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85章 借刀杀人陷害萧君泽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皇宫。

    “娘娘,江南的百姓疯了一样的拥护萧君泽,不知道哪个蠢货提前刺杀,打草惊蛇,现在萧君泽身边的人都已经保持警惕。”

    那些百姓都在拥护萧君泽,破刀门的人无从下手。

    沈芸柔的脸色瞬间暗沉,呼吸都透着怒意。

    该死,这一次若是让萧君泽成功回宫,再想除掉他就很难了!

    手指慢慢握紧,沈芸柔的眼神越发暗沉。“父亲还是称病闭门不出?”

    沈芸柔多次要见沈清洲,可沈清洲只是给她传信,说自己想要的路,要自己去走。

    沈清洲劝她离开皇宫,可她已经走到这一步,怎么甘心?

    她不甘心!

    也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

    “丞相……丞相似乎是真的病了,终日将自己关在后院,谁都不见。”

    沈清洲自从西域回来之后,便一直闭门不出。

    朝中的事情不闻不问,原本忠心沈芸柔的人已经开始动摇了。

    毕竟,若是沈清洲没了,沈芸柔一个女人还是镇不住朝堂的。

    沈芸柔情绪有些失控,她现在很怕萧君泽回到宫中。

    即使她给自己留了后路,可只要萧君泽掌权,她很难有翻身的余地。

    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绝对,没有退路。

    她必须孤注一掷。

    “娘娘,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有人刺杀陛下打草惊蛇?会不会……身边出现了叛徒?”大宫女紧张问了一句,她刻意指向景黎,从一开始她就未曾信任过景黎。

    这个萧君泽身边最信任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卖主求荣?

    可偏偏皇后开始信任景黎,还将刺杀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景黎。

    沈芸柔脸色沉了一下,冷眸看着身边的大宫女。“萧君泽还没有回来,你觉得他会蠢到这种程度?”

    宫女紧张低头,不敢多说。

    沈芸柔似乎有意护着景黎。

    “以后,这种话不许再提。”

    沈芸柔亲自试探过景黎,他……不会是骗子。

    “是!”宫女赶紧低头。

    ……

    大虞,关外。

    朝阳和胤承连夜赶路,什么都没带,只带了些银钱和衣物。

    策马在关外的官道上驰骋,朝阳的心却没有得到片刻的安宁。

    自由……

    从小到大,她一心想要的,追求的,便是这样的自由。

    不被困深宫,不被困庄园。

    她向往自由,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

    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为什么没有任何的轻松感。

    “朝儿,你不是说要先去古嘉旧址躲避一段时间?”到了岔路口,胤承勒马问了一句。

    朝阳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总要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朝儿,有人盯着。”胤承翻身上了朝阳的马,一掌拍在自己的马屁股上,让马在夜色下狂奔。

    朝阳警惕地听着四周,有乌鸦的叫声,还有盘旋在昏暗天幕中的鹰鸟。“前面是关外驿站,到了以后,再动手解决。”

    这些人盯了他们一路,从大虞皇宫离开,便一路穷追不舍。

    “嗖!”

    一只暗箭划破夜色,穿透了寂静。

    那些跟随的杀手似乎有些等不及了,提前放箭。

    朝阳心口一紧,这些人是带着杀意来的,暗魅楼不可能对她赶尽杀绝。

    “不是暗魅楼的人……”

    胤承没有说话,背后紧紧地护着朝阳,快速策马赶路。

    “胤承……”胤承紧紧地护着朝阳,闷哼了一声。

    朝阳耳力过人,怎么可能听不到暗箭刺穿身体的声音。

    声音微微有些发颤,朝阳转身想要查看胤承的伤势。

    “别动,听话……”胤承困住朝阳,不让她回头,太危险。

    朝阳的呼吸微微有些发颤,接过胤承手中的缰绳,快速往驿站赶去。

    “胤承?”

    血腥气越来越浓重,朝阳也越发害怕。

    她怕自己后悔,后悔刚带走胤承,就让他受到伤害。

    胤承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后背中了两箭,昏迷中也不忘死死地护着朝阳。

    在胤承心中,朝阳确实比他的命更重要。

    “胤承!”

    到了驿站,朝阳带胤承躲到柴房。

    血液沿路滴落,那些杀手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暗魅楼不会想要杀你灭口……”胤承醒来,声音有些沙哑。

    朝阳是暗魅楼的圣女,对暗魅楼还有作用,暗魅楼不会来追杀他们。

    “还有谁……知道我们在一起。”胤承紧张地看着朝阳。

    朝阳摇了摇头,眼神有些闪躲。“你……在这等我,我去解决那些杀手。”

    朝阳知道胤承在怀疑谁。

    他始终不相信萧君泽。

    他说这些话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她怀疑萧君泽。

    萧君泽……现在应该已经已经回到皇城了吧?

    他会因为忌惮,反过来杀她吗?

    看着朝阳离开,胤承扶着伤口靠在墙上。

    朝阳这样都不愿意去怀疑萧君泽吗?

    眼眸沉了一下,胤承用力握紧双手。

    他一定会让朝阳对萧君泽彻底绝望。

    ……

    驿站之外,杀手聚集。

    “血滴至此,人在驿站。”

    朝阳从高处跃下,手中的长剑瞬间甩成长鞭,杀意极重。

    “谁派你们来的?”朝阳反手将利刃刺穿那人肩膀,声音冷凝。

    杀手见不是朝阳对手,打算吞药自尽。

    朝阳眼疾手快的捏住对方的下巴,声音透着浓郁的威胁。“谁派你来的?若是不说……我有很多方式让你生不如死。”

    那人惊恐的看着朝阳,始终不=不肯开口。

    朝阳眼眸一沉,一只黑色蛊虫顺着指尖爬进那人的耳朵。“这是血蛊,你不会死,但会生不如死。”

    很快,那人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用力挣扎。

    警惕的看着四周被她除掉的杀手,朝阳一脚踩住唯一的幸存者。“告诉我,谁让你来的。”

    “奉天……陛下,萧君泽。”

    说完,那人推开朝阳,忍受不了折磨,举剑自尽。

    “萧君泽……”

    朝阳突然心口刺痛,撑不住半跪在地上。

    喉口腥甜的厉害,朝阳心跳加速。

    萧君泽要杀她?

    快速从杀手身上翻找线索,朝阳看着手中的令牌发呆。

    奉天禁军令。

    这些不是杀手,是禁军暗卫。

    萧君泽居然出动禁军来追杀她?

    “朝儿……”胤承扶着肩膀从柴房出来,脸色暗沉的看着地上的尸体。“是谁的人?”

    朝阳将令牌放在胤承手中。“萧君泽的禁军暗卫。”

    “萧君泽!就知道他不会放过我们……”胤承的怒意异常浓郁。

    “不,令牌是萧君泽的禁军暗卫令没错,但人不是。”朝阳摇了摇头,擦掉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有人,想借刀杀人,嫁祸萧君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