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错嫁王妃 第280章 拜月的真正身份

时间:2021-12-19作者:糖炒栗子

    拜月很自信,没有男人能从逃脱她的手心……

    “你放开他!”朝阳被身边的人困住,无法靠近萧君泽。

    “你清醒点!”朝阳心口有些发颤,想要提醒萧君泽。

    “这么担心他啊……”拜月妖娆的身姿蹭着萧君泽,挑衅的意味浓郁。

    扬了扬嘴角,拜月纤纤如玉的手指捏住萧君泽的下巴,想要将他脸上的面皮接下来。

    朝阳惊慌地看着拜月,不能让她知道萧君泽的身份,现在还不是时候。

    就在拜月要动手的时候,萧君泽突然抬手,扼住了拜月的手,眼眸暗沉。

    拜月的双眼透着惊愕,身体僵硬地看着萧君泽那双深邃的眸子。

    “怎么可能……”

    她身上的香气没有男人能抵挡,怎么可能。

    萧君泽眼眸沉了一下,左手暗下用力。

    拜月这才反应过来,快速出手,惊慌后退。

    萧君泽一脚踹起地上的剑,将困住朝阳的人除掉,伸手将朝阳拉进怀里。“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朝阳也沉浸在震惊中,拜月的毒……无人能抵御,萧君泽为什么……

    一脸嫌弃地看着拜月,萧君泽将朝阳抱紧,大有一副你这点姿色比朝阳差远的表情。

    拜月的自尊心和颜面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打击,从未有过男人……会拒绝她。

    “你到底是谁!”拜月警惕地盯着萧君泽,见萧君泽右肩受伤,冷笑。“朝阳,就算你找了帮手又能如何?”

    “你怎么会……”朝阳根本没有心情理会拜月,只是诧异萧君泽为什么不受魅毒蛊惑。

    “她身上的味道很难闻。”萧君泽也不知道为什么,蹙眉摇头,一脸嫌弃。

    朝阳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也就只有萧君泽会觉得魅毒难闻。

    “朝阳!”拜月的身体微微有些发颤,被挑衅之后的情绪越发失控。

    萧君泽右肩受伤,只能用左手还击。

    后背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活动多少有些受限制。

    “圣女,百晓堂的人来了……”拜月身后,手下紧张开口。“主人有令,先撤回西域,有要事。”

    百晓堂的人如同阴魂不散的苍蝇,他们走到哪,百晓堂的人就追到哪。

    “朝阳,我们之间的帐,慢慢算!”拜月不清楚萧君泽的身份,但能不被她的魅毒影响,绝对不是简单人……

    “撤!”

    拜月突然离开,朝阳警惕地听着四周,有人来了。

    “小姐,可安然无恙。”来的人,是百晓堂在大虞的分支。

    “百晓堂的人?”朝阳松了口气。

    “是!主人有令,暗中保护小姐。”

    朝阳点了点头,冲那人笑了一下。

    以前,她对父爱没有多少感受和期盼,可现在……木景炎连死后都在为她谋划,真的好想……见见自己的父亲。

    心口有些泛疼,如若木景炎没死……

    至少,她还有父亲。

    如若木景炎没死,他一定不忍心看着她和母亲在奉天受苦。

    双手握紧到发抖,沈清洲……

    都是因为他,害死了木景炎,逼死了她母亲,害得他们一家阴阳相隔,受尽屈辱。

    如若不是沈清洲……她不会是现在的下场。

    “朝儿……”感受到朝阳的情绪变化,萧君泽伸手想要抱住朝阳。

    “收拾一下,我们回三十二城。”朝阳利索转身,根本不给萧君泽拥抱她的机会。

    这一切,她都要自己解决。

    父母的仇,未来的路……她都要自己走。

    没有人能感同身受,一切都要靠她自己。

    “以免夜长梦多,连夜赶路。你们帮我照顾好何顾,他醒来以后,让他来木家军营找我。”朝阳和百晓堂的人告别,上楼去抱阿雅。

    萧君泽手指发麻地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朝阳,看着她上楼,看着她……慢慢离开自己的视线。

    朝阳终究还是成了他手中断了线的风筝。

    他抓不住,却不想让她飞走。

    ……

    大虞,边关城内。

    拜月等人途经大虞,往西域赶路。

    “嘶嘶。”夜空飞过几只乌鸟,是用来传信的。

    拜月抬头看了一眼,垂眸握紧缰绳。

    “你们先走,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沉默了许久,拜月冷声开口,示意追随的人先离开。

    确定身边再无跟随之人,拜月快速消失在夜色中,往大虞皇城的方向赶去。

    ……

    大虞,皇城。

    “陛下,谢家全部入狱,开山王……是条硬汉,始终不承认自己谋反,也不承认……坑杀百姓和投降之人。”常山有些为难,刑部已经用尽了手段。

    “开山王是只老虎,既然是老虎就不能放虎归山……”胤承手指敲打着桌面,看了常山一眼。“谢御澜那边如何?”

    “陛下,御澜郡主今夜赶到京都城外,我们的人已经埋伏。”

    只等胤承下令,便能除掉谢御澜。

    “动手。”胤承的声音很冷,杀伐果断。

    眸子里闪过一丝寒光,胤承起身。“若是开山王不肯认罪,就用他女儿和儿子的命威胁,就说……杀死他以后,朕便放过谢御澜和谢允南。”

    常山心口发颤地抬头看着胤承。“是……”

    身为皇帝,胤承做得没错。

    新帝登基,若想朝政稳固,这些隐患绝对不能继续留着。

    谢御澜虽然是难得的军事奇才,可如若不能真正为己所用……

    何况开山王此人太过张狂,仗着自己的功绩不把皇帝放在眼中,功高盖主。

    胤承从奉天逃回大虞的那一刻起,就想要除掉开山王和太后。

    如今,眼看着所有的隐患都要解决,他不可能犹豫。

    “你们都退下吧。”胤承低沉着声音开口,警惕地看了房梁一眼。

    “进来吧。”

    等所有宫人退下,一个一身夜行衣的身影闪进御书房。

    “西域下了猎杀令?”胤承冷声问了一句。

    黑衣人靠近胤承,皙白的手指想要触碰对方。

    胤承的眼眸瞬间沉了下来,抬手握住对方的手指,暗下用力。

    “你若是想找死,大可试试。”胤承威胁。

    “朝阳身边有个神秘人,不受我魅毒的影响。”拜月无趣地抽回手指,撇了撇嘴。

    除了帝辛,朝阳身边的那个男人,是唯一的例外。

    本以为……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只有帝辛是不同的。

    “拜月。”胤承靠近拜月,抬手扼住拜月的脖子。“我送你去西域,让你有今天……你的任务是留在西域,做我的耳目,替我保护好朝阳,将属于她的位置拱手送给她的……”

    西域皇子子嗣凋零,老皇帝再无心力与暗魅楼的女人生下那么多的圣女选拔之人。白狸是唯一带有皇室血脉的圣女了,如今的圣女……全都是从各地挑选有天赋之人,经历层层选拔而出。
小说推荐