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35章 萧君泽朝阳渐行渐远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阿茶,你看我长得好看吗?”拜月闲来无聊,只能从这小太监身上找突破口了。

    小太监紧张的看了拜月一眼。“好……好看。”

    拜月扬了扬嘴角,伸手去捏了捏小太监的脸颊。“你多大了?”

    阿茶紧张的都不敢呼吸了,赶紧后退。“十……十七。”

    “啊,是个男人了。”拜月的手指勾住阿茶的下巴,话语透着浓郁的调戏。

    阿茶惊恐的看着拜月,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受了浓郁的惊吓般转身就跑。

    拜月蹙了蹙眉,暗暗骂了一句该死。

    这胆子可真够小的。

    只能慢慢来了。

    ……

    跑出翠竹苑,阿茶一路惊慌的逃跑。

    “师父!”阿茶吓坏了,跌跌撞撞。

    “慌什么,毛毛躁躁,成何体统。”阿福坐在床榻上处理腿上的伤,见阿茶跑进来就摔在了地上,气的瞪了瞪眼睛。

    “师父,你说的对,越是美丽的女人,都是老虎,吃人的!”阿茶吓得都丢了魂儿了,跪在阿福身边帮他处理伤口。

    “你小子,在后宫什么女人都不能多看,听见了吗?”阿福冲阿茶笑了一下,眼底透着慈爱。

    陛下失踪,阿福算是从天上摔在了地上。

    沈芸柔掌控后宫,阿福过的是暗无天日。

    身边多是趋炎附势的人,真心跟着阿福的只有阿茶一个。

    在阿福眼里,阿茶就是个小傻子,什么都不懂的小傻子。

    “师父,阿茶知道了。”

    从阿茶入宫开始就一直跟着阿福,是个很听话的孩子。

    “师父这腿是落下毛病了,陛下身边总是要有利索人的,你要好好学,沉稳些。”

    阿福叹了口气,陛下身边怎能留着废人,他这条腿已经废了,以后总是要失宠的。

    宫中的太监宫女与后宫嫔妃从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靠天吃饭,这个天啊……是奉天的天,天子。

    “师父别说这话,陛下心疼您,不会不要您的。”阿茶眼眶有些泛红。

    别人不知道,他很清楚阿福都经历了什么。

    从长孙皇后去世到现在,阿福经历的可谓是大起大落。

    “你啊,还是太小,看不透这人心。”

    这后宫之中,哪有长久的恩宠。

    阿茶还有些心有余悸,根本没把阿福的话听进去。

    刚入宫的那个美人儿太可怕了。

    ……

    皇宫,御书房。

    朝阳入宫了,被星移带着走了一条坎坷的路,一路颠簸。

    “朝儿……”

    青鸾和星移都被朝阳安置在木府,他们入宫不是很方便。

    “参见陛下。”见萧君泽走来,朝阳恭敬跪拜。

    这里是皇宫,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声音异常平静,朝阳现在已经可以很淡然的面对萧君泽,面对这个……曾经给她留下过噩梦的奉天皇宫。

    “朝儿……以后见朕不必行礼。”萧君泽心口有些发疼,朝阳这是在疏远他,和他拉开距离。

    “陛下说笑了,您是一国之君,是奉天的皇帝陛下,朝阳怎能不行礼。就算是以大虞皇后的身份,也是要行见君礼的。”朝阳淡淡开口,后退了一步。

    萧君泽的呼吸瞬间收紧,窒息感让他眼前有些发黑。

    大虞皇后的身份……

    确实,胤承已经昭告天下,奉天朝阳郡主贤良淑德深得他心,和亲而来,维两国和平,封为皇后,择吉日祭天。

    ……

    如若不是胤承突然昭告天下,萧君泽也不会突然改变了主意,想要重新将朝阳困在身边。

    哪怕她恨自己。

    “朝儿,我对你来说……真的,没有任何感情了吗?”萧君泽声音有些沙哑,想要上前,却如履针尖。

    “陛下说笑了,我们之间……何时有过感情。”朝阳安静开口,情绪平静。“陛下,朝阳此番回来,是因为答应过你,帮你对付沈清洲,我们之间只有利用和价值,您也不是幼稚的人,自然明白。”

    朝阳将话说得很清楚,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给萧君泽留下任何希望。

    因为他是帝王,将来也许是这天下的共主,他们之间注定没有未来。

    既然命以注定,何必徒增烦恼。

    “好……”萧君泽垂眸,苦涩的笑了一下。

    除了暂时保持距离,萧君泽不知道自己还能用什么方式留下朝阳。

    不将她推得越来越远。

    “朝儿既然决定留下帮我……帮朕,那就先留在皇宫吧。”萧君泽眼中透着渴望,他希望朝阳能留下。

    “好。”朝阳点头。

    要对付沈清洲,沈芸柔是最好的突破口。

    虽说虎门无犬子,但拿沈芸柔开刀,总要比直接和沈清洲动刀要软的多。

    沈清洲在奉天皇城的实力,可是比皇权还要强大。

    一个功高震主,手握实权的权臣,可是块难啃的骨头。“不过,朝阳有条件。”

    “你说。”萧君泽声音有些紧张。

    “准许朝阳自由出入皇宫。”朝阳抬眸看着萧君泽。

    “好。”

    无论朝阳提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

    只要先留住她,将她留在身边。

    “朝儿……”

    见朝阳要走,萧君泽心口有些收紧。

    他知道朝阳和他已经没有话说。

    “陛下,还有什么吩咐?”朝阳回头看了萧君泽一眼。

    “没……”萧君泽只是想问,她饿不饿,要不要……一起用膳。

    “既然陛下没事,那朝阳就先退下了。”朝阳离开御书房,深深的吐了口气。

    眼眶微微有些灼热,朝阳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萧君泽。

    此次边关之战,木家军和关中军战事惨烈,木家军几乎全军覆没,她有责任……

    本以为萧君泽会怪她,怪她离开,扔下木家军不管,如今又选择回来。

    可萧君泽对木家军的事情,只字未提。

    回头看了眼御书房的方向,朝阳转身离开。

    她和萧君泽之间,也只能如此了。

    ……

    “陛下……”萧君泽始终站在窗边,看着窗外。

    明明朝阳都已经离开很久了,他却始终站在原地。

    “陛下,该用膳了。”

    萧君泽没有回应,手指发麻的慢慢松开。“阿福……你说,爱一个人,应该义无反顾吗?”

    眼睛有些酸涩,萧君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湿了了眼眶。

    “阿福是个阉人,不懂情爱,不过……长孙皇后曾经说过,爱情是向死而生,是飞蛾扑火,明知道要死也要义无反顾,抛弃一切。”

    在长孙皇后眼中,爱情……已经高于一切。

    高于权利,甚至高于亲情。

    长孙皇后是个合格的女人,她对自由的向往是炽热的,义无反顾的。

    可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她抛下了萧君泽,终究也抛下了阿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