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97章 拜月和沈芸柔的交易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皇宫,温泉。

    拜月泡在水中,看起来百无聊赖。

    “姑娘可真是闲情逸致。”沈芸柔是来找拜月的,笑着将双脚泡在温泉中。“听说你要找本宫?”

    拜月从水中游了过去,在沈芸柔面前潜出水面。

    沈芸柔的笑意越发深邃了些,女人美在皮囊,妖却妖在骨子里。

    拜月这个女人,绝对称得上妖孽。

    别说男人,就是女人……这心也有些受不住啊。“找本宫有何事?”

    “娘娘这个聪明人,应该已经猜到了。”拜月起身,一步步往沈芸柔身边走。

    长发漆黑,拜月美的确实摄人心魄。

    沈芸柔眯了眯眼睛,手中拿着的竹笛抵住拜月要靠近的身体。

    拜月眼眸沉了一下,沈芸柔的警惕性是真的很强。

    “想趁着这次西域盛会,回到西域?”沈芸柔问了一句。

    “是。”拜月点头。“西域圣女的最后试炼就在此次盛会,我和朝阳,只能活一个。”

    沈芸柔似乎很满意拜月的回答。“那希望你不要让本宫失望。”

    朝阳,最好不要再回来了。

    “娘娘放心,拜月保证……不会让她活着回来。”拜月似乎很自信。

    “若是你成了西域圣女……”沈芸柔想知道拜月的立场。

    “陛下对拜月无心思,拜月若是掌权……自然与娘娘一心。”她的立场,自然是站在对自己有利的一方。

    “本宫如何才能放心呢?”沈芸柔像是在叹息。

    拜月转身靠在一旁,小声回应。“娘娘,陛下若是回不来,这奉天的天下可就是您的了,拜月当然要和您一心……”

    拜月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她可以保证让萧君泽回不了奉天。

    只要试炼结束,她成了圣女,那萧君泽就别想活着离开西域。

    沈芸柔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好,那就提前预祝你成为西域新一届圣女。”

    拜月的手指在水中抖动了一下,一只黑色的蛊虫顺着温泉水往沈芸柔身边游动。

    沈芸柔皙白纤细的双腿还浸泡在温泉中,那小小蛊虫钻进沈芸柔的皮肤,瞬间消失不见。

    拜月笑着扬了扬嘴角,趴在岸边。“娘娘放心。”

    ……

    木府,别院。

    木怀臣坐在院落,脸色有些泛白。

    “快快快,趁热。”谢允南端着红枣茶跑了出来,烫的手指泛红。

    木怀臣赶紧伸手接过,这么热的天却丝毫不觉得烫。

    戚风紧张的伸手,想要接过茶盏,却发现木怀臣根本不觉得烫。

    下意识伸手抓住木怀臣的手指,戚风倒吸一口凉气,冰冷……

    像是腊月的寒冰。

    木怀臣无力的笑了一下。“别怕,还有半年的时间呢。”

    “别乱说话,你不会死的!”戚风呼吸有些急促。

    “死不了,死不了。”谢允南嘴里还塞着糕点,摆了摆手。“我最近在研学夜叉给我的医书,这天生绝脉之人并非无药可以,我就是例子啊。”

    “谁?”木怀臣眯了眯眼睛,威胁的意味浓郁。

    谢允南哼了一声。“郡主,朝阳郡主!”

    木怀臣无奈的笑了笑,示意戚风给谢允南点教训。

    见木怀臣心情好,戚风也笑着上前,捏住谢允南的后颈。“郡主今天来过了,说明天还会来。”

    谢允南吓得脸都白了,这是要告状的意思吗?“木,木怀臣……我,我可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出卖我。”

    木怀臣笑着扯了扯戚风。“别下手太重。”

    戚风这才松了手。

    “哼,你们都欺负我,我……”谢允南气冲冲的要跑。

    “你怎样?给谁告状?”这些时日的相处,木怀臣将谢允南当个孩子看。

    戚风和木怀成直接将谢允南当女人看……

    敬而远之。

    要说这谢允南,只要不说话,没人知道他是个男人。

    “我,我给我姐说!”谢允南梗着脖子,好像谢御澜真的会在乎他的死活一样。

    “朝阳是我妹妹。”木怀臣淡淡开口,这是在和谢允南讲道理。“至少在我面前,你要尊重她。”

    木怀臣护犊子,听不得别人说朝阳不好。

    当然他也清楚谢允南也就是嘴上横,他要是真的不喜欢朝阳,就不会听朝阳的话,从来到奉天以后,就一直在努力学习医书。

    连谢御澜都很惊讶,从前不学无术的弟弟,居然……半夜三更都在看书。

    “谁让我不收我为徒……”谢允南小声嘀咕,他想做个有用的人,不想再让谢御澜为他担心。

    既然朝阳说他有学医术的天赋,他就想跟着朝阳学。

    可朝阳却说他应该有更高的造诣,更好的师父,说她不配?

    分明就是故意敷衍他……

    “朝儿觉得自己在毒谷学艺尚浅,做不了你的师父,可她已经慷慨的将老者留下的医书都给了你,你应该知道朝儿对你是特别的。”木怀臣都看得出来,朝阳对谢允南是很特殊的。

    谢允南脸颊红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气的。

    傲娇的哼了一声,谢允南不再说话。

    “木将军。”

    院落外,木怀成持剑走了进来。

    自从朝阳将寒水剑送给木怀成,木怀成连睡觉都要将剑放在床边。

    木怀臣的视线落在木怀成手中的剑上,惊了一下。“这是……”

    “寒水剑。”木怀成将剑放在木怀臣手中。

    那沉甸甸的重量不是木怀臣能拿的住的,但木怀臣的心情有些激动。“是叔父的寒水剑,怎么会……”

    怎会回到木家?

    “朝儿送来的。”木怀成很高兴。

    “朝儿?”木怀臣有些担心。

    “没事,我会护着她。”无论发生什么,他一定不会让朝阳受伤。

    “哥,朝儿很聪明,可有时候……也容易冲动,她毕竟还年少,经历有限,此去西域你要多多照拂。”木怀臣还是忧心。

    这次前往西域,危险重重。

    木怀臣不仅仅担心朝阳,还担心萧君泽。“哥……保护好陛下。”

    “我木家对陛下定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木怀成让弟弟放心。

    “保护好自己……”木怀臣叹了口气,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哥还要看着你痊愈,治好你的天疾,不会轻易出事。”木怀成揉了揉木怀臣的脑袋,这么多年始终将木怀臣当孩子看。

    “我等你们回来。”

    木怀臣淡笑。

    “对了,秦王今日就要住进木家,陛下对六皇子还算上心,但……你要多盯着些。”木怀成想了想再次开口。“朝儿说,六皇子没有那么简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