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95章 朝阳为了胤承离开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陛下!”木吉惊慌地看着萧君泽,随即看着木怀成。“将军……”

    木怀成刚才就抬起的手,已经摘下面具。

    将人同时揭露身份,都是为了保护朝阳。

    “朝阳是朕的人,?谢御澜是朕带回来的,无需质疑!”萧君泽气场全开,将朝阳护在怀里。

    “可是陛下,这些密函和人质都在……”木吉担心,不能服众。

    “我们一人之口,改不了所有人的想法,军心已经……”木吉有些担心。

    密函的事情朝阳若是解释不清,那很难服众。

    “朕说了,她是朕的人!”萧君泽护着朝阳,霸道且护犊子。

    朝阳手指微微有些发麻,抬头看了萧君泽一眼。

    他是真的相信自己吗?

    “朝阳郡主,陛下护着您,但将士的疑惑请您解答一下,我们也好与全军解释。”另一个将军恭敬抱拳。

    这种事,在军中就是大事。

    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这智者……

    朝阳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态。

    即使她知道有人故意陷害她和谢御澜,但事发突然,她暂时没有证据。

    何况,谣言猛于虎,口口相传就成了事实,脏水泼下来容易,想要洗干净很难。

    需要时机。

    “郡主怎么解释与大虞皇帝之间互相通信。”那位将军执意,朝阳与大虞之间传信他是亲眼见过。

    因为朝阳没有瞒着任何人。

    她是很大大方方地给胤承去了信。

    “将军!这个人鬼鬼祟祟要见朝阳郡主,也是大虞的奸细!”营帐外,一个兵卒被人抓了进来。

    那兵卒脸色发白,惊慌地看着朝阳。“郡主……大虞传来急报。”

    朝阳微微蹙眉,以为又是别人陷害她的把戏。

    可当那人从袖口掏出来的是魅绣的锦囊时,朝阳的心猛地收紧。

    那个锦囊是朝阳的母亲白狸所绣,一共有两个,一个给了胤承,一个给了朝阳。

    朝阳和胤承都曾经视若珍宝。

    魅绣不可替,就算是有人会魅绣都是一人一个绣法,无法模仿,无法一模一样。

    伸手快速抢过那人手中的锦囊,在木吉动手之前。

    朝阳打开锦囊看了一眼,视线有些颤动。

    胤承出事了……

    深意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奸细’,朝阳手指慢慢握紧。

    这一切,都是巧合?

    “郡主,可是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朝阳销毁信件的举动,让木吉越发怀疑。

    “你们也说了,大虞皇帝是我的夫君,与夫君通信需要理由吗?”朝阳眼眸沉了一下,远离萧君泽。

    “这么说,郡主是……认了?”那将军有些惊愕。

    木怀成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看着朝阳。

    朝阳很聪明,不会做这种傻事。

    “朝儿!”但萧君泽却不允许朝阳这么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萧君泽,我承认我与大虞皇帝之间有联络,让大虞边关军与司马烈的关中军联合,除掉全部木家军!但谢御澜投诚与我和大虞没有任何关系,你若信就留她在军营,你若失望那就杀了我。”

    朝阳自己主动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朝儿!别胡闹!”木怀成眼眸沉了一下,有些心疼朝阳。

    她知道朝阳是故意这么说,为了让全部木家军引起警惕迎战。

    “哥,风雨欲来,需有人始终保持清醒。”朝阳深意地说了一句,视线落在萧君泽身上,让他选择。

    是杀了自己,还是放她离开。

    萧君泽的呼吸有些灼热,方才他护着朝阳,看见朝阳手中的密函了……

    胤承出事了,让她去大虞。

    “别去……”声音有些沙哑,萧君泽扯着朝阳的衣服,话语透着恳求。

    朝阳的心疼了一下,下意识别开视线,不敢看萧君泽的眼睛。

    她怕自己看多了……以前的火焰会重新燃起。

    “陛下,得罪了。”朝阳反手将袖中的匕首抵在萧君泽脖子上,威胁木吉。“让他们退下!”

    木吉紧张地看着朝阳,朝阳郡主居然真的是大虞的奸细。

    “真是没想到,她真的是奸细。”

    “这个朝阳郡主居然与大虞为伍……”

    “那是陛下!”

    “陛下没死!”

    瞬间,整个木家军仿佛沸腾的热水。

    朝阳将匕首抵在萧君泽的脖子上,小声开口。“小心司马烈,小心大虞边关军。”

    对方这么千方百计地往她身上泼脏水,胤承又在这个时候让她离开木家军。

    如果胤承骗她,那就一定和司马烈早就商议好了。

    “朝儿……别去。”萧君泽眼眶有些泛红,他不想让朝阳去找胤承。

    他怕朝阳此去,就回不来了。

    “阿雅是我妹妹,替我照顾好她……”朝阳没有多说,翻身上马,在安全的地方策马离开。

    身后,木吉的人持弓箭对准朝阳。

    箭已经出弦,被萧君泽抬手用力抓住。

    左臂握紧到颤抖,右臂受伤的地方又有些出血。

    萧君泽眼眶充血一般地站在原地,背影有些凄凉。

    她还是选择了去见胤承。

    明知道胤承可能是骗她,利用她,算计她,往她身上泼脏水的人……

    可朝阳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就是因为朝阳害怕,她还抱有一丝丝的希望,希望胤承不是骗她,没有利用她。

    她怕胤承真的出事。

    萧君泽知道,他和胤承……在朝阳心中的位置从来都不是对等的。

    朝阳将胤承看的,比他要重得太多。

    “陛下……”木吉和射箭的将军有些慌张,萧君泽抓羽箭的手被箭头划破,血液顺着指缝往下滴落。

    “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允许伤害朝阳。”

    萧君泽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眼眸透着暗沉的寒意。

    “传朕指令,谢御澜将军是被迫投诚木家军,她与大虞皇帝势不两立,大虞皇帝故意让眼线在军中传播谣言,毁她名誉,想要将她逼出木家军,断我木家军羽翼!”萧君泽声音沙哑,还微微透着颤抖。“军中再有任何人传谣言,就地斩杀!”

    谢御澜安静地站在营帐门口,她就算是再麻木,也看得出萧君泽对朝阳的一往情深。

    “那朝阳郡主……”木吉小声问了一句。

    “全军戒备!如若关中军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袭木家军,大虞边关军趁机两面夹击,那一定是……有人故意诬陷朝阳郡主,她为了自保,不得已而离开。”萧君泽回眸,冷眼看着所有的木家军将士。

    “一一排查,朝阳郡主乃是奸细的流言是从何处传出,一个都不能放过!”萧君泽捏碎了身旁的武器架,杀意浓郁。

    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军营之中必须肃清奸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