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501章 萧君泽没有离开朝阳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你想救她?”老者跟萧君泽提了三个条件,萧君泽都答应了。

    老者这才将能唤醒朝阳的法子,告诉了萧君泽。

    等萧君泽回过神来,那老者已经离开,再无踪迹。

    ……

    “萧君泽……”朝阳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当心口的刺痛感一日比一日强的时候,朝阳才愿意承认……萧君泽确实来寻她了。

    眼泪有些灼热,在她极度恐惧,身后空无一人的时候……

    萧君泽居然会出现。

    这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你疯了……”可朝阳每次醒来都会赶萧君泽离开,现在正是奉天最关键的时刻,萧君泽怎么能……不管不顾。

    “朝儿。”萧君泽用力抱紧朝阳,呼吸急促。“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滚……”朝阳用力推开萧君泽,可体内却如同万蚁噬心。“我让你滚!”

    太疼了。

    萧君泽越是靠近,那股疼痛感就越是明显。

    朝阳渐渐也发现了不对劲。

    这不正常……

    这不是普通的心悸,她体内有蛊。

    可为什么萧君泽靠近她,蛊虫就越发活跃?

    “朝阳,你要逞强到什么时候?”萧君泽松开朝阳,起身打算先去熬粥。“好,我走!”

    朝阳不愿意见到他,他也不想惹朝阳生气。

    朝阳紧张的看着萧君泽,他真的要走吗……

    果然,她还是在矛盾。

    既希望萧君泽以大局为重,又希望他能留下,陪她度过这段时间。

    “朝阳,你自私,自以为是……”

    自私,自以为是。

    谢宏昌的话比那一箭更锋利,让她全身都在发麻。

    自私,自以为是。

    她究竟要自以为是到什么时候。

    走吧,让萧君泽回奉天去吧。

    她……不想拖累萧君泽。

    撑着身体想要下床,双腿一软摔在了地上。

    惊恐让朝阳的心跳越发急促,她这是怎么了……

    翻找着茅屋中的摆件,朝阳砸碎了瓷瓶,用力割破指尖。

    她到底什么时候中了蛊毒?

    她为何毫无察觉?

    不对……

    即使她用药引,用引蛊铃也不能将蛊虫引出体外。

    “混蛋!”朝阳绝望地踹着桌子。

    “喝点粥……”萧君泽站在门口,将粥放下,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萧君泽,你走吧。”朝阳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想让萧君泽尽快回奉天。

    萧君泽点了点头,依旧什么都没说。

    他听到消息了,大虞皇帝胤承,疯了一样地寻找朝阳,所经之处惨绝人寰。

    没有了朝阳的胤承,就是个疯子。

    看胤承的样子,是找不到朝阳,便要天下人陪葬。

    “虽不知你如何受伤,但胤承的人马已经找到村落,你若是想跟他回去……就去找他们吧。”萧君泽声音透着失落,朝阳最终还是会选择胤承。

    因为朝阳曾经说过,胤承没有了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会去找胤承,所以你尽快离开。”朝阳的话,不带任何感情。

    萧君泽的手指一根根握紧,眼眶灼热到通红。

    朝阳,永远都对他那么狠。

    如若真的不在乎,那体内的蛊虫又算什么……

    萧君泽没有多说,他知道自己离开,朝阳反而会好过一些。

    ……

    喝了口桌上的粥,朝阳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涌出。

    这段时间,虽然半昏半醒,可萧君泽是怎么做的,她都看在眼里。

    他一个帝王,哪怕不是皇帝……也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太子,居然……肯为了她在灶坑上起火做饭,还烫伤了手。

    他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啊,怎么能跟着她,被拉进淤泥中。

    深吸了口气,朝阳知道自己做错了。

    错得离谱。

    无论是对胤承,还是对萧君泽。

    她都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她想要的自由是无拘无束四海为家,可胤承想要的自由,是天下归一,普天之下皆王土。

    明明不是很饿,可朝阳莫名不想浪费一滴粥。

    她能嗅到粥里的血腥气,苦涩地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萧君泽笨手笨脚做饭弄伤了手。

    这个笨蛋……

    “姑娘!姑娘你快逃命去,你相公呢?”萧君泽离开后,爷爷带着小孙子焦急赶来。“有军队来搜村了,那是些疯子,他们不知道要找什么,没人就屠村,快走!”

    爷爷的脸色惨白,背着行囊要带小孙子逃命去。

    朝阳撑着身体往外走,呼吸越发灼热。

    她已经能猜到,没有了她……胤承就是魔鬼。

    “姑娘,你那相公可是又去山上采药了?”老爷爷没有见到萧君泽,有些担心,这可如何是好。

    “采药?”朝阳紧张问了一句。

    “姑娘你不知道?我们镇上有个疯郎中,是个乞丐,他不轻易给人看病,看病得死人。你相公救你心切,居然听了他的,去那鹰嘴崖日日采药,那鹰嘴崖可不是人人都能活着回来的,那药还要用他的血做药引,我老头子都佩服,这样的痴情之人不多见了。”

    萧君泽,用自己的血做药引,混合着草药压制朝阳体内的蛊虫。

    朝阳跌跌撞撞地跑出茅屋,看着院子里还剩余的草药。

    “圣血引……”

    双腿无力地摔在地上,朝阳的视线在发抖。

    果然……

    她在毒谷之时,老者曾经刻意跟她提及过一种蛊。

    这种蛊是在母体之时便被寄生,随着宿主的长大而成长。

    直到宿主第一次动情之时,才会被激活。

    如若宿主与相爱之人结合,那这种蛊虫便会让子蛊寄生在对方体内,以此让施蛊者同时制约两人,情与痛错综复杂,生不如死……

    而暂时能压制这种毒的草药极其稀有,叫圣血引。

    生长在恒河流域的悬崖峭壁之上。

    这种草药必须用心爱之人的血为药引,才能起到压制作用。

    心爱之人,有过夫妻之实便会被渡蛊……

    朝阳惊恐的坐在地上,手指不停的发抖。

    萧君泽……

    她此刻才愿意承认,她也许……对萧君泽动了心。

    这也是为什么,她体内的蛊虫突然苏醒的原因。

    那萧君泽,是不是和她承受着相同的痛苦?

    萧君泽……

    这个人,到底是个疯子,还是个傻子。

    ……

    “那个疯郎中在哪?”来不及多想,朝阳焦急地问了一句。

    乞丐郎中,还知道这种蛊毒的压制方式……

    他应该就是谢允南口中的乞丐神医。

    治好谢允南天疾之症的人……

    如若找到他,也许她和萧君泽体内的蛊以及哥哥木怀臣的病,都有救。

    “那疯乞丐一般都藏在东边林子里,不好找。”老爷爷摇头。

    “爷爷,带着小宝,快些离开。”朝阳点头,想要去寻找那疯乞丐。

    “你果然还活着……”

    茅屋外,找到朝阳的,不是胤承的人,而是柔然古达的人。

    “杀,一个不留。”古达冷眸开口,胤承的人马上就到了,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朝阳还活着。

    朝阳心惊,她现在无力反抗。

    直到动手的人倒在血泊了,朝阳才看见又折回来的萧君泽。

    他没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