过,萧承恩想不明白,让苏家人与他在晖城相会,难道就不怕他们密谋继续造反而留下隐患吗?

    还是说萧君泽在等什么机会,将他们全部一网打尽。

    不对……要对他们赶尽杀绝,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而且,当初他坠崖失忆,恢复记忆以后以为萧君泽会报复苏家,满门抄斩……没想到只是流放。

    无力的笑了一下,萧承恩是在嘲讽自己。

    是不是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将萧君泽也想象成什么样的人。

    他已经无力去争夺那个皇位了,无论萧君泽想做什么,都无所谓了。

    ……

    皇宫,御书房院落。

    朝阳捡了一堆树叶,认真地编着花儿。可能是累了,朝阳趴在石桌上睡了过去。

    昨夜她明明睡在地上,可醒来以后却睡在萧君泽的床上。

    其实朝阳知道萧君泽的小心思,故意刺激噬情蛊,让她乖乖前去睡在内殿。

    只是她懒得揭穿萧君泽而已。

    “朝儿……”木怀成入宫,见朝阳趴在树下睡着,下意识放慢了步伐。

    即使朝阳易容,换了身份,可木怀成还是能一眼认出朝阳。

    她身上总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光晕,让木怀成无法移开视线。

    朝阳睡得很沉,木怀成靠近都没有醒来。

    想来是对木怀成的信任感太强,如若是陌生人,怕是早就醒了。

    抬手将朝阳树上的枝叶摘落,木怀成的视线深邃专注。

    如若就这样看着她,似乎就已经感觉很幸福。

    可谢御澜说得对,他对朝阳的感情……注定是悲剧。

    他是朝阳的兄长,也只能是兄长。

    可每一次看向朝阳的眼神,木怀成都是灼热而无法掩饰的。

    “你来了。”身后,萧君泽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外衣。

    他原本是想给朝阳披上外衣的,可刚走出内殿就见木怀成专注的看着朝阳。

    萧君泽不是傻子,木怀成的视线太过灼热,仿佛要把人烧出一个窟窿来。

    “陛下!”木怀成显然有些慌,惊慌转身,单膝跪地。“陛下……末将前来复命,边关来信,蛮族趁机欺扰我奉天边关百姓,臣愿亲自前往嘉隆,镇压蛮族。”

    “嗯,这件事朕也在考虑。”萧君泽点了点头,手心却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你叔父的婚事在即,关中军已经镇守,一切等大婚之后再走也不迟。”

    “是……”萧承恩低头应允,心跳却异常慌乱。

    “哥哥。”朝阳醒来,就听见萧君泽和木怀成的对话。

    木怀成要去边关复命了吗?

    身为将军,戍守边疆是他的职责。

    只是有些不舍。

    “朝儿……”木怀成眼神闪躲。

    朝阳有些疑惑,不知道木怀成为什么慌乱。

    “柔然使臣前来,要求带回阿图雅,不知怀成怎么看。”萧君泽压低声音,故意在这个时候提及。

    他承认,他有私心。

    因为他知道,朝阳对木怀成的信任程度,远远超过自己。

    而木怀成也一直因和朝阳的兄妹身份而压抑自己对朝阳的感情……

    如若有一天,木怀成和朝阳都知道他们并非亲生兄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