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39章 朝阳与沈芸柔的战争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滚……”见朝阳实在无动于衷,倒是萧君泽忍无可忍了。

    压低声音威胁,酒意上来后情绪有些失控。

    拜月被萧君泽无情的扔在了地上,锲而不舍的缠着萧君泽。“陛下……你看,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呢。”

    萧君泽的视线再次落在朝阳身上,可她……却始终没有动静。

    “陛下。”空气沉寂了很久,朝阳先开了口气,

    萧君泽紧张的看着朝阳,有些欣喜,她是不是……生气了?

    “听闻裕亲王带六皇子回京,不知真假。”

    萧君泽眼底的欣喜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失落。

    提起萧承恩,朝阳这是摆明了给沈清洲找不痛快。

    既然都坐在一起了,不能真刀真枪的打,只能先给对方添堵了。

    “乱臣贼子,朕还没空闲下来……”

    “陛下,毕竟是皇亲,裕亲王当初也是年轻气盛,一家人还是要和和睦睦,这皇权才能稳固。”朝阳赶紧打断萧君泽的话,就算他想对付萧承恩,现在也不是时候。

    只有和萧承恩合作先除掉沈清洲,才是重中之重。

    就算萧君泽不肯和萧承恩合作,膈应沈清洲也是可以的。

    “朝儿说得对。”萧君泽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表情,迫切的想寻求朝阳的肯定。

    可朝阳全程冷漠,看都不看他那迫切的目光。

    “后宫不涉朝政,朝阳郡主还只是个郡主,妄议国事,是否有些不妥?”沈清洲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倒是沈芸柔,慕名的敌意对着朝阳,字字珠玑。

    “国事?朝阳身为奉天郡主,与陛下商议的分明是家事,您说对吧,陛下?”朝阳冲萧君泽笑,这最后的语调……居然有些婉转和撒娇?

    萧君泽身子都僵了,这还能不对?

    朝阳就是说月亮是红的,他现在都说对。

    ……

    一旁,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拜月在萧君泽眼中简直就是空气。

    被人晾在一旁,拜月磨了磨后槽牙,朝阳……

    “自然是家事。”萧君泽点头。

    朝阳扬了扬嘴角,挑衅的看着沈清洲。

    沈清洲一直没有说话,周身的欺压仿佛在告诉所有人,你们太幼稚。

    “郡主远道而来,既已是大虞皇后,又为何回宫?”沈芸柔问了一句,起身端起酒盏,往朝阳身前走。

    “听闻兄长边关受伤,朝阳回京都省亲,探望兄长,顺便祭奠父亲陵墓,不可吗?”朝阳一字一句开口,将沈清洲对木家所做的一切都化成了恨意。

    沈清洲端着酒杯的手僵了很久,抬头看了朝阳一眼,视线跳动。

    沈家与木家积怨已久,可他所做的任何事情,从未后悔过。

    立场不同,无需解释。

    懂他的人,从来只有他自己。

    “当然不是,郡主是奉天的功臣,本宫亲自敬你。”沈芸柔举杯,要敬朝阳。

    朝阳不知道沈芸柔耍的什么花招,起身回敬。

    “这酒味道不对,怕是见了风,换一盏吧。”朝阳刚要饮下那酒,就听见沈清洲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朝阳下意识警惕,仔细嗅着杯中酒,没有任何问题,无毒……

    当然,沈清洲也不可能会提醒她……

    沈芸柔眼底闪过阴霾,仰头喝下杯中酒,手指握紧到咯咯作响。

    父亲,还是出手了。

    “这酒,味道是淡了些,郡主若是嫌弃,不喝便是。”沈芸柔安静的看着朝阳,以退为进。

    她乃是堂堂奉天皇后,亲自敬酒,若是朝阳不喝,可就不给面子了。

    朝阳再次嗅了下杯中酒,现在还不是和沈芸柔撕破脸皮的时候。

    这酒中桃花香气很重,是陈年好酒。

    仰头喝了下去,温热十足。

    “朝儿……”萧君泽失控的站了起来,他也怕酒中有问题。

    阿福接过朝阳手中的酒杯嗅了嗅,偷偷冲萧君泽摇头。

    酒水没有问题。

    见朝阳还是喝了,沈芸柔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

    拜月安静的看着沈芸柔,又看了看朝阳。

    哈……

    这女人之间的战争,还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啊。

    两人根本都是防不胜防。

    桃花酒,桃花酿,桃花乡里女儿红。

    温柔乡啊……

    如果拜月猜得没错,一会儿……好戏就要开场了。

    “啪啪。”果不其然,沈芸柔拍了拍双手。“西域舞姬虽美,我奉天也不逊色。”

    话音刚落,一群舞姬踩着舞步走了进来,丝竹配乐,翩翩起舞。

    沈清洲抬头看了沈芸柔一眼,眼眸透着的是警告。

    脸色一沉,沈清洲仰头灌了杯中酒。“陛下,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还不送丞相。”萧君泽冷声开口。

    阿福赶紧上前,亲自送沈清洲离开。

    绕出坐塌,沈清洲从朝阳身边经过,停下脚步,深意开口。“比起你母亲,还是差了太多。”

    朝阳隐忍的咬着唇角,双手握紧到身体发颤。

    沈清洲!他怎么还有脸提起她母亲。

    “陛下,这舞女身上好香啊,是什么香啊,好喜欢……”拜月靠在萧君泽腿上,故意提醒。

    朝阳的呼吸一颤,想要屏住鼻息已经来不及了。

    丹田处的燥热感瞬间涌上四肢,连指尖都在发麻。

    是龙涎香……

    女儿红没有问题,可陈年女儿红加桃花,紫河车等泡酒……再遇龙涎香,这是最烈的催……欲之物。

    慢慢呼了口气,朝阳眼眸深沉的看着沈芸柔。

    用这么低端幼稚的手段,就是为了让她出丑?

    “郡主可是醉了?”见朝阳面色红润,周身散发妩媚,沈芸柔笑着开口。“陛下,朝儿怕是醉了。”

    萧君泽也察觉到朝阳有些不对劲,方要起身。

    “陛下,朝阳累了,先行退下。”猛地站了起来,朝阳要在意识还能自控之前离开。

    “郡主,您身上也好香啊,可是用了什么香粉?”拜月笑着拦住朝阳,故意拖延时间。

    “陛下,西域的东西都带毒,您最好……慎用。”朝阳警告的看了萧君泽一眼,将拜月推开,径直离开。

    沈芸柔安静的坐着,嘴角上扬。

    见朝阳离开,眼眸深意的看了眼身侧的小太监。

    太监点了点头,悄悄退了下去。

    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就是要让萧君泽知道……

    不要轻易招惹她。

    “陛下不赏舞了吗?”朝阳离开,萧君泽自然要走,沈芸柔故意问了一句。

    萧君泽冷眸看了沈芸柔一眼,冷哼离开。

    “娘娘……”萧君泽一走,婢女惊恐的捂住嘴。“您的脸?”

    沈芸柔蹙了蹙眉,不悦的看了婢女一眼。“如何大惊小怪?”

    婢女惊恐的转身寻来铜镜,放在沈芸柔面前。

    喝了酒以后,沈芸柔那张白皙的脸上满是红疹。

    “皇后娘娘,这是木棉的粉末,朝阳方才敬酒的时候撒落,您不喝酒无碍,喝了酒……可是会毁容的。”拜月偷笑。

    两个女人的战争就是……这般旗鼓相当。

    “朝阳!”沈芸柔用力将铜镜扔了出去。

    女人都是爱美的,她自然也在乎。

    这张脸满是红疹,如何见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