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49章 宁河关于木景炎的回忆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但朝阳如若想要救走木景炎,算她有良心。

    “景炎留在这终究不安全,我现在还不清楚组织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或者,那人到底是什么目的。朝阳若是有本事能将人带走……那便让她带走。”

    好在朝阳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木景炎,而是沈清洲。

    只要朝阳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一定会用尽手段救出木景炎……

    “夫人,那我们……”北柠深意的看了宁河一眼。

    “帮她,别被发现。”

    ……

    组织,密室。

    冰棺之中,木景炎的身体一直沉睡。

    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在无人察觉的时候。

    “咔咔。”密室的门被打开。

    宁河从门外走了进来,将面具放在一旁。

    坐在冰棺旁边,宁河手指轻轻触碰自己的脸颊。“你本来就不喜欢我,只喜欢我这张和白狸一模一样的脸,这下……连这张脸都有了瑕疵,你若是醒来……就真的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了吧?”

    宁河苦涩地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抓着木景炎的手指。“我还是喜欢你睡着的时候,只有这个时候你才是最听话的,我想碰你……你就让我碰。”

    木景炎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样宁河欣喜中透着苦涩。

    也就只有在木景炎昏睡的时候,她才能触碰他。

    以前也是这样……

    第一次和木景炎在一起,是因为木景炎中了西域的魅毒,将她误认为是白狸。

    她和木景炎在一起,情动的是自己,可木景炎喊的却是白狸的名字。

    眼眶有些灼热,宁河讽刺地笑着自己。

    还真是下贱……

    明明木景炎心里眼里从没有过她,明明从始至终她都只是白狸的影子。

    可这颗心还是全都放在木景炎身上。

    知道他死,她恨不得杀了全天下的人给他陪葬。

    知道他还活着……她连死都不怕,甘心被组织利用。

    从前她费尽心机还想得到木景炎的青睐,但现在……她已经不奢望了。

    只要木景炎能好好活着,能醒过来。

    但愿朝阳,不要让她失望。

    “景炎,等你醒了……我一定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放心,我再也不烦你,不粘着你,不威胁你……”宁河将木景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也就只敢趁着木景炎昏睡才能这么靠近……

    “木景炎,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不想要了……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好好活着。”起身小心翼翼地躺进冰棺,宁河躺在木景炎身边,慢慢蜷缩起身体。

    最后一次……

    朝阳一定会想办法将木景炎带走的。

    她以后,怕是很难见到木景炎了。

    连这么听话的木景炎,都见不到了。

    冰棺中,木景炎的脸色透着不自然的白。

    宁河将木景炎的胳膊放在自己身上,就好像他在熟睡中将她搂在怀里。

    眼泪湿润了发丝,宁河慢慢睡了过去。

    “小一,小一醒醒……”

    “小一,她们都死了,我们赢了。”

    “小一?”

    梦境中,宁河梦到了白狸。

    也梦到了木景炎。

    她和木景炎一夜温存,她救了木景炎,可木景炎却始终把她当白狸。

    “阿狸,昨夜……”

    她强忍着心口的刺痛,假装白狸。

    反正,她是白狸的影子,只有扮演好白狸,才能留住片刻的温存。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少年成名的木景炎在对情事上还是个完全没有经验的青涩少年,曾经老先帝也曾经想过赐婚给木景炎,可都被他推脱。

    关外不平,何以成家。

    抬手挠了挠头皮,木景炎这个战场肃杀煞气十足的男人,居然脸红到了耳朵根。

    宁河痴痴傻傻的看着木景炎,在她眼中,木景炎就是那种杀伐果断决胜千里的强者……露出这样的表情和反应,反差极大。

    对宁河也是致命的吸引。

    “阿狸,我……我昨夜无法控制自己,如若你……你愿意,我会对你负责,我……此番回京,求陛下赐婚,娶你为妻,我绝对……”木景炎急了,不太会说话。

    他平日里只会打仗,只会杀敌。

    平时很少说话,突然结巴了,居然……不知道要怎么表述。

    宁河忍不住笑出声,这样的木景炎,真的深深烙印在了自己心里。

    “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有我在……”木景炎发誓。

    “我……”宁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在木景炎眼中,她是白狸。

    她也无法替白狸回应,只能保持沉默。

    “阿狸,你愿嫁我为妻吗?我发誓此生仅你一人……”

    宁河心跳慌乱地看着木景炎。

    她很想答应。

    可她怎么答应?

    她是白狸的影子,是暗魅楼的杀手。

    木景炎对她恨之入骨……

    ……

    “木景炎,你要杀了我吗?”

    木景炎‘死亡’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他要杀她……

    “木景炎,你以为杀了我,就能抹掉你对我做过的一切?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和白狸双宿双飞了吗?哈哈哈……”

    宁河疯了一样的吼着,口中的血腥气让她疯狂。

    木景炎的眼眸是她从没见过的寒冷,一剑……刺穿她的肩口。

    “木景炎……我恨你们。”

    宁河一步步靠近木景炎,让他的剑穿透自己的整个身体。

    她以为,只有疼痛能让自己清醒。

    她只是白狸的影子,她深爱了一个只爱白狸的男人。

    眼前渐渐发黑,宁河摔在了漫天黄沙之中。

    杀了她这个一直监视白狸的影子,白狸才是真正的自由了。

    “小一……”

    ……

    猛地惊醒,宁河呼吸急促。

    是她的错觉吗?

    她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

    小一……

    一,是宁河在暗魅楼炼狱时候的代号。

    除了白狸,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小一。

    慢慢蜷缩起双腿,宁河用力抱紧自己。

    明明睡在冰棺里,可她的全身却已经被汗水浸透。

    发丝湿润得厉害,那是……泪水吧。

    起身离开冰棺,宁河恋恋不舍地看了木景炎一眼。

    木景炎不爱她,甚至为了白狸多次想要杀了她。

    可白狸,一直都在利用木景炎。

    “木景炎,以后,很难再见了……”宁河很清楚,组织背后的人有多可怕。

    如若她帮朝阳救走木景炎,组织一定会知道。

    当她知道木景炎还活着的那一刻,她已经将心中的全部执念都放下了。

    只要他活着……

    反正,木景炎醒了,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她。

    手指始终放在脸颊的那道疤痕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的疤痕了,依旧隐隐作痛。

    木景炎,值得她爱。

    所做的一切,都不后悔。

    密室的石门慢慢关上,木景炎的手指再次微动。

    小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