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18章 朝阳入西域寻找真相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奉天,皇宫。

    “废物!一群废物!”沈云柔大怒,用力将桌上的茶碗摔在地上。

    “娘娘,我们的人在城内遍布,萧君泽就算再厉害也插翅难逃,可……禁军居然有人提前将我们隐藏的人逐一铲除,会不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婢女紧张问了一句。

    “这种事情,你来问本宫?”沈云柔的气压瞬间凝结。

    “皇后娘娘息怒,奴婢这就去彻查。”婢女惊慌跪在地上。

    “查清楚,该除掉的人,一个不留。”沈云柔用力握紧双手。

    萧君泽……

    就算你回来又如何,如今的整个后宫前朝,都已经被她和父亲大换血,沈清洲甚至都不屑于出手阻拦萧君泽回宫。

    在大权旁落的时候,帝王又如何。

    视线落在床榻的小家伙身上,可孩子……

    这个孩子不是萧君泽的,萧君泽自然不会容忍。

    “哇……”小皇子还在哭,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危险。

    孩子的存在本身就是个谎言,萧君泽怎么可能容忍非皇家血脉留在后宫之中。

    沈云柔比沈清洲更害怕,更希望萧君泽死在路上。

    “父亲那边回信了吗?”沈云柔传信让沈清洲除掉萧君泽。

    “丞相的回信。”暗卫将信件放在沈云柔手中。

    沈云柔紧张打开,身体开始僵硬,然后慢慢发颤。

    沈清洲的意思……萧君泽回宫已成事实,小皇子本就是棋子,在萧君泽回宫之前,让他病死便是……

    抬手捂住嘴,沈云柔看了眼还在哭闹的小家伙。

    杀了这个孩子。

    “娘娘……”见沈云柔身形不稳,婢女小声搀扶。

    “退下……”沈云柔将手中的信件捏碎,慢慢走到床榻边。

    她知道,让这个小家伙神不知鬼不觉的病死,是安抚萧君泽情绪的最好办法。

    萧君泽假死设计金蝉脱壳,手中必然还是有些底牌的。

    朝中也未必没有墙头草。

    留着这个孩子,就是留下把柄。

    双手用力握紧,沈云柔拿起一旁的枕头。

    她自认为心肠还算狠辣,不过就是杀死一个孩子。

    “哇,嘻嘻……”可沈云柔刚要拿着枕头捂上去,小家伙就冲她笑了。

    每次,只要看见沈云柔,小家伙就不哭了。

    “小东西,你让我拿你怎么办呢……”沈云柔将小家伙抱了起来,手指被他紧紧抓在手中。

    沈云柔看着怀里的孩子,沉默了很久。

    “你不能留在宫中了。”

    眼眸沉了一下,沈云柔侧目看着窗外的暗卫。“将小皇子秘密送出宫外,寻一户好人家,务必确保他的周全,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听见了没!”

    “是!”暗卫点头。

    沈云柔抱着小家伙的手收紧了些,无奈的笑了一下。“我们的情分也就要到这里了,离开皇宫,好好生活,小东西……”

    暗卫将孩子抱走,沈云柔一个人坐在安静的内殿,如同丢了魂儿。

    当一个吵闹的环境突然安静,会让人无法适应。

    母性是女人天生的特质吧,她居然会对一个孩子……于心不忍。

    嘲讽的笑了一下,沈云柔摇了摇头。

    随即眼睛慢慢变得狠厉。

    萧君泽……

    你好好死在外面多好?为什么非要回来?

    既然你一定要回来,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

    西域,关外。

    朝阳嘴角有些抽搐,抬手啪的一巴掌打在星移的脑袋上。“这就是你说的伪装?”

    伪装成乞丐,还弄来这么脏兮兮的衣服。

    “从我们进入西域地界开始,到处都是暗魅楼和组织的人,他们遍布各处,连街边的乞丐都有可能是他们的眼线,最近各国边界动荡,很多乞丐会到处流窜,我们除了假扮乞丐,就算是陌生的商人经过都会被人察觉。”

    星移一脸怂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忍一忍,你这衣服还算干净。”

    朝阳磨了磨后槽牙,被这个混蛋三言两语就拉到了西域暗魅楼的总舵。

    猎杀令的高手可都在西域。

    星移若是个骗子,她这就算是自投罗网。

    可没有办法,她确实需要弄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

    她的母亲白狸,到底都隐瞒了什么。

    ……

    客栈二楼。

    “看见了吗,那些穿着红色衣服巡逻的人,是暗魅楼的禁卫军,皇家的亲兵。”

    混进了西域皇城,朝阳找了客栈好好洗了个澡,脸色暗沉。

    躲在朝阳身后,星移慢慢往一旁挪动,仿佛在害怕暗魅楼的禁军。

    “我很好奇。”朝阳眯了眯眼睛。“虞美人的选人标准比暗魅楼还要严苛,你身上一点内力和武功都没有,是如何成为组织核心人物的?”

    这个星移知道的太多,绝对不可能只是虞美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

    “别小瞧人了。”星移哼了一声,一脸自豪。“我的用处可大了。”

    “是吗?”朝阳表示怀疑。

    “哼,总之,你把我留在身边就对了。”星移依旧自信。

    “你明明这么普通……却又异常自信。”朝阳摇了摇头,穿好外衣走出客栈。“你最好让我看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否则……”

    朝阳眼眸沉了一下,威胁星移。“否则不用暗魅楼和组织的人动手,我亲自送你上路。”

    星移打了个寒颤,笑着跟在朝阳身后。“你看你这女人……咱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

    朝阳太阳穴突突的疼,抬手将匕首抵在星移的脖子上。“有没有人说过,你可能会死在这张嘴上?”

    好好的男人偏偏长了一张嘴。

    星移那张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瞬间蜡白。

    认怂的摆了摆手。“我错了……”

    朝阳眯着眼睛在星移的脸上仔细看了许久,连她都没有看出易容的痕迹呢,到底是真的长这个模样,还是伪装?

    见朝阳这么靠近自己,星移高大的身躯僵了一下,下意识吞咽了下口水。“看上我这英俊的面庞了?”

    朝阳冷笑,真想割了他的舌头。“你可以自己照照镜子。”

    除了这身材说得过去以外,这张脸……可以说和英俊毫无关系。

    看着朝阳离开,星移扬了扬嘴,眼底透着深意。

    眼眸暗沉的看了眼暗处,星移将一张纸条塞在墙缝中,快速追上朝阳。

    “我们从这边走,有杀手盯上我们了……”星移面色凝重,伸手拉住朝阳的手腕,将她拉进了角落里。

    “你听力不错。”朝阳抬头看着星移,她都没发现。

    “不是听力,是嗅觉。”星移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很自豪的再次开口。“不是我吹牛,方圆十里之内,只要让我嗅过的气息,都能很快分辨。”

    “狗?”朝阳翻了个白眼,还有这种天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