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309章 阿雅成为别人的目标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司马烈,你还真是给了朕太多惊喜。”萧君泽左手持剑,右臂受伤。

    操纵蛊蝶在四周飞散,白色粉末在鳞片上飘落。

    很快,司马烈的人开始自相残杀。

    “将军!怎么办,这些蛊蝶有毒!”

    “火攻!”司马烈视线与萧君泽相对,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今日都必须除掉萧君泽了。

    否则……萧君泽一旦回京都,就是他司马烈的死期。

    ……

    木家军营地。

    木怀成受了重伤,还未赶到营地就已经昏死了过去。

    营地被大虞边关军偷袭,腹背受敌。

    谢御澜担心萧君泽出事,放下木怀成后便赶往边关战场。

    “撑住,大家一定要撑住,相信陛下!”

    营地的留守将士还在拼死作战。

    整个木家军早已悲壮牺牲,所剩无几。

    “他们是故意将我们斩尽杀绝……”守将声音哽咽,大虞的人是故意的。

    “城池守不住……那便不守了……你们走吧!”木怀臣声音同样哽咽,哭腔浓郁。

    他看不得杀戮,更看不得牺牲。

    木家军,已经付出了太多。

    “走吧……”

    “大人,我们生是木家军的人,死也要死在战场……”

    “将军的情况很危险,需要安静的医治环境,大人……”手下有些担心,也知道剩下的人撑不了多久。

    “我去……”戚风双手扶着木怀臣的肩膀。“我替你们挡一会儿……但就看萧君泽那边能不能及时回来。”

    木怀臣点头,他身边的可用之人只有戚风了。

    “你是我的主人,作为影卫我本不该离开你……”戚风本不想这个时候离开木怀臣,可他知道,如若木家军撑不住了,大虞边关军入了城,木怀臣不会就这么跟他逃走的。“保护好自己。”

    “你也是……”木怀臣只想让戚风活着。

    “好!”

    ……

    大虞,边关军。

    “将军,陛下来信。”

    谢宏昌接过信件,眯了眯眼睛。

    “传陛下旨意,全军猛攻城门,木家军营地已空,撑不了多久。”

    胤承让人挡住了朝阳回来的路,在朝阳到达木家军之前,必须攻下城门!

    “是!全力进攻!”

    胤承对木家军是下了杀意的。

    斩尽杀绝,不留后患。

    ……

    南疆,外郊。

    朝阳在狼群中杀出重围,马已经被撕咬分食,她也满身是血,一身疲惫。

    撑着往密林中逃去,朝阳撑不住摔在地上,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还追吗?”身后,一人问白衣人。

    “撤。”

    狼群渐渐消失在丛林中,黑色蝙蝠也慢慢飞走。

    朝阳昏迷在密林中,被路过的老夫妻捡走。

    “哎呀,还活着,这天马上就黑了,南疆闹蝠灾呢,救人一命。”老婆婆招呼老头将朝阳带走。

    ……

    大虞,皇宫。

    “办妥了?”胤承问了一句。

    “未曾伤及分毫,太过疲惫昏迷在密林中,我们眼看着一对老夫妻把人救走才撤离。”白袍人小声开口。

    “很好。”胤承扬了扬嘴角,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阿古铎,朕就知道……那日在南疆救了你,必然有用武之地,你是天生的控蛊体,将来必然前途无量。”

    白衣人赶紧跪地,眼眶有些泛红。“阿古铎多谢陛下赏识……”

    他是蛊村后人,原本只想活下去,他为暗魅楼培养蛊人,为暗魅楼在南疆埋下蛊蝠的隐患,可到头来……就因为蛊人不受控制逃离,暗魅楼的白梓延居然让人对他痛下杀手……

    “蛊人的事情你们还要上心,朝儿是从木家军来的,那蛊人与毒谷的小丫头肯定也在那里。”胤承小声提醒。

    “我们的人一直盯着木家军,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小姑娘和蛊人出现,如若蛊人真的在木家军,他们一定会利用蛊人对付边关军才对。”阿古铎有些不解。

    “继续盯着,也许会发现惊喜。”胤承冷笑。

    萧君泽自然知道蛊人和小丫头的价值所在,把人藏起来,想做最重要的棋子。

    可惜……

    他就要死了。

    “萧君泽死了吗?”胤承问了常山一句。

    “边关还未回信,但木怀成兵败,如若是蛊毒……萧君泽应该已经撑不住了。”常山赶紧解释。

    “盯紧。”

    “是!”阿古铎说完,快速离开大虞皇宫,往边关三十二城赶去。

    ……

    大虞边关村落。

    “阿雅!”朝阳猛地惊醒,呼吸急促的看着四周。

    眼前的环境有些陌生,朝阳警惕的握紧双手。

    “姑娘,你醒了。”老婆婆端着汤药进来,笑着开口。

    朝阳紧张看着老婆婆,身上的伤口已经被换药。“是您……救了我?”

    “对啊……我和老头去山上捡柴火,救了你。”老太太笑着将汤药放在一旁。“趁热喝了吧。”

    朝阳卸下防备,端起汤药看了一眼,脸色一沉。

    “怎么了?可是怕苦?良药苦口。”老婆婆一脸慈善的看着朝阳。

    朝阳眼眸闪过一丝阴霾,在喝药的同时,一脚将那老婆婆踹了出去,汤药摔在地上,泛起白沫。

    “被你发现了……”那老婆婆笑着将脸上的面皮摘掉,一张姣好堪称绝美的脸展现出来。

    “拜月!”朝阳握紧双手。

    “我演的不像吗?”拜月有些委屈。

    “你忘记了易容双手。”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太,居然有这么一双白嫩的手。

    何况,整个药碗中,血腥气太重。

    “哎呀,被你发现了呢。”拜月不以为意,双手握紧双月刀,冲着朝阳袭了过去。

    猎杀令一出,这些人终究会纠缠不休。

    朝阳将拜月踹出屋外,月光下……被院落的血腥气和画面冲的有些想吐。

    眼眶瞬间泛红,朝阳倒吸一口凉气。“你就是个疯子!”

    那晾衣服的布条上挂着的,是鲜血淋漓的人皮……

    是这院子真正的主人,那对救朝阳的老夫妻。

    “啊哈哈哈哈……”拜月笑了,笑的异常张狂。“老东西而已……皮好剥离。”

    “拜月!”朝阳的杀意浓郁。

    “你知道吗?就是因为救了你,所以他们才会被杀……死之前还在这苦苦哀求我,说什么无儿无女,说什么只求我放过他们。”拜月叹了口气,手指触碰着那张人皮。“你没有醒来,真是错过一场好戏,我亲手活生生从他们身上……”

    “你该死!”朝阳快速出手,被拜月彻底激怒。

    拜月被朝阳一掌打中胸口,诧异的瞪着对方,咳出黑血。“你用毒……”

    “对付你这种人,不需要君子!”朝阳下的,是蛊毒。

    “咳咳……”拜月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笑。“朝阳,我们没完……我会杀光所有与你有关系,和你在乎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