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09章 朝阳留下的三个条件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朝阳无奈,萧君泽这是什么操作。

    反应了很久,才猛地松开朝阳,萧君泽只是一个劲儿地道歉。“朝儿……对不起,对不起……”

    他自认为自己很冷静,就算是面对死亡也可以从容应对,可地狱门口走了一圈回来,见到朝阳……反而说不出话了。

    “我可以留下,我有几个要求。”朝阳捧着蛊蝶,放在萧君泽手中。

    萧君泽点了点头,紧张的别开视线。

    他害怕朝阳再次离开自己,或者眼前的一切根本就是做梦。

    “一,我不能以真实身份留在皇宫,我需要隐藏身份。”把她藏在深宫也好。

    “好……我会把你藏好。”萧君泽有些激动。

    “二,陛下必须以大局为重,不能将重心过于放在我身上,有外人的时候,不许表现出任何不同。”

    她不想让萧君泽对她区别对待,一旦萧君泽宠溺宫女的消息传出去,胤承必然会起疑心。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怕是胤承也不会猜到她躲在这里。

    她也不想给萧君泽招惹麻烦,西域暗魅楼和组织的人,都是麻烦。

    “三……不许强迫我做我不情愿的事……”

    “我不会!”萧君泽小心翼翼地捧着蛊蝶,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

    只要朝阳肯留在他身边,让他做什么都行。

    “朝儿,你若是愿意留在这,就按你说的……”萧君泽不想表现的太殷勤,怕把朝阳吓跑了。

    又怕朝阳看不到他的诚意。

    朝阳点了点头,指了指萧君泽手中的蛊蝶。“既然陛下舍命护阿雅,算我朝阳欠您的,蛊蝶不在了,就让我暂时代替它守在你身边吧。”

    萧君泽是为了救她才将蛊蝶给了老乞丐,也是为了救阿雅,才让蛊蝶舍命相救。

    她……欠了萧君泽,要还。

    深吸了口气,萧君泽单手捧着蛊蝶,再次将朝阳抱在怀里。

    “不许强迫我做任何事,我并不希望你如此轻薄,想抱就抱。”朝阳压低声音警告萧君泽。

    萧君泽立马后退了一步,转身故作淡定地将蛊蝶放在树下挖好的土坑里。“我……知道了。”

    要冷漠,要保持高冷……

    不然会把朝阳吓跑。

    看着小土坑里的蓝色蝴蝶,萧君泽的情绪再次落寞。

    他不想表现出自己多余的感情,帝王……好像就应该是无情的,是无坚不摧的。

    先帝曾经说过,想要坐在那个位置上,就必须穿好厚厚的铠甲,要做到刀枪不入。

    必要的时候,连自己最爱的物件,都必须亲手毁掉。

    断掉自己的软肋,才能真正无坚不摧。

    那时候他不明白,现在……他做不到。

    就算摒弃一切,他也无法做到对朝阳冷漠无视,甚至再次伤害。

    他曾经加在朝阳身上的痛,已经成百倍地报应在自己身上,让他伤害朝阳,他做不到……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朝阳抓住萧君泽的手腕,将小土坑填平。

    抬头想说些别的,却发现萧君泽的眼泪已经无声地砸在了地上。

    心口颤了一下,从未见萧君泽这样哭过……那滴泪仿佛砸进了她的心里。

    原本平静毫无波澜的心湖,微微起了波澜。

    快速别开视线,萧君泽不想让朝阳看见他哭,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懦弱……

    傲娇地轻声咳嗽了一声,萧君泽别着脑袋指着地上的土。“你弄我眼睛里了!”

    “那……奴婢真的是罪该万死了。”朝阳无奈地说了一声。

    “万死就不必了,以后你就留在朕身边,贴身伺候吧。”萧君泽起身,仿佛真的在安置一个宫女。

    朝阳也没什么意见,她本来也不会伺候人,这宫中……除了萧君泽,好像也没有别的‘主子’了。

    这后宫突然空置,众朝臣肯定又会劝萧君泽充盈后宫。

    莫名有些失落,朝阳什么都没说,默默地跟在萧君泽身后。

    萧君泽走着的脚步停了一下,朝阳就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手心莫名有些出汗,萧君泽屏住呼吸,等朝阳站直身子。

    可朝阳,却好像赖上他了,将脑袋抵在他的后背上,没动……

    这样的动作,没有掺杂任何男女之情,却好像……将一整颗沉沦的心都托付给了对方。

    这是,互相信任的意思。

    萧君泽眼睛瞪大的看着前方,一动都不敢动,也不敢大力喘息。

    生怕自己微微一动,朝阳便会离开。

    他也不敢转身,两人就这么僵持这。

    “萧君泽……我好累。”

    是朝阳先开了口。

    她好累。

    “有我在……”萧君泽垂眸,淡淡的笑了一下。

    “萧君泽……把我藏好。”

    萧君泽握紧的手指慢慢松开,心口的利刃也像是被人瞬间拔出。“好……”

    把她藏好,不要把她交给任何人。

    “陛下,您该吃药……”

    身后,是春兰端着汤药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场景,一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为自己担忧,她……来得不是时候。“那,那什么……奴婢先撤了。”

    跌跌撞撞地将汤药放在石桌上,春兰转身就跑。

    朝阳一脸淡然的走到石桌旁,帮萧君泽试药。

    萧君泽满脸幽怨,脸色暗沉地瞪了春兰一眼。

    春兰吓得赶紧跑开,比兔子还快。

    “东厢的阁楼无人住,你……”萧君泽怕朝阳受委屈,跟着宫女住在一起,着实有些不太方便。

    “陛下的贴身宫女不是住在后院?”朝阳指了指后面。

    萧君泽有些激动。“好……我这就让人收拾出来。”

    他可不敢主动提出让朝阳住在自己的内院。

    “嗯,好,喝药。”朝阳吹了吹汤药,递到萧君泽面前。

    萧君泽简直受宠若惊,坐立难安。

    “陛下是不是忘了,奴婢现在是您的宫女。”朝阳将药怼到萧君泽苍白的唇边。

    萧君泽赶紧张口,见好就收啊。

    “陛下,木景炎将军回来了?”朝阳片面地问了一句。

    “是……”萧君泽很‘乖巧’地点头。

    “陛下打算如何安置?”朝阳有些紧张。

    奉天欠了木家的,萧君泽会还给他们吗?

    “木将军求朕赐婚,他要娶宁河。”

    回奉天的路上,木景炎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光明正大,明媒正娶。

    “还求朕……给宁河一个身份。”

    朝阳端着汤药的碗有些僵硬,小心翼翼又极其不解地问了一句。“你确定那是真的木景炎?”

    是她父亲?

    萧君泽干咳了一下,怕刺激到朝阳。“其实,木景炎真正爱的人从来都是宁河,是你母亲白狸……假借了宁河的身份。”

    朝阳呼吸瞬间凝滞。

    “但木景炎将军说了,这和你没有关系,这不妨碍他爱你!你是他最牵挂的女儿,他不会……”

    “萧君泽,你撒谎了。”

    朝阳打断了萧君泽的话。

    他撒谎了。

    萧君泽紧张的看着朝阳,她……猜到自己的身世了?

    木景炎答应他,会做好朝阳的父亲,绝对不会让朝阳知道自己的身世。

    可朝阳这么聪明,她怎么可能猜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