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36章 萧君泽选择放手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当初陛下是费尽心机和手段去争了皇位,那就由不得你了,不是吗?”为了皇位,萧君泽当初也付出了很多。

    这个出生便是太子,带着强大母族势力和恩宠于一身男人,本就是天生的宠儿。

    即使后来被废,无数阴谋和黑暗汇聚,但这也不过是他成长道路上必须要经历的历练。

    萧君泽和胤承,终究是不同的,他们就像两个极端,昼夜分明。

    黑暗的童年,需要用一生来治愈,胤承就是这么一个千疮百孔的人,他的灵魂,他的性格,他的过去,是地狱。

    从阳光中掉落黑暗的萧君泽,与从黑暗中拼命想要爬出去的胤承,天生便是对立的两端。

    “那时候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萧君泽只是想要证明自己,证明他可以坐上那个位置,可以比任何人都要好。

    “是啊,陛下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可我们却需要为了活下去。”朝阳笑了一下,站在萧君泽面前。“陛下是幸运的,即使被废,即使皇位没有传给您,但陛下心里很清楚……先帝还是在乎你的,他为你铺好了退路。”

    先帝对萧君泽的感情很矛盾,前期对萧君泽是真的独宠,眼中也只有萧君泽这一个儿子。

    这从萧承恩的叛逆和迫不及待的逼宫中就能看出来。

    先帝对其他儿子是不公平的,他仿佛只承认和爱护萧君泽一个。

    至于后期先帝为什么开始冷落萧君泽,大概是因为长孙皇后吧。

    爱屋及乌,那恨意和怨念也会波及。

    但先帝对萧君泽的爱护从未断过,即使帝王无情,依旧能够看出端倪。

    先帝宁愿选择一个并不怎么上心的六皇子做皇帝,也没有将皇位传给已经复位东宫的太子萧君泽。

    这么做对奉天百害无利,这种事先帝为什么要做?

    追根揭底,先帝自己也犹豫了。

    他知道坐在那个位置之上不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是永无止尽的孤独和折磨。

    身在其位,有太多的不得已。

    得到了一切,也会失去一切。

    先帝得到了皇位却失去了长孙皇后的爱,这是他自己的错,也是那个位置带给所有人的诅咒。

    贪婪,欲望,永无止尽。

    人们会忘记自己的本心,会变得可怕……

    正如当初白狸对胤承的评价,此子若有朝一日得返大海,游龙之命,不可限量。

    没有人,能抵御得了权利带来的诱惑。

    “朝儿……”萧君泽的声音有些沙哑,伸手想要去触碰朝阳。“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法弥补过去对你的伤害,对不对?”

    “对。”朝阳抬头看着萧君泽,月光下,他的脸很轮廓清冷。

    曾经,这是朝阳的光,后来成了她的噩梦。

    “陛下……无论做任何事情,一定要给自己留好退路,你当初对我做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像是噩梦,我每每都会想起,你根根断了我的手指,罚跪,罚些兵书……”

    “我也忘不了陛下曾经为了慕容灵,将唯一可以救我的解药……那个孩子,就算留不住,我也努力地想要保护过它,如若及时得到解药,总还有一丝希望不是吗?”

    朝阳原本以为自己早就看淡了过去,对于萧君泽也早就不恨了。

    就像朝阳说的,他们两清了。

    两清什么?

    无法两清。

    她可以原谅萧君泽不信任自己,也可以原谅萧君泽伤害自己。

    可那个孩子,是朝阳既矛盾又愧疚的存在。

    是她保护不了孩子,是她……太过软弱无能。

    是她,没有权利加持,没有地位傍身。

    身在最底层,卑微且懦弱,只是为了活下去。

    ……

    从前,她一心想着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带母亲离开。

    因为她是奴,别人是主,她没有反抗的能力,也绝对不能反抗。

    后来,她手里有了这些人想要的东西,这是她的资本。

    她借用这份力,拼了命地想要逃离。

    她想要自由,她要追求自由。

    可在追逐自由的路上,朝阳发现……一切都和她想的不一样。

    一切,都是假的。

    “朝儿……”萧君泽红了眼眶,他就知道,孩子是他和朝阳永远都过不去的鸿沟。“如果……强行把你留在我身边只会让你痛苦,那我……”

    萧君泽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我放手。”

    风筝的线握在手中,无论风筝飞到哪里,只要线不断,风筝就永远都在他手中。

    可现在,是风太大,他若是不放手,风筝会碎。

    他怎么忍心,看着他最爱的风筝,粉碎在风中。

    唯有放手,让她随风飘走。

    是他错了。

    一切都是因为他……

    “谢陛下成全。”朝阳跪在萧君泽面前,深深地跪拜。

    她相信萧君泽,不会食言。

    萧君泽站在月光下,看着朝阳跪自己……

    从前,他居高临下,认为朝阳跪自己是理所应当,她是奴自己是主,她的任务就是要讨好主子。

    可现在,朝阳跪他,他觉得是讽刺,是煎熬,是惩罚。

    这一跪,是朝阳在拜别,也是朝阳在告诉他,他们终究不是同类人。

    终究,是要离开的。

    “朝阳答应过陛下,会帮您除掉沈清洲和沈芸柔,沈芸柔已入陷阱而不自知,陛下若能活着回去,除掉沈芸柔不成问题。朝阳将阿雅和春兰托付给陛下,作为回报,恳求陛下能善待她们。”

    朝阳将星移交给萧君泽,便已经将除掉沈清洲的筹码给了萧君泽。

    萧君泽很清楚。

    星移是巫族的人。

    巫族是辅佐天下之主的,巫族的能力虽是传言,但绝对不容小觑。

    就算是沈清洲,也未必能斗得过巫族之人。

    星移是有绝对能力的,这一点朝阳很清楚。

    否则,朝阳这般警惕的人,怎么可能允许星移跟着她回奉天,任由他出入皇宫,接近萧君泽。

    朝阳的聪明,从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

    她深知自己是别人棋盘上的棋子,但也知道如何利用好自己作为‘棋子’的这个身份。

    “如若是你自己要走,我放你自由,但胤承……”萧君泽的眼眸透着浓郁的深邃。

    胤承不信任萧君泽,萧君泽又何时信任过胤承。

    这个人仿佛和他是天生的敌人,也是萧君泽最大的威胁。

    “朝儿,他不可信。”

    萧君泽想让朝阳想清楚,胤承会伤害她。

    他已经狠狠地伤过朝阳一次了,他怎么忍心看着她再被伤害。

    “只要不是胤承……谁,我都认了。”萧君泽握紧双手,他已经决定要给朝阳想要的自由,便不会再用尽手段将人留在身边。

    但胤承不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