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67章 萧君泽回京的艰辛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朝儿……我可以这般唤你吗?”冯惠茹看着朝阳,手指小心翼翼地握住她的手。

    朝阳愣了一下,于心不忍。

    终究,是她强行带走了胤承,让胤承抛下她和孩子。

    “你年纪比我大,自是可以这般唤我。”

    “朝儿……”冯惠茹笑了。

    她的笑容很纯粹,面对朝阳,她无法去耍那些心机。

    仿佛肮脏工于心计的事情都应该她来做,而朝阳这样从骨子里到容颜上都干干净净的女人,就应该被好好保护。

    有时候冯惠茹甚至期待过,朝阳回宫,后宫之尊,她与朝阳同处后宫,似乎也是很不错的事情,至少她可以每日都见到朝阳。

    她一定会和朝阳和谐相处吧……

    只要朝阳愿意,她会替她挡住全部的宫闱算计。

    一定不会让她被这后宫的血污所沾染。

    “小心阿朵珠。”朝阳在冯惠茹耳畔小声开口。

    为了牵制奉天和柔然,阿朵珠留在了大虞,她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而胤承,为了避人耳目,能顺利带她离开,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去处。

    他必然会制造失踪的假象,能撑多久,算多久。

    而阿朵珠,绝对不甘于在一个没有帝王的后宫混迹余生。

    她若想夺大虞的皇权,也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会的。”冯惠茹点头。

    她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大虞,更不会让任何人威胁朝阳和胤承。

    ……

    奉天,江南之地。

    萧君泽昏迷了整整一路,星移装扮成一个垂暮老者,拉着两口棺材装着萧君泽和木景炎边走边哭……

    他这般高调,反而不容易引起那些杀手的注意了。

    “儿啊,我的两个儿啊,你们死得好惨啊!儿啊!”

    “我的儿啊,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们死的好惨啊……”

    星移的演技堪称出神入化,过路的人一个个避之不及,有的也为之伤感。

    白发人送黑发人,两个儿子都死了,无人养老送终。

    这般高调地招摇过市,反而无人盘查。

    “这两幅棺材里都是你儿子?”路边,卖烧饼的叹了口气。

    “我儿死得好惨,被那关外的马匪杀了,曝尸荒野,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的儿啊,我带你们回家!”

    星移边哭边拍棺材。

    酒肆中,有杀手在观察四周,见星移老者模样大声哭喊,自然不会多加怀疑。

    暗处,何顾奉命一路守着萧君泽,从沈清洲将他派去朝阳身边开始,他就只属于朝阳了。

    朝阳将他和百晓堂送给了萧君泽,就算再不情愿,他现在也只能背后默默护送萧君泽。

    星移边哭边擦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

    棺材里,萧君泽醒来就听见有人哭喊,嘴角和太阳穴都有些抽搐。

    这个星移,真的是巫族人?

    能力没看出来,偷鸡摸狗偷奸耍滑倒是一流。

    但别说……他这方式还真混进了江南。

    “儿啊,咱们回家!”

    棺材里,萧君泽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儿?

    磨了磨后槽牙,萧君泽握紧手指,找死!

    他堂堂奉天陛下,不要脸了吗?

    拉着棺材进了后街巷子,确定没人星移才扬了扬嘴角,打开棺材。“陛下!您醒了!”

    “滚!”萧君泽冷声骂了一句。

    星移欠欠地耸了耸肩,赶紧作揖。“陛下,您……您受委屈,不得已而为之。”

    萧君泽撑着肩膀坐了起来,这一路必然有人在背后护着,否则……就算星移偷奸耍滑,也走不到江南。

    “什么人!”冷声开口,萧君泽的眼神瞬间充满杀意。

    “该是贵人。”星移掐指一算,笑了笑。“虽不是什么大贵,但也有些用处。”

    星移的话音刚落,何顾从墙后走了过来,单膝跪地。“属下何顾,奉小姐之名……追随陛下。”

    说完,将手中的令牌交给了星移。

    星移扬了扬嘴角。“这是贵物啊,百晓堂号令。”

    有这令牌在,可号令百晓堂。

    百晓堂可是家喻户晓的情报组织,有了百晓堂助力,那便是得了东风相助。

    萧君泽警惕地盯着何顾,眼眸越发冷凝。“你是百晓堂的人?”

    萧君泽不信任何顾,他绝对在沈清洲府邸见过这个人。

    “是。”何顾点头。

    “那为何朕会在丞相府见过你。”萧君泽慢慢握紧了棺材中的长剑。

    “百晓堂背后的主人是神丞相。”何顾说了实话,这件事朝阳虽然不能知道,但萧君泽可以知道。

    萧君泽惊了一下,拔剑快速抵在何顾的脖子上。

    “陛下,丞相并没有得天下的心思,您很清楚……如若他想要皇位,这皇位早在您出生之前就是他的了。”

    何顾眼眸坚定,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你找死!”萧君泽的长剑刺破了何顾的咽喉。

    “丞相如今只想做好一个父亲,让我守护在小姐身边,但小姐之命,让百晓堂为您所用,丞相不会插手。”

    “他不配!”沈清洲,他配作为一个父亲吗?

    强加在朝阳身上的痛苦,全都源自于他对沈清洲的恨意!

    沈清洲,是他害了朝阳!断了朝阳的双手双脚,毒哑她的嗓子,让她替沈芸柔嫁入王府受尽折磨。

    让朝阳替嫁,是沈清洲用来挑衅他的计谋。

    沈清洲是想借他的手杀了朝阳。

    终是他没有忍心下去手,如若新婚夜他发现朝阳的身份觉得沈清洲公然羞辱他,而杀朝阳泄愤,那今日……沈清洲和他就算是死一百次都无法解心中的悔意!

    “皇后娘娘所做的任何事情丞相都不会再插手,若是将来陛下有能力将权势抓回手中,但求给皇后娘娘留一条生路,丞相只想带她离开。”

    沈清洲,在对白狸死心以后,便无心朝政了。

    他不愿留在奉天,也不愿再去面对木家人……

    “沈清洲又想耍什么花招!”萧君泽自然不信。

    “陛下,丞相会离开。”何顾再次开口,心跳却在加快。

    萧君泽对他是真的起了杀心。

    “不杀你,是看在朝阳的面子上。”萧君泽不会相信何家的鬼话,抬手收了长剑,冷声看着星移。“上路。”

    星移赶紧点头。“委屈陛下还要躲在棺材里……”

    “你可以试试。”萧君泽磨了磨后槽牙。

    “那,那我藏棺材里?”星移指着自己,想了想也不想,萧君泽演技不够。

    “陛下,小心!”

    突然,何顾警惕地推开萧君泽,一只暗箭射在了棺材板上。

    有高手。

    可过了许久,只听见几声惨叫,杀手没出来,倒是一身白衣,带着薄银面具的沈清洲走了出来。

    他没有要伤害萧君泽和星移的意思,一脚踹开另一口棺材,看了眼里面还在沉睡的木景炎。

    萧君泽警惕地盯着那人,他答应朝阳要护好木景炎,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这些人把木景炎带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