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87章 白狸一直利用木景炎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很显然,薛京华在逃避,而且不愿意说她和木景炎的故事。

    朝阳手指无力地后退了一步,换了个问题。“你和我母亲如何相识,为什么会将归隐给她。”

    薛京华沉默了很久,小声开口。“是她来求我,说她怀了木景炎的孩子,为了让你活下来……为了让木景炎活下来。”

    白狸那么聪明,她离开京都的时候好像就知道,他们可能逃不了,逃不出去……那就只能死。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木景炎会死……”朝阳再次后退了一步,眼眶红肿得厉害。“她的嘴里还有一句实话吗……”

    自己真的是木景炎的孩子吗?还是白狸用来骗薛京华毒药的借口?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是木景炎的孩子,还将毒药给了她?”朝阳的情绪在失控的边缘,她的思绪很乱,混乱得厉害。

    “我也有怀疑过,你是谁的孩子……对我来说根本不在乎,可木景炎在乎,他在乎你的命,在乎你能不能顺利生下来,甚至在乎你能不能顺利活下去。”

    木景炎那么在乎朝阳的死活,是不是木景炎的孩子,对于薛京华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你和你母亲,真的很相似,不愧是母女,尤其是在威胁我的时候。”薛京华苦涩地笑了一下,撑着手腕站了起来。

    白狸和朝阳都很可怕,尤其是善于窥测人心。

    当年白狸也是用她的秘密来威胁她……

    但白狸知道的,不是她的女儿身,而是……她对木景炎有了不该有的情愫。

    薛京华害怕白狸,尤其是她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带着威慑力。

    而白狸,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她的目的。

    “她说,如若我不把归隐给她,木景炎会死,那是我最后一次见白狸,在奉天边关的驿站里。”那时候,白狸很惊惶的找到她,逼她交出归隐。

    那时候,薛京华就大概猜到了,木景炎可能要出事了。

    但至少,有归隐在,他还能活下来。

    “我母亲,从一开始就没想让木景炎死,可也能看得出来,她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木景炎。”朝阳觉得很可悲,替木景炎感到可悲和不值。

    她不知道白狸到底是怎么想的。“在她眼里,我和父亲……都是棋子。”

    至少她和木景炎,都是白狸可以利用的对象。

    “朝阳,你是他用命守护的人,我不会害你,也不会让你死,可我能力有限……”薛京华紧张的看着朝阳,如今长孙无邪回来了,他是回来复仇的。

    长孙无邪绝对不能被轻视,他将来……会是很大的变数。

    如今,她留在奉天是为了当初对先帝的承诺,先帝答应留长孙无邪一命,她答应先帝留在奉天皇宫。

    等一切尘埃落定,她迟早是要离开,再不过问这些事情的。

    何况,她怕了,也累了。

    她怕长孙无邪,也怕朝阳,更怕生死都不明的白狸。

    朝阳沉默地看着薛京华,也许这个人真的不是敌人。

    可她现在无法信任任何人,也不能轻易让任何人知道木景炎还活着的消息。

    “归隐无药可解?除非让人从梦境中醒来对不对?”朝阳声音沙哑地再次问了一句。

    薛京华点了点头,眼底透着的是希望。

    也许她猜测得没错,木景炎真的没死。

    而朝阳,是让他回来的关键。

    “朝阳!”见朝阳要走,薛京华惊慌的站了起来。“无论他是不是你父亲,他很爱你,你的命是他给的,如若你有他的消息,求你……救他。”

    朝阳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不需要你提醒。”

    她会做到。

    木景炎用命守护朝阳和白狸这对母女,这是她们欠了木景炎的。

    一切不过是因果循环。

    ……

    长春苑。

    “木怀成将军来消息,说这次西域盛会已经定下来了,跟随的将军是他。”何顾见到朝阳,小声提醒。

    朝阳松了口气,还好……木怀成也去。

    “春兰,去跟皇后要令牌,我要见沈清洲。”小皇子她会治好,但沈芸柔必须先遵守诺言。

    宝剑配将军,木景炎的剑属于木家,那就应该归还给木怀成。

    至少,这次西域盛宴,无论是能力还是武器,他哥哥都值得最好的。

    “沈丞……沈清洲会将剑交给小姐吗?”何顾有些担心。

    “他会。”朝阳从内殿走出,拿在手里的,是那个还未解开的八音盒。“你不是说,这是沈清洲最想解开的秘密?百晓堂解不开,但我可以,只要他将我想要的东西给我,我便将这八音盒解开。”

    何顾惊愕的看着朝阳,什么都没说。

    ……

    御书房。

    大雨只下了一阵,正如星移所说,他连雨水的时间都算得准确。

    萧君泽走进院落,见萧承恩正全身湿透的站在院落中。

    “皇兄怎么不进内殿,在殿外淋雨?”萧君泽深意开口。

    萧承恩冷笑,最讨厌萧君泽的虚伪。“陛下有事不妨直说。”

    萧君泽如今还在忌惮沈清洲,所以萧承恩知道,萧君泽不会轻易要他的命,但却也会对他越发防备。

    解决掉沈清洲,下一个人就是他了。

    有些时候,人不是想要树上的果子,是如若你不去摘,你就会饿死。

    这一切,都是形势所迫。

    他不未雨绸缪,不反,萧君泽也不会让他活着。

    “西域盛会,朕会亲自前去,朝中还要有劳皇兄。”萧君泽深意的说了一句,大概意思是他如若不再宫中,那萧承恩可就要小心沈清洲了。

    沈清洲和萧承恩,无论谁除掉谁,萧君泽都是受益的一方。

    “陛下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亲自前去西域,以为这一路会有多太平?

    他会对萧君泽下杀意,沈清洲和沈芸柔的人自然也在等这一天。

    萧君泽若是死在路上,对沈清洲和沈芸柔来说,皆大欢喜。

    “这个位置,真的那么好吗?”萧君泽凝滞片刻,回头看了萧承恩一眼。

    萧承恩先是一愣,随即冷笑。“如若不好,陛下会费尽心机?”

    萧君泽垂眸,没有说话。

    他不需要解释,过多的解释都是无用的。

    刀子只有在自己身上才最痛。

    为了这个位置,兄弟反目,父子成仇……

    “不得到这个位置就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迫不得已。”萧承恩抬手作揖,冲萧君泽行君王礼。

    如若都能公平的活下去,这个位置对他萧承恩真的没有太大吸引力。

    他要权利也不过是为了活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