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80章 柔然公主挑衅朝阳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裕亲王府。

    房间传出让人羞愧的声音,不用多想都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

    “王爷,您别……青鸾妹妹还在外面站着呢。”

    “管她做什么?”萧承恩的声音冷凝。

    门外,青鸾双手握紧的站直身子,一动不动的站着。

    如今,她重新回到裕亲王府,只能算是萧承恩手中的棋子了。

    既然主人让她站在外面听活春宫,她就绝对不能捂上耳朵。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妖娆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衣衫不整,面若桃花绯红。

    青鸾安静的站着,气场冷凝。

    萧承恩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下意识看了青鸾一眼。“任务没有完成,一会儿去督查领罚吧。”

    青鸾双手抱拳,恭敬却没有任何感情的说了一句。“是,主人!”

    看着青鸾毫无情绪波动的离开,萧承恩背在身后的手指慢慢握紧。“站住!”

    莫名,他不受控制的喊住青鸾,气的太阳穴有些跳动。

    他做戏是给青鸾看,让她不要再对自己抱有任何感情,以免……他有什么不测,青鸾以身殉情。

    可看青鸾这样子,对他哪还有半点情愫。

    明明……这就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可为什么……不受控制的也是他。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青鸾恭敬回问。

    “青鸾,你如今的本事着实让本王失望,若是任务再失败,你就给本王滚出王府!”萧承恩明明不想说很难听的话,可话到了嘴边还是变了味道。

    青鸾眼眶微微有些灼热,低头强忍着喉口的腥甜。“青鸾明白。”

    “当初看见本王恨不得贴在身上,如今却这般冷漠,你这是又玩儿的什么伎俩?欲擒故纵?”萧承恩莫名就是不想这么快放过青鸾,伸手将青鸾推到墙上,猛地困住。

    青鸾安静的看着萧承恩,眼底没有任何情绪变化。

    “听到本王与月儿在房中……你就没有什么想法?”萧承恩执拗的连他自己都没看出来。

    当然,青鸾更看不出来,她只觉得萧承恩在羞辱自己。

    “王爷一定要听?”青鸾抬眸,眼里依旧一片平静和冰冷。

    “说。”萧承恩蹙眉。

    “那王爷可不要怪罪。”青鸾依旧云淡风轻。

    萧承恩脸色更难看了,青鸾这是和朝阳在一起久了?怎么还学了她那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流里流气?

    他很不喜欢!

    相对比,他还是更喜欢以前的青鸾。

    “说!”萧承恩显然没那么好的脾气。

    “王爷在房中的时辰短了好多,是最近房事繁多过于疲乏?可要好好养好身体,免得有心无力。”青鸾淡淡开口,怼人的本事她可是天生的,只是以前不敢也不愿意怼萧承恩而已。

    从前,萧承恩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她愿意牺牲自己完成萧承恩的所有任务。

    可现在,对萧承恩而言自己只是一颗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而自己……又何必将萧承恩看的太重。

    “你!”萧承恩显然让青鸾的态度震惊了,想要发作却又得憋着,只能抓狂的隐忍。“滚!”

    等青鸾离开,萧承恩瞬间沉不住气了,这朝阳给青鸾灌了什么迷魂汤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左右踱步,萧承恩磨了磨后槽牙,不行,他得去找朝阳!

    “王爷,陛下禁了您的足……”见萧承恩要出府,管家赶紧惊慌上前。

    萧承恩这才反应过来,他被禁足,萧悯彦被送去江南十二城。

    眯了眯眼睛,萧承恩这才收敛了情绪。“六皇子到哪了?”

    “六皇子迟迟不肯离开,拖到今日,已经出了皇城。”

    萧承恩笑了一声,萧悯彦会乖乖离开?

    若不是君臣有别,他恨不得长在萧君泽身上!

    ……

    皇宫,皇后处。

    “回娘娘,薛神医让人来传信,说……小皇子确是天花……”宫女脸色惨白,跪在地上。

    沈芸柔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用力握紧双手。“听闻南疆毒谷有治疗天花的秘药,不知朝阳郡主……”

    沈芸柔主动开了口,却没有丝毫恳求的意思。

    朝阳安静的坐着,这沈芸柔倒是自命清高。“师父走的早,朝阳手中并没有秘药。”

    “郡主是老者的徒弟,耳语目染,治疗个天花,应该不成问题吧?”沈芸柔慢慢握紧手指。

    “瞧皇后娘娘说的,树上涂抹松油让个小姑娘摔断腿这种小伤朝阳能治,天花这种极具传染性的疑难杂症,朝阳可不敢乱说。”朝阳笑着回怼。

    沈芸柔也看出来了,朝阳不仅记仇,而且就等着自己求她呢。

    咬了咬牙,沈芸柔在心中权衡利弊。

    小家伙活着,对她还有很高的价值……

    如今萧君泽算是迫于沈家势力,没有拆穿小皇子的身份,只要萧君泽死了,小家伙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何况,她确实不想让那个小家伙就这么死掉。

    “朝阳郡主,本宫以奉天皇后之名,恳求你……”沈芸柔起身,算是将自己的架子放了下来。

    朝阳端着茶的手僵了一下,笑着开口。“听闻丞相沈清洲手中有把寒水剑,那剑乃是平剑山的铸剑师用天外玄铁所铸造,削铁如泥。”

    沈芸柔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朝阳得寸进尺!

    寒水剑乃是铸剑师用七七四十九段烈火锻造,又贮藏在天山寒潭数年才有的绝世好剑。

    宝剑配英雄,那把剑是当年先帝赐给木景炎的佩剑。

    木景炎带着那把剑驰骋沙场,所向披靡,一生从未有过败绩,所到之处所有人将木景炎奉若战神。

    木景炎死后,那把剑便被沈清洲带走,从此再也未曾面世。

    沈芸柔很清楚,她父亲恨木景炎,禁锢了那把剑。当年先帝旁敲侧击都没有从沈清洲手中把那把剑要走,朝阳凭什么有自信能让她父亲妥协。“痴心妄想。”

    显然,朝阳这是痴心妄想。

    朝阳眯了眯眼睛。“那就没有办法了。”

    她就是要那把剑,那把属于木景炎的剑。

    当初沈清洲从木景炎身上抢走的,她要一点点帮木家要回来!

    那把剑就不应该属于沈清洲!

    “皇后娘娘,柔然二公主求见。”就在沈芸柔气压极低的时候,宫女小声禀告。

    沈芸柔脸色难看,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

    “听闻小皇子病了,我柔然的医术在江湖也不逊色南疆毒谷,如今老者已去,朝阳郡主怕是没有本事,不敢替皇后娘娘医治小皇子吧?”院外,阿图雅走了进来,话语透着浓郁的挑衅。

    沈芸柔挑了挑眉,深意的笑了一下。“看来……也不是非郡主不可。”

    “皇后可知道天花凶险,可别耽搁了治疗时间,到时候再来求本郡主。”朝阳起身,经过阿图雅身边。“本郡主倒也好奇,柔然公主的医术,是有多自信?”

    阿图雅信心满满,只要她帮奉天的皇后救了小皇子,到时候皇后和萧君泽自然都会对她另眼相看。“郡主是怕了?怕阿图雅抢了您的风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