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07章 萧君泽,把我藏起来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殿外。

    星移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自言自语。“萧君泽,你若是死了……可别怪我见风使舵,我要辅佐之人必须是帝王星,你若是死了……”

    他就只能去寻大虞皇帝了。

    “他死不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星移吓得差点喊出声,被赶来的朝阳捂住嘴压在了角落里。

    朝阳的眼眸很深邃,还透着浓郁的威胁。

    那种状态像极了野兽盯着猎物的脖颈。“你若想趁现在做些什么,我劝你歇歇。”

    星移一脸认怂,同时也松了口气。

    朝阳来了,萧君泽就死不了。

    扬了扬嘴角,星移笑着开口。“朝儿,我这不是关心则乱,陛下危在旦夕,你快去瞅瞅。”

    朝阳松开星移,哼了一声,往内殿走去。

    她是隐藏了身份回来的,脸上带着黑纱遮面,一身黑衣劲装。

    星移深意地看着朝阳,扬了扬嘴角。

    有些人,将朝阳从胤承身边推开,可算是帮了他的大忙。

    “主人……”角落里,星移的暗卫小声禀报。“白狸已经将宝藏地图交给胤承,胤承也已经发现主墓室,还在挖掘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咱们坐收渔翁之利便是。”星移眯了眯眼睛,他故意让人误导白狸,让白狸以为朝阳不会对萧君泽动情,而是对胤承动了情。

    其实,朝阳决定离开萧君泽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在计划了。

    既然白狸能布局全盘利用别人,他星移为什么不能利用白狸。

    眯了眯眼睛,星移笑了一下。“组织那边,最近可有动静?”

    “异常平静。”

    异常平静,既然如此……定然是白狸信以为真,以为只要拆散朝阳和胤承,就能阻止她女儿体内的蛊毒发作。

    可惜啊,应该还是迟了。

    方才他就感应到,朝阳体内的蛊虫,苏醒了。

    至于萧君泽……

    在归来的这段时间,他时常心悸,偶尔吐血,显然也是中了蛊。

    他星移选择萧君泽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目的,那就是他在赌……赌朝阳动心的男人,是萧君泽。

    以蛊制约两人,这是星移最终的筹码。

    至于暗魅楼……

    当然要先除掉。

    眼底的深意越发浓郁,星移抬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未来的路还很长……

    不过,他已经开始期待了呢。

    ……

    院落的银杏树已经开始落叶,整个院落在凄凉中透着一种美。

    “嘘。”朝阳躲在暗处,冲阿茶和安抚摇了摇头。

    她此次回来,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会给萧君泽和奉天,带来太多不必要的麻烦。

    阿茶和阿福惊慌地点头,心里却都有了底。

    朝阳郡主回来了,太好了。

    他们陛下真的有救了。

    “让我进去!”院落外,萧悯彦想见萧君泽。

    “蛊蝶回来了,陛下暂时无碍,先让他修养一段时间吧。”薛京华走了出来,看着一身狼狈的萧悯彦。“秦王殿下,请随臣来,替您处理伤口。”

    木坏成松了口气,和禁军统领互相对了一个眼神,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禁军接管整个皇宫的治安,朝阳如履平地地进来,是禁军统领故意放水。

    朝阳回来了……

    “陛下已经没有大碍,需要好生修养,明日一早便能醒来,各位大臣都辛苦了。天鉴殿的大人们也辛苦了,等陛下醒来,大家都是功臣。”阿福出来安抚众朝臣,劝他们离开。

    几个老臣终于松了口气,起身互相搀扶着离开。“明日一早,我等再来面圣,让陛下好生修养。”

    “恭送各位大人。”阿福示意阿茶去送送。

    阿茶赶紧跟了上去。

    院落安静了下来,阿福屏退了宫女,将殿门合上。

    ……

    殿内,只剩萧君泽和朝阳。

    朝阳摘下面纱,走到床榻边。“听说你为了救阿雅,明知道自己会死,也要上前?”

    萧君泽的脸色依旧苍白,没有任何回应。

    朝阳坐在床榻边,疲惫地晃着双腿。

    伸手小心翼翼地将那只蓝色蛊蝶放在白色绢布上,让它与萧君泽同眠。

    “你说,我们若是只如初见……没有那些不好的回忆,会不会更好?”朝阳像是在问萧君泽,又像是问自己。

    “你知道啊……有些伤疤在心口上,永远都无法消失。”

    她好像,永远都无法真正忘怀,也不能直视。

    即使知道留下对自己来说会是一场折磨,可她……居然还是打算藏在这里了。

    “萧君泽,我不要自由了……你把我,藏起来吧。”

    她犯了错,想要逃避。

    朝阳的声音哽咽,趴在萧君泽的床榻边,昏睡了过去。

    她好累。

    身上的伤口好痛。

    她好像,好久没有安心睡过觉了。

    “萧君泽……”

    “把我藏好哦……”

    不要,再让她被人发现。

    不要,再让她陷入泥潭。

    朝阳的呼吸渐渐平缓,而萧君泽却慢慢睁开了双眼。

    视线有些游离,萧君泽垂眸看了眼躺在身侧的身影。

    无力地笑了一下,他是死了,还是在做梦?

    既然是梦,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小心翼翼地替朝阳盖上棉被,萧君泽将人紧紧抱在怀里。

    就这样,直到死去吧。

    ……

    冷宫。

    皇后失德,虽罪责都被死去的宫女背负,但现有的罪名也足以让她此生常住冷宫。

    小皇子已经被送走,景黎唯一放纵的一件事,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沈芸柔的人把孩子送了出去。

    直到现在,沈清洲都没有出面,所有人都猜不到头绪,不知道沈清洲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是说,他有更大的阴谋。

    落魄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沈芸柔一身素衣,发丝披散,凌乱中有一种病态美。

    宫女将食物放下,声音哽咽。“娘娘,丞相始终没有动静……”

    宫女害怕,害怕萧君泽醒来以后,迁怒沈芸柔。

    沈芸柔却好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

    已经走到这一步,她知道……沈清洲不会出手帮她了。

    因为这是沈清洲教她的最后一堂课。

    没有了他,她沈芸柔寸步难行。

    没有了沈家的势力支撑,她沈芸柔想要权势,想要掌控天下?比登天还难。

    “哈……”无力地笑了一下,沈芸柔什么都没说。

    “娘娘,您吃点东西吧,不为了自己,也为了……”宫女说不下去了,眼泪砸在地上。

    这可是死罪啊。

    沈芸柔到底是怎么想的,连宫女都想不明白了。

    她是在赌什么?

    明明罪责都已经被死去的宫女扛下,只要沈芸柔安安分分留在冷宫,放弃挣扎。以沈清洲的势力,萧君泽若想动她还需要掂量一下。

    可现在,她却祸乱宫闱,有了孽种。

    玷污皇族血脉,这是死罪啊。

    “将我怀孕的事情,传出去……”沈芸柔不屑地笑了一下,歪了歪脑袋。

    当年长孙皇后能做的事情,她沈芸柔为什么不可以?

    同样是强大的母族势力,即使她偷偷在皇宫中生下别人的孩子,他萧君泽还不是要眼睁睁看着!

    看看他的皇后,他的母后,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