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29章 胤承要放弃拜月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常山,太监可也有心意的女子?”胤承很好奇,深意的问了一句。

    常山的身体突然僵硬,惊慌的跪在地上。

    他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胤承。

    “陛下……”

    “别紧张,朕只是想知道,太监是不是也会爱一个人。”胤承很想知道,常山要靠什么来压抑这份炽热的感情。

    “陛下,太监是阉人,是废人……哪有什么感情,您别说笑了……”常山苦涩的笑了一下,低头看着地面。

    “你下去吧。”胤承没有过多为难常山。

    当初挑选入宫女子的时候,胤承信任常山才让他全权处理,他本不中意冯家女,可常山却将冯家女的牌位放在了最前面,还破天荒的说了好处。

    当时胤承就想,常山和冯家女,应该有些瓜葛吧。

    可入宫后,胤承发现,冯家女并不认识常山,或者……毫无交集。

    而常山,总是在暗处偷偷帮衬。

    这种感情在宫中属于禁忌,是帝王所忌讳的,只是帝王不屑于拆穿,毕竟常山也自知自己是个阉人,是废人。

    胤承倒是不在意这些,后宫的女人……他一个都不在乎。

    他只想知道,朝阳何时回来,何时带他去找自由……

    “陛下,朝阳郡主已入京都城。”暗卫跪在角落里。“暗魅楼的杀手也追到了京都,但京都城是萧君泽的地方,未必……”

    暗魅楼未必能顺利完成试炼。

    “白梓延说了,什么时候让朝儿完成试炼?”胤承显然有些没耐心了。

    试炼的本意如果是为了伤害朝阳,他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当然,为了西域圣女之位和权力,适当的牺牲在所难免。

    “暗魅楼阁主说,只要朝阳郡主杀光所有圣女候选之人,便完成试炼。”

    胤承眯了眯眼睛,圣女的候选之人基本都已经让拜月解决,朝阳只需要杀了拜月……

    “传信给跟在拜月身边的暗卫,告诉他们……拜月的使命该结束了。”拜月本就是胤承培养来帮助朝阳的,如若她死了就能完成使命,那她也该死了。

    只要拜月死了,朝阳就是西域的圣女。

    “是!”

    ……

    奉天,京都城外驿站。

    拜月光着脚丫,手中拿着朵朵白莲,妖娆又妩媚的躺在桌案上。“怎么办呢……进不了城。”

    显然,城中有太多高手阻拦他们。

    萧君泽才刚刚回到京都,不可能有这么密集的关系网,还有谁在保护朝阳?

    将他们拦截在城外?

    “不……不知道……”手下惊慌的跪在地上,他们也不知道。

    拜月叹了口气,手指轻轻触碰手下的脸颊,瞬间,一道黑血在那人脸颊上晕开。

    随即,惨叫声在驿站传出。

    拜月很享受的坐在桌上,晃动着两条让人无法抗拒的长腿。

    她就喜欢看别人垂死挣扎的样子呢。

    “看来……我要换个身份,入京都了。”拜月苦恼的想着。“以什么身份呢?”

    “啊……”突然想到了什么,拜月起身,在桌上旋转跳舞。“就以西域进贡美人的身份如何?”

    萧君泽初回宫,西域定然要示好。

    “拜月……”手下紧张的看着拜月,接到了胤承的密函。

    “怎么了?我不够美吗?”拜月脚趾尖轻轻点着桌面,话语妖娆。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警惕的慢慢靠近拜月。

    拜月眯了眯眼睛,这些人……不对劲啊。

    “你们想杀我?”拜月一脸失落。“我这么信任你们,你们居然想杀我。”

    “拜月,你忘了陛下的任务,他不让你伤害朝阳郡主,你却多次想要置她于死地!”既然快速对拜月下手。

    拜月叹了口气,坐在桌案上。“你们,真的让我好失望……”

    眼眸一暗,拜月将人全部斩杀。

    踩着血液,拜月在地上跳舞。

    血色脚印如同莲花,朵朵开放。

    “胤承……”指尖从死去之人的怀中拿出密函,拜月的身体慢慢僵硬。

    胤承,居然要抛弃她这颗棋子。

    “哈……”苦涩的笑了一下,拜月的呼吸有些加重。

    胤承……

    她一心为他,在暗魅楼九死一生,到头来,居然是这种下场。

    “啊哈哈哈……”拜月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壶,仰头灌了下去。

    除掉她。

    胤承的密函是除掉她。

    啊,怎么可能呢。

    她好不容易从地狱出来,怎么能就这么被除掉呢?

    眼眸深邃犀利,拜月躺在桌上,灌自己酒。

    这些年,为了讨好胤承,讨好暗魅楼的主人,她拼命活下来,了解朝阳,了解她的招式,武功……

    她会的,她都要会,她不会的,她也要会。

    她努力了这么久,当了别人这么多年的影子,怎么能甘心呢?

    不能甘心。

    手指生生捏碎了手中的酒坛,拜月实现冷凝的看着屋顶。“杀了朝阳不就好了?麻烦……”

    她要杀了朝阳,取而代之。

    ……

    皇城内,破庙。

    “嘭!”一声闷响,萧承恩闯进庙宇。

    朝阳愣了一下,血腥气开始浓郁。

    “你……”显然,萧承恩被截杀,身上中了数箭,鲜血淋漓。

    “救她……”萧承恩声音有些发颤,颤抖着手指从怀中将包好的草药拿了出来。“药……”

    朝阳安静的看着萧承恩。

    能做到这一步,他也是在乎青鸾的吧。

    “既然爱她,为什么非要如此?”朝阳手上的动作没停,让星移去煎药。

    萧承恩忍着疼靠在墙上。“我给你讲个故事……”

    朝阳拿着刀的手僵了一下。“那裕亲王还真是有闲情逸致。”

    萧承恩没有理会朝阳的讽刺,安静的靠在角落里。声音无力,沙哑。“我是先帝二皇子,我的母亲是外族公主,柔然虽小,我母亲也曾经是部落的掌上明珠,嫁给先帝……虽是和亲,但柔然也不曾委屈了我母亲……”

    “那时候,先帝宠皇后一人,后宫如同虚设,我母亲有了我,让皇帝和长孙皇后之间有了嫌隙,因此……我母亲备受冷漠,我也随之被先帝遗忘在角落里。”萧承恩怨恨萧君泽,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

    “后来,长孙皇后生下嫡长子,皇三子萧君泽,这个从一出生就注定是奉天未来储君的孩子……”

    显而易见,萧君泽的出生,让萧承恩在宫中的地位更加渺茫。

    让萧承恩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嫉妒。

    发狂的嫉妒。

    “我从小嫉妒萧君泽,总是背地里欺负他,让人陷害他。我拼命的成长,努力习武,入军营,出战绩……就是为了让父皇能多看我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