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38章 白狸真的出现了?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春兰紧张地看着四周。“没有人啊。”

    她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出。

    “郡主,您是不是做噩梦了?”春兰有些害怕。“怀成将军一直守在外面呢,不会有危险的。”

    朝阳的呼吸越发急促,不对……

    这空气中的花香气很轻微,如若不是她……别人很难嗅到。

    绝对有人来过。

    “怀成哥哥在外面?”紧张下床,朝阳穿着底衣跑了出去。

    有人能从木怀成的眼皮子底下进入她的房间……

    她在熟睡居然毫无察觉。

    对方一定是高手。

    除了白狸,朝阳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样的能力。

    “哥!”

    木怀成值守上半夜,刚要轮值就听见朝阳喊他。

    “朝儿,怎么了?”见朝阳赤足跑出来,发丝被汗水浸透,心底一紧。“做噩梦了?”

    “方才有没有人来过?”朝阳警惕地看着四周。

    “我一直都在这里,没有人来过。”木怀成摇头。

    “胤承……”

    朝阳的心突然收紧了一下,转身往大虞皇帝住处跑去。

    “木将军,陛下传召您。”

    木怀成刚要追上去,身后是萧君泽的人来传话。

    木怀成蹙了蹙眉,看了春兰一眼。“照顾好郡主。”

    春兰点了点头,赶紧追了上去。

    郡主是做噩梦了,还是真的有人来过?

    可木怀成将军在,什么人能如此进出自由?

    ……

    胤承住处。

    门窗是开着的,显然有人来过,而且惊动了胤承的暗卫。

    “胤承!”跑进房间,朝阳松了口气。“你没事吧?”

    胤承摇了摇头,视线落在朝阳赤足而立的双脚上。“怎么还是这般毛毛躁躁。”

    叹了口气,胤承起身将外衣扑在朝阳身上。“下次不许光脚跑,会生病。”

    “是她对不对?”朝阳眼眶有些湿润,抬头逼问胤承。

    胤承视线沉了一下,没有说话。

    “是她对不对!你见到她了!”从星移出现,她发现白狸可能没死的秘密,一直到现在……

    朝阳其实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她欺骗自己,不是白狸,不会是白狸。

    肯定是背后有更大的阴谋,有人冒充白狸。

    可……现实一步步让朝阳害怕,害怕到发抖。

    “朝儿,你别激动……”见朝阳声音颤抖,胤承用力握住她的肩膀,强迫朝阳看着自己的眼睛。“我也不能确定,她突然出现,带着面具,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你母亲……”

    朝阳有些失控地推开胤承,转身看着门框是的剑痕。

    那是一个四棱星的痕迹。

    只有白狸的星目才能有这样的痕迹。“她还活着,她果然还活着。”

    猜测和现实终究是不同的。

    事实摆在眼前,让朝阳无法再自我欺骗了。

    无力地垂坐在地上,朝阳全身发颤。

    她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害怕,还是愤怒,还是悲哀。

    “生下我,就是为了更好地利用?我对她来说,到底算什么?”朝阳声音哽咽地问了一句。

    胤承视线透着浓郁的心疼,走到朝阳身后,小声安抚。“朝儿,你还有我。”

    “胤承,我们逃吧,只能逃……”朝阳慌了。

    她的自信,她的骄傲,在白狸面前就是碎片。

    她的一切,她的全部,全都是白狸教的。

    “朝儿……”见朝阳情绪有些失控,胤承用力把人抱紧。“没事,有我在,还有我。”

    “胤承……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大虞皇子,很多年前,我以为……她用尽手段求沈清洲送你回大虞是为了救你,可现在……”朝阳笑了,笑得讽刺。“她从一开始就在利用你,利用我,我们都是她棋盘上的棋子,这个女人……没有心。”

    西域圣女没有心,在过去只是传闻。

    原来,她真的没有心。

    她筹谋算计这一切,目的到底是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在奉天蛰伏十几年,不惜委曲求全甚至被沈清洲蹂躏折磨,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又是为了谁……

    难道,她真的只是为了她自己,为了权势,为了得到天下?

    朝阳已经迷茫了,她曾经自认为自己了解白狸,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可现在,她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心口一阵发寒。

    她不了解白狸,从来没有了解过。

    “朝儿,别怕。”

    胤承眼眸透着深意,抱紧朝阳,却偷偷将手中的密函捏得粉碎。

    白狸……

    利用?

    胤承到觉得,对方在下一盘棋,一盘更大的棋。

    至于目的,谁都猜不透,白狸到底想做什么。

    正如当年白狸木景炎还有沈清洲三人之间的恩怨,没有人清楚究竟是怎样的故事。

    如今想来,怕是连沈清洲和木景炎,都被蒙在鼓里。

    ……

    奉天,京都。

    沈家府邸。

    沈清洲坐在院落抚琴,琴弦突然崩断,手指被割破,暗红的鲜血滴落在琴弦之上。

    心口一颤,沈清洲脸色一沉。

    “丞相,出现了……”身后,暗卫落地,声音紧张。

    “在西域?”沈清洲看着断了的琴弦,手指慢慢握紧。

    “是……”暗卫点头。“您让属下盯着大虞皇帝胤承,果然……出现了。”

    “哈……”沈清洲的眼眸沉了一下。“她费尽心机养大的棋子,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我们并没有看清脸,对方蒙面,但手中拿的是星目剑。”

    “朝儿那边……”沈清洲有些担心朝阳。

    白狸既然算计了这一切,连他都算计在内,那朝阳,也很危险。

    “郡主那边我们会守护好,丞相放心。”

    沈清洲慢慢起身,高大的身形在月光下显得极其清冷。“放心?让我怎么放心……”

    那可是他的女儿。

    白狸多狠啊,将他和女儿蒙在鼓里,算计了这么多年。

    “安排好朝中之事,我要亲自去西域。”沈清洲不放心。

    如今他对朝阳的牵挂早就超过了对白狸的恨意。

    一切,都要先以自己女儿的安全为第一。

    “可是丞相,您这个时候不能离开,您若是离开了……皇后娘娘这边万一出什么差错?”手下有些担心,沈芸柔也是他的女儿,毕竟是朝中大事。

    沈清洲若是不在朝中盯着,万一出了什么事……

    “这奉天的权势是她想要,路需要她自己走。”沈清洲淡淡说了一句。

    他从一开始就不希望沈芸柔去追逐权势,可她已经深陷其中,后面的路需要她自己去走。

    作为父亲,他只需要为她铺好道路,安排好退路。

    无论她闯多大的祸,他能确保沈芸柔性命无忧,那便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