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402章 怜嫔死于非命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至于萧君泽,他星移认定的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此次西域盛会,就看萧君泽表现如何了。

    身为帝王,尤其是天下一统的帝王,要的不仅仅是狠厉的手段,还有恩威并施的仁慈之心。

    智慧,是帝王之术的首要。

    纵横捭阖,天下归一。

    ……

    长春苑。

    朝阳躺在床榻上,在梦魇中挣扎。

    她梦到了小时候,小时候的胤承,还有小时候的萧君泽。

    “小朝阳,没爹养,有娘生,没人疼!”

    “小朝阳,是野种,哈哈哈……”

    避暑山庄,年幼时候的噩梦便是这些人起哄一般地唱着自编的歌谣,戳着朝阳心底最深的伤疤。

    没有爹爹,是朝阳儿时最痛的伤。

    “小香坠河淹死了,昨天还好好的。”

    “昨日一群孩子都在这起哄,怎么就突然死了?”

    避暑山庄的婢女们凑在一起说八卦,小香死了,就是带头欺负朝阳的那个孩子。

    朝阳看那些人的视线总是充满杀意,可她很克制,一次都没有动过手。

    可那些人总是招惹她……

    第一次出现孩童淹死的情况,朝阳以为是天意。

    可后来,欺负她的人相继坠河,朝阳才发现……也许一切都不是天意。

    “胤承,人是你推下河的吗?”第一次发现胤承站在河边,冷眼看着水中瘦小的身躯不断挣扎,直到再也没有了水花。

    “不是。”胤承摇头。“我只是没有伸手救他。”

    看着胤承当时的眼神,朝阳莫名有些恐惧,但却更多的是心疼。

    ……

    “打死他,就是他推小桂子下水的,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分配到避暑山庄的小太监叫嚣着要打死胤承,他们手里拿着棍子,狠狠地打在胤承身上。

    那一天,谁都不能惹事,如若反抗,便会引起宫中人的注意。

    因为那天,是太子萧君泽来避暑山庄的日子。

    那一年,萧君泽入主东宫,也不过还是个少年。

    “住手!”

    他从假山后爬出来,看了眼躲在角落里偷偷扔石块救人的朝阳,只觉得有趣。

    “你是谁?”见有人在假山后面躲着,几个小太监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可朝阳知道,知道他是太子。

    “你要帮他?”几个小太监嚣张跋扈惯了,扭头就要打萧君泽。

    朝阳小小的手抓住萧君泽的手腕。“快跑!”

    那时候的萧君泽一脸疑惑,不明白挨打打回去就是了,为什么要跑。

    “为什么不打回去?逃跑以后,他们还是会欺负你们。”萧君泽拉住了朝阳的手腕,此时寻找萧君泽的大太监也找了过来。

    所有人都惊慌地跪在地上。“太子殿下,您让奴才好找。”

    “告诉他们,以后不许欺负人,更不能欺负这个小姑娘。”

    那时候的萧君泽仿佛高高在上的神,与趴在地上一身狼狈却为了朝阳一忍再忍的胤承形成了讽刺的对比。

    “你愿意跟我去东宫吗?”萧君泽年少,只是觉得朝阳有意思,讲义气,随意的问了一句,好像施舍。

    朝阳看了看地上的胤承,又抬头看了看萧君泽。

    那时候的朝阳心仪萧君泽,崇拜这个少年太子,更将他视若神明。

    但有那么一瞬间,小小的朝阳也仿佛明白了一件事,她和萧君泽,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地位悬殊,身份悬殊。

    对于萧君泽来说,随便一句话都能改变她和胤承的命运,而那句话,不过也是他一时兴起的施舍。

    跑到胤承身边,朝阳把人扶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擦他嘴角的血迹。“胤承,我们回家。”

    胤承看着朝阳点了点头,一瘸一拐地跟在朝阳身后,走之前,回头看了萧君泽一眼。

    那个眼神暗沉深邃。

    “朝儿,总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一样,能保护你。”

    “我们只需要离开这里,去看看你说的山海。”朝阳笑着伸了个懒腰,她只是渴望着避暑山庄外的自由。

    “总有一天,天下都将属于你我,无论朝儿想去哪,都无人敢过问。”

    ……

    屋外狂风大作,门被悄悄推开。

    萧君泽没有回正阳殿休息,一直站在雨中,想让自己清醒。

    景宸公子和巫族的事情再次刺激到了萧君泽,星移的存在仿佛就是告诉萧君泽,景宸就是施舍,他听到的一切传闻都是真的。

    他的母后真的与传言所说,为了一个男人,抛弃他的父皇,抛弃了他。

    发丝滴落水珠,萧君泽全身都已经湿透。

    站在朝阳床边看了一眼,萧君泽惨白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他想将朝阳抱在怀中,想要成为彼此的依靠……

    可这一切,仿佛并不现实。

    朝阳抗拒他,不信任他。

    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过错。

    ……

    脸颊有些湿润,朝阳猛地惊醒。

    坐在床榻上,朝阳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水珠……

    是她哭了吗?

    侧目看着空荡的房间,朝阳深吸了口气。

    最近,也有些失眠多梦了呢。

    起身下床,朝阳光着脚丫想要去看看窗外的夜雨。

    走了几步,朝阳慢慢停下……

    有人来过。

    她脚下经过的地方,是水渍。

    抬头看了眼屋檐,在不漏雨的情况下,自然是有人来过了。

    空气中仿佛还有挥散不去的龙涎香,是萧君泽……

    朝阳身形有些落寞,单薄的走到了床边。

    窗户打开,一股强劲的凉风带着湿气和雨水吹了进来。

    院落的合欢开花了,狂风将合欢树吹得四处摇曳。

    花蕊掉落一地,雨后的院落一定美的如同仙境。

    “小姐,大虞来信。”

    听见门窗动静,何顾从暗处走了出来。

    “去休息吧。”朝阳接过信,让何顾去休息。

    暗卫习惯了隐藏在暗处,连休息都是在暗处小憩。

    点了点头,何顾再次开口。“怜嫔那边,也已经处理了。”

    朝阳再次点头,关上门窗,打开密函。

    胤承要去西域盛会,提前告知她,与朝阳在西域国都相见。

    烧了密函,朝阳的情绪有些复杂。

    这里是奉天的皇宫,萧君泽不可能发现不了何顾的存在,也不可能发现不了胤承一次次送来的密函。

    但萧君泽已经给了她足够的自由……

    ……

    正阳殿。

    “陛下,大虞又给朝阳郡主送来了密函。”暗卫小声禀报。

    “盯着那个叫何顾的暗卫,只要他不对朝阳做出不利的事情,不用出手。”何顾是沈清洲的人,这一点萧君泽不会认错。

    但朝阳信任何顾,萧君泽便只能放任。

    ……

    清晨,翊坤宫。

    昨日沈芸柔特意嘱咐怜嫔前来晨昏定省。

    可到了时辰,也没能等来怜嫔。

    “啪!”沈芸柔的脸色暗沉。“一个下贱的婢女,倒是给本宫摆上脸面了!”

    “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殿外,宫女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不好了!怜嫔……怜嫔昨夜暴毙,死状凄惨……太医过去的时候,已经……已经没了呼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