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88章 萧承恩与萧君泽的恩怨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萧君泽的身体慢慢僵硬,眼眸闪过一丝暗淡。

    “萧悯彦此次遇刺,与我无关。”萧承恩沉默了很久,但还是说了一句。

    原本他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

    但这一次,无论是萧悯彦还是萧君泽,都让他更加心寒了。

    虽然他对萧君泽很早之前就没有手足之情了,可终究还是有血缘羁绊的。

    让他彻底狠下心来一意孤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你我是从何时开始,渐行渐远?”萧君泽将众人屏退,靠在门框上,滑坐在地上。

    毫无帝王之姿的坐着,萧君泽声音有些慵懒。“记得小时候,皇兄并不讨厌我。”

    在萧君泽很小时候的记忆里,萧承恩并不讨厌他,甚至还喜欢偷偷跑到翊坤宫找他玩儿。

    记忆最深处,廖国公家的小世子入宫,手里拿着一只竹蜻蜓,他看着好玩儿,萧承恩就把小世子打得鼻青脸肿,还将竹蜻蜓抢了过来塞给他。

    只是后来只有萧承恩一个人受了惩罚,先帝碍于长孙皇后的面子,廖国公碍于先帝的面子,都没有让他受罚。

    他替萧承恩求情了,可是没用。

    先帝不听,长孙皇后也无法多说什么。

    打人的是萧承恩,动手的也是他。

    廖国公是三朝元老,老来得子,他的小儿子被打,皇帝总要给个说法。

    烈日炎炎之下,萧承恩跪到昏迷。

    那时候,萧承恩的母妃也跟着跪在殿外,哭到晕厥。

    萧君泽躲在角落里,小小的年纪满是无助和害怕。

    从那时候开始,萧承恩就再也不理他了。

    开始带着人疏远他,欺负他,甚至会动手打他。

    “母妃说了,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不知道萧承恩的母亲给他说了什么,再见到萧承恩的时候,他对萧君泽的眼神中就只剩下了仇恨。

    “从小到大,这宫中所有的好东西都是你的。你身后有长孙家,有长孙皇后,你拥有着最好的人生,最多的宠溺和偏爱。你从出生开始就是太子,皇位注定是你的,你不需要像我一样筹谋算计,步步为营,甚至不需要牺牲太多就能得到父皇的喜爱……”

    萧承恩见萧君泽坐在地上毫无君王形象,也毫不客气地坐在他身边。

    管他帝王之间的规矩,他就是要和萧君泽在地上平起平坐又能如何?

    有本事,萧君泽就杀了他。

    小时候,他确实不讨厌萧君泽,那是因为他傻。

    他把萧君泽当做弟弟,为了他喜欢的东西可以大打出手,可结果呢?

    受惩罚的人永远都是他,给萧君泽当陪衬的人还是他。

    母妃说过,只要萧君泽不死,死的人就会是他。

    试问谁人不想活着?谁人不想好好活下去?

    萧君泽出生开始就注定是未来的太子,未来的皇帝。

    他会成为萧君泽的眼中钉肉中刺。

    母妃说,她是远嫁而来的人,可毕竟只是柔然的棋子。

    柔然会想办法支持萧承恩,所以他要争气。

    不做上那个位置,他们都会变成没有用的人。

    当成为了没有用的人,他们都会死。

    所以,活下去,在萧承恩小时候就已经根深蒂固。

    而萧君泽,也成了萧承恩活下去的唯一阻碍和敌人。

    “从前我不能理解你,后来我懂了,活下去……为了想要守护的人和事,活下去。”萧君泽笑了一下,萧承恩不会懂他,就像他也无法理解萧承恩对自己这浓郁的敌意。

    “朕知道你恨我,你带兵造反,我无从选择。”萧君泽看了萧承恩一眼,他们兄弟之间从未有过这般心平气和的对话。

    萧君泽知道他和萧承恩真正的矛盾点在苏婉儿的死因上。

    苏婉儿死了,让萧承恩对他的恨意越发浓郁。

    萧承恩眼眸暗了一下,手指慢慢握紧。

    确实,他从前是想除掉萧君泽,但从来都不是因为恨。

    可婉儿死后,他确实乱了分寸,失了本心。

    “不管你信不信,朕……从未想过要她的命。”当初让暗卫挟持苏婉儿,也是为了对付萧承恩,只是苏婉儿性子刚烈。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萧承恩情绪有些失控。“如若是我杀了你心爱的女人,你会给我解释的机会吗?”

    萧承恩用力扯住萧君泽的衣领,赤目猩红。“哈,是我错了,你这种人,没有心……所有你怎么可能会有心爱的女人。你只爱你自己,爱权势,爱这皇位!”

    当初萧承恩以为控制了慕容家就能控制住萧君泽,可惜他错了。

    萧君泽根本就不爱慕容灵。

    他输了,输在萧君泽没有心上。

    “你只爱对你有利用价值的人!”

    萧君泽什么都没说,安静地看着萧承恩。

    他没有心?

    随萧承恩怎么说。

    “萧君泽,你我终究为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若坐在这个位置上不会放过你,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同样不会放过我,所以……何必虚伪。”萧承恩起身,准备离开。

    “哥……”

    萧承恩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手指在发颤。

    已经有多少年,萧君泽没有喊过他哥哥了。

    大概是从小时候那次被罚,他差点高烧昏死过去以后,再也没有听到萧君泽叫自己哥哥了。

    讽刺地笑了一下,萧承恩没有停留。

    身在皇家,最不值钱,最致命的东西,就是亲情。

    ……

    “皇帝哥哥……”

    萧承恩刚走,萧悯彦就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他害怕萧承恩和萧君泽说些什么……

    他不想让萧君泽对自己产生一丝一毫的疑心。

    “怎么下床了?”萧君泽还未曾起身,萧悯彦已经眼眶泛红地走到了他身前。

    “皇帝哥哥,我不想离开你,我害怕。”萧悯彦,总是知道萧君泽的软肋在哪里。

    只要他一句他害怕,萧君泽总会妥协。

    “伤不疼了?”萧君泽叹了口气,伸手看了看萧悯彦的手臂。

    身在皇家,亲情可悲,但尤为可贵。

    萧悯彦还只是个孩子,总不会心机太重。

    萧承恩从来不掩饰想要除掉他篡位的心思,他不得不对萧承恩下手了。

    身在皇位,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正如萧承恩所说,他坐上皇位……是绝对不会让萧君泽活着的。

    所以,每个人都是为了活下去。

    为了江山稳固。

    “哥哥,能不送我走吗?”萧悯彦坐在萧君泽身边,蜷缩着身子,小声问了一句。

    “好,不走。”

    萧君泽果然还是妥协了。

    “就知道皇帝哥哥对我最好了。”萧悯彦满足地笑了一下,靠在萧君泽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对付萧君泽,苦肉计比任何计谋更好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