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09章 萧君泽越来越幼稚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长春苑,朝阳坐在院落里,有些失神的杵着药臼里面草药。

    “朝儿,我方才听禁军说,明日就要启程了,今夜要不要传青鸾,交代好这边?”星移走到朝阳身边,小声问了一句。

    朝阳没有反应,继续杵药。

    “朝儿?”星移在朝阳眼前打了个响指。

    朝阳回神,点了点头。“我一会儿出宫。”

    走之前,她还要去木家一趟。

    有很多事情要和木怀臣交代好。

    他们此去西域定然困难重重,不仅仅是想要萧君泽命的人,还有那个拜月。

    此次因为怜嫔的死,萧君泽和沈芸柔算是彻底撕破了脸,这样一来,沈芸柔一定会狗急跳墙,在萧君泽离开的这段时间,对木家,对六皇子,对裕亲王下死手。

    “朝儿,去西域的路上一定埋伏了很多杀手,你别忘了,你身上还背负着猎杀令。在这奉天皇宫,是萧君泽的人将你护的太好了,可出了皇城……”星移有些担心。

    朝阳仔细的瞅了瞅星移,笑着调侃。“难得啊,今天这般一本正经。”

    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今天这般正经,倒也让朝阳心底发紧。

    星移慵懒的躺在朝阳一旁的躺椅上,小声开口。“朝儿,你怕吗?”

    “怕什么?”朝阳不知道自己应该恐惧什么,恐惧死亡?

    “见到你母亲……”如若白狸没死,迟早是要见面的。

    朝阳放药的手僵了一下,石杵差点砸在自己手指上。

    “怕吧……”朝阳没有撒谎,她是害怕的,她不是害怕白狸,是害怕……被白狸利用。

    曾经,朝阳心中的柔软是自己的母亲,可如若连母亲都在利用自己……

    苦涩的笑了一下,朝阳将药拿出来放好。“我去给萧君泽送药。”

    “我替你去吧。”星移故意起身,要帮朝阳去给萧君泽送药。

    萧君泽好不容易受点伤,肯定会以此要挟朝阳。

    朝阳也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

    “不用,朕亲自过来了!”院落外,萧君泽一脸阴沉,黑着脸等着星移。

    就这种挑拨离间的人,还想辅佐他?做梦!

    星移吓得吞咽了下口水,呵呵的傻笑。“吆,陛下亲临长春苑啊。”

    “小皇子的天花也已经痊愈了,你可以滚出皇宫了。”萧君泽对星移也不客气。

    一个巫族之人,潜伏在朝阳身边,他必须警惕。

    “星移遵命。”星移嘚瑟的厉害,知道朝阳一会儿也要离宫,那他就不在这招惹萧君泽了,反正马上就要一起北上西域了。

    朝阳翻了个白眼,星移可不是这么听话的人。

    “不要傻傻的相信任何人。”星移离开,萧君泽一脸严肃的坐在椅子上,十分自然的退下自己的外衣。“帮我换药。”

    朝阳有些无奈,可萧君泽是为了她受伤,那还是……忍忍吧。“陛下忍着些。”

    “好。”萧君泽咬了咬牙,任由朝阳将他伤口上的纱布撕扯下。

    倒吸一口凉气,那一箭……伤的真的很重。“陛下很幸运,没有伤及之前受伤的手臂。”

    若是再次损伤那条手臂,萧君泽的胳膊一定就会废了。

    “我没有在乎那些……”萧君泽想让朝阳知道,就算是手臂会废,他也想护着她。

    “陛下还是要爱惜好自己的身体,古有贤王,因脚簸有残,被人诟病,虽空有贤能,依旧不被皇帝重视。”这都是以前的事迹留下来的经验。

    朝阳是想劝萧君泽,自身强大了才能让别人望而却步。

    “朕可记得,那贤王是为了救自己心爱之人跌落马下才落得残疾,就算与帝位失之交臂,他本人应该也不觉得遗憾。”萧君泽一脸叛逆般的顶嘴。

    朝阳被萧君泽气到,敷药的手加重了些。“陛下若是这般不听劝诫,还要朝阳留下做什么?自己直接冲进丞相府杀了沈清洲,回来再将沈芸柔打入冷宫不就好了?”

    冲动,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朝儿的提议,倒也不是不能考虑,不过……朕现在还打不过沈清洲,杀不了他,万一被反杀,朝儿岂不是要守寡。”萧君泽忍着疼还不忘调戏朝阳。

    朝阳磨了磨后槽牙,阴恻恻的开口。“看不出来,陛下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沈清洲。”

    沈清洲,可是奉天当年文武双全的高手。

    “这只是暂时的。”萧君泽似乎很有自信,总有一天他会超越沈清洲。“我会强大到能保护好你。”

    “陛下保护好自己吧,现在你我都是泥菩萨。”朝阳叹了口气,仔细的处理着伤口的细节。“这段时间不要练剑,尽可能不要出汗。”

    “好……”萧君泽沉声答应,但却不可能不碰剑。

    西域盛会,肯定会有不长眼的挑衅,他是奉天的皇帝,自然不能输。

    “朝儿,此去西域,你还会随我回来吗?”萧君泽小声问了一句,沈清洲还没有解决,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到。

    “沈清洲这个隐患还没有除掉不是吗?”朝阳没有明确回答,只是反问。

    萧君泽偷偷的笑了一下,看来……沈清洲强大了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陛下不需要误会,我完全不是为了你。”朝阳将伤口处理好,替萧君泽将衣服穿好。“陛下可以回去了,朝阳一会儿还要去木家。”

    “我陪你去吧?”萧君泽小心翼翼的看着朝阳。

    “我回我家,您去做什么?”朝阳蹙眉。

    “马上西域盛会了,届时各国将军会同台比试,朕去看木将军训练的如何了,也不行?”萧君泽一脸我又不是随你回去。

    “您随意……”朝阳有些无语,感觉萧君泽特别的幼稚。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觉得萧君泽幼稚。

    在以前的记忆里,萧君泽年少老成,从来都不是这么幼稚的人。

    ……

    温泉,拜月住处。

    伸手抓住远处袭来的暗器,拜月的眼神越发冷凝。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西域盛会近在眼前,胤承是越来越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她了。

    旋身躲过暗杀,拜月警惕的看着对方。“胤承竟然派你来……”

    眼前的人,是胤承身边最强的暗卫,血刹。

    “你背叛主上,该死。”血刹冷眸开口,快速出手,丝毫不给拜月喘息的机会。

    拜月节节后退,脸色一沉。“在奉天的皇宫,你以为杀了我……你能全身而退?”

    血刹什么都没说,眼眸只有杀意。

    拜月握紧手指,冷笑了一声。“我此生为他而活,可他却一心想要我的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