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60章 帝王最无情肮脏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萧君泽这才安静下来,呼吸沉重的坐在一旁。

    北柠也靠在角落里,替朝阳处理好伤口以后,独自包扎自己的伤口。

    从小到大,她躲在黑暗中独自舔舐伤口的次数太多了。

    “你对她很上心。”北柠先开了口,她不能理解一个帝王对一个女人的这种偏宠。

    帝王,在北柠眼中是无情的存在。

    如若非要说身份,她是南疆皇帝的私生女。

    也算是南疆的公主。

    可惜,她不觉得自己的血液有多高贵,她只觉得肮脏。

    帝王,是最无情,最肮脏,最可怕的存在。

    “与你无关。”萧君泽眼眸沉了下来,他是不信任北柠的,他之所以在这里守着,是怕北柠趁机伤害朝阳。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北柠没有多问。

    她是不会随朝阳离开的,一天没有救出宁河,她一天不会走。

    “离开西域……”朝阳不知何时醒来,声音沙哑地回答北柠的问题。

    “朝……”萧君泽惊慌地伸手,可想要触碰朝阳的手还是落了下来,冷漠的坐回原地。“命可真大。”

    朝阳扶着伤口坐了起来,看了萧君泽一眼,冷冷开口。“陛下命更大。”

    “哼……”萧君泽哼了一声,不再看朝阳。

    朝阳没有多说,不和萧君泽一般见识。

    北柠倒是长见识了,萧君泽还能再心口不一一点吗?

    “在救出主人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西域的。”北柠摇头,她不能随朝阳一起离开。

    “活下去。”朝阳没有强行留北柠,留得青山在才能不怕没柴烧。

    若是她贸然去送死,不仅仅救不出宁河,还无法复仇。

    北柠心里自然也很清楚。

    “如若组织背后的主人真的是白狸,她不会杀了宁河。”朝阳垂眸,眼底是浓郁的失落。

    提到白狸,她如今只会害怕。

    曾经她最亲密的家人,母亲,如今却成了她的噩梦。

    “我会留在西域,等有了足够的把握再动手。”北柠示意凤卿放心。“你最好能逃出去,别让我对你失望。”

    其实北柠并不觉得朝阳真的能逃离暗魅楼的管控,宁河曾经说过……没有人能真正逃脱暗魅楼。

    这个地方,有着让人最恐惧的地狱。

    北柠离开,黑暗的环境只剩下萧君泽和朝阳两个人。

    两人谁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但却能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心跳和呼吸声。

    “木景炎将军,我要带走。”沉默了很久,萧君泽打破了寂静的空气。

    “陛下不觉得奉天极其危险?”朝阳蹙眉,话语还是透着试探。

    即使她已经决定要将木景炎交给萧君泽。

    她必须要谨慎,绝对不能再让木景炎受到任何的伤害。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还活着。”萧君泽的话语像是誓言。

    这也等同于告诉朝阳,就算带走木景炎,他也绝对不会利用木景炎的名号,威慑四方。

    梦魇之毒没有那么容易解开,他只是想将木景炎送回木家,让木家人好好团聚。

    “你要说到做到。”朝阳视线灼灼地盯着萧君泽。

    “木景炎对我来说同样重要。”不需要朝阳刻意提醒。

    “好……”

    ……

    暗魅楼。

    “圣女受伤了?”白梓延淡淡问了一句。

    “是,但不是重伤,组织的人在追杀圣女。”手下紧张开口。

    “追杀圣女?”白梓延眯了眯眼睛。“他们追杀的,绝对不是圣女,大概……是圣女从组织带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吧,去给我查清楚。”

    “是!那圣女……”手下不知道该不该拦截。

    “不必,让她逃。”白梓延笑了笑。

    总要给朝阳一次逃跑的机会,才能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绝望。

    “阁主,宫里来消息,说陛下要求选秀时间提前……”

    白梓延的手指下意识握紧,这个白楚尧,最近太过活跃。“让人去给他一些警告。”

    一天不给他点教训,他倒是真的把自己当权利在手的皇帝了。

    “是!”

    ……

    西域,边境,婆萨之地。

    “小姐。”何顾与朝阳碰头,警惕地盯着萧君泽。

    “没事。”朝阳摇头,表示萧君泽可以信任。

    “我们已经提前让人将木景炎将军送出婆萨,隐藏在送殡回奉天的车队里。”

    组织的人一定不会想到,朝阳还在境内,先将木景炎送走。

    “陛下可一定不要让我们失望。”朝阳将一块令牌交给萧君泽,让他尽快与星移会合。

    那块令牌是白楚尧给的,可以让婆萨的军队让开关卡。

    萧君泽看着令牌沉默了很久,他其实很想带朝阳一起离开。

    可明知道朝阳现在不走,目的是为了等谁。

    “朝阳,我最后问你一次……”萧君泽握紧令牌,手背筋络清晰。

    “你跟不跟我走。”萧君泽想,如若这次朝阳还是决定和胤承离开而抛弃他,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朝阳了。

    朝阳摇了摇头,几乎没有犹豫。“陛下,回到奉天还有硬仗要打,祝您一切顺利。”

    萧君泽红了眼眶,许久才压低声音再次开口。“你别后悔,后悔了我也不会原谅你……”

    朝阳别开视线,咬牙笑了一下。“陛下放心,朝阳做事从不后悔。”

    既然都是自己的选择,为什么要后悔。

    “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现在开始……我朝阳与陛下,一别两宽,各自安好。”朝阳后退了一步,冲萧君泽抬手作揖,深深地鞠躬。

    从此,天各一方,再无瓜葛。

    “愿,不再相见……”萧君泽转身,雾气却溢出眼睛,不经意间滑落。

    他与朝阳的相遇,误会,互相折磨,到最后的一别两宽……

    终究是他有错在先,又何必奢求。

    “何顾,最后,再帮我做一件事。”看着萧君泽离开,朝阳将百晓堂的号令拿了出来。

    那是老者死后交给她的。

    能号令百晓堂。

    “小姐,您说……”何顾有种不好的预感。

    或许,他和朝阳要暂时分开了。

    “替我守护萧君泽,让百晓堂为他所用,助他成就大业……”

    星移说得对,萧君泽会是个好的帝王。

    她曾眼看萧君泽东宫高贵,也曾眼看着他被废狼狈,更是亲眼看着她登上皇位。

    他应该是个帝王,一个为百姓而生的帝王。

    “小姐……”何顾倒吸一口凉气。

    若百晓堂为萧君泽所用,那沈清洲……

    怎么可能同意。

    “我的话,不能听了吗?”朝阳反问。

    “不……”何顾也双手抱拳。“小姐,此去一路艰辛,怕万般艰难,让何顾在背后保护您,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